筆趣閣 > 歷史小說 > 夜天子 > 第38章 讓罵聲來得更猛烈些吧

第38章 讓罵聲來得更猛烈些吧

  有人解圍,萬歷皇帝自然高興,轉眼一看,覺得此人有點兒眼熟,便招手道:“近前說話!”

  葉小天到了近前,萬歷突然想起了他,微笑道:“呵呵,你是……”

  葉小天馬上一個長揖:“臣銅仁府推官,葉小天!”

  萬歷“啊”地一聲道:“不錯!葉推官,你既會唱曲兒,那就上臺去,唱一段兒給大家聽聽。【】”

  葉小天躬身道:“臣,領旨!”

  葉小天轉身繞到臺后,三把兩把扯掉官袍,急火火地對那戲班班主道:“快著,快著,給我扮上!”

  那班主還以為他打算上臺清唱,一聽他還要扮妝,不禁訥訥地道:“這位大人,你……你打算扮誰,得先跟小人說一聲啊!”

  葉小天一拍額頭,道:“糊涂了,糊涂了,扮誰,扮誰?我唱哪一出好呢?”

  葉小天在戲棚里轉悠了兩圈,突然眼神一亮,道:“有了,就扮他!陳子高!”

  那班主肚子里裝的都是戲,自然知道他說的是哪一出,當下不敢怠慢,立刻把戲班里最有本事的一班人都聚攏過來,給葉小天梳髻的梳髻,勾臉的勾臉,換戲裝的換戲裝,七手八腳打扮起來。

  前邊剛聽了一折戲,此刻正換了一個小丑在臺上雜耍,萬歷天子興致勃勃地坐了一陣兒,還不見葉小天出臺,不免有些奇怪。他微一側首,身邊的伴當太監馬上湊過去,諂媚地小聲道:“那葉小天為陛下唱曲兒,賣力的很呢。奴婢使人去看過了,他正在后臺扮裝呢。嘻嘻,這人,為了哄皇上開心,還真下功夫!”

  能做天子伴當的。那眼力件兒豈能差了,萬歷只一側目,他馬上就明白萬歷心中所想。萬歷聽他這么說,不禁微微一笑,便也沉下了心思,耐心地等著。

  又過片刻,臺角有人打了個手勢,那雜耍藝人見了,馬上來了個收手勢,停了手上的玩意兒。趴在臺上給萬歷皇爺磕了個頭,便退下去了,萬歷知道葉小天就要出場,他不知葉小天要扮什么,心中好奇,不禁微微地傾了傾身子。

  方才葉小天一說他愿為天子唱曲兒,眾文官便滿是鄙夷、不屑、嘲諷的表情,可此刻真輪到葉小天出場,他們也禁不住好奇心。人人停了議論,紛紛向臺上望去,那陣勢,竟是比名角出場還要轟動。

  臺側一陣梆子聲響。一個麗人姍姍上場……

  咦?葉小天還找了戲子給他搭戲?定睛再一看,這人腰身雖是窈窕,可哪里是女人了,分晨就是一位素袍書生。自然就是葉小天所扮了。

  那素袍書生雖是男裝,眉眼五官卻是照著女性特點描過了的,再加上淡淡敷粉。薄涂胭脂,一張臉艷似桃花。

  只見他走了幾步臺步,娉婷站定,云袖一甩,便是一段嬌聲瀝瀝的道白:“昨日里有個相士,說我龍顏鳳頸,是個女人定配君王。噯,當初爺娘若生我做個女兒,憑著我幾分才色,說什么峨眉不肯讓人,也做得狐媚偏能惑主。饒他是鐵漢,也教軟癱他半邊哩。可惜錯做了男兒也呵。”

  我的個神啊!

  葉小天一開口,全場官員、功臣、國戚、太監、外賓,集體惡寒,冷嗖嗖地起了一身雞皮疙瘩,明知道他是一個男人,偏偏眉眼風情這般妖嬈,聲音更是嬌聲瀝瀝,實在是要人命啊!

  還別說,有位外國大使倒是兩眼放光,頻頻點頭,顯得非常欣賞,他是暹羅(泰國)大使!

  葉小天扮的人物叫陳子高,這出戲叫《裙衩婿》,又叫《男王后》,是一個依據部分史實加工后虛構的故事,講的是一個叫陳子高的男人,容貌艷麗,鮮妍潔白,如美婦人。螓首膏發,自然峨眉,被陳文帝深深愛慕,最后居然以男兒身,成為王后的故事。

  這個故事是幾十年前一個叫王驥德的文人所寫,書一問世便勾起了無數人的獵奇心理,紛紛傳閱。此書的名氣雖不及據說是當代名士王世貞披了馬甲所寫的《金瓶梅》,卻也是轟動一時。

  在場的許多官員,包括其中一些道貌岸然,言必稱禮的君子,私底下都是把這本書翻爛了的,可是現在有人當著皇帝的面唱出來,還是把他們驚得目瞪口呆。

  葉小天在臺上唱,眾官員就在臺下交頭接耳起來,議論聲越來越大,萬歷皇帝看在眼中,暗暗冷笑,忽爾重重地一拍御案,大贊道:“好!”

  皇親國戚、功臣外賓們的立場和文官們是不同的,馬上也紛紛跟著叫起好來,今日被請來的還有一些武將,武將們大多數即便有文化也有限,對葉小天這段唱更是聽得眉飛色舞,只是壓著嗓子一直不敢吭聲兒,如今皇帝帶頭叫好,武將們馬上扯開大嗓門喝起彩來,這一來文官們更加氣憤。

  方才勸天子不可輕狂的那個白胡子老頭兒怒氣沖沖地站起來,大聲道:“天子之居,堂堂皇皇。淫詞浪曲,不登大雅!這個人竟敢對天子大不敬,唱出此等淫穢下流的曲兒來,臣請陛下嚴懲之、制裁之,以警效尤!”

  萬歷逆反的性兒上來,只管翻了翻白眼兒,心道:“大不敬?對我大不敬的,可不就是你們這幫老不死的!”

  初登帝位,而且之前壓抑了太久的萬歷皇帝棱角尚在,還沒被他的帝王生涯給磨得圓滑起來,是以對這位年老德昭的文官領袖的進諫之語根本不做答復。

  這老頭兒是翰林院的一位老御史,清流中的代表,威望極高的,他一發話,登時站起一批人,其中三法司口兒的官員最多,因為大家基本上算同一系統嘛。

  眾大臣你一言我一語,把葉小天噴了個狗血噴頭。他們本來就是靠筆頭子吃飯的,言語如刀,字句犀利,在他們的編排、數落、痛斥之下,葉小天簡直是惡貫滿盈,拉到菜市口活剮了都難贖罪。

  李玄成見此情景。不由有些愕然:“什么情況?葉小天這是要作死?是不是不用我施展手段,他就要完蛋了?不對……不對……”

  想起他和葉小天幾度交手,葉小天都絕地反擊,倒把他弄得灰頭土臉的往事,李玄成馬上否決了這一幻想,他不相信葉小天愚蠢若斯,如果葉小天真有這么蠢,他還敗在葉小天手上,那他李國舅成了什么?

  葉小天此時已經唱完了,這出戲一共四折。每一折出場的人物都不少,葉小天只是演繹其中一段而已。他站在臺上,笑瞇瞇地看著眾文官氣極敗壞的模樣,心中很高興。

  “罵啊,罵啊,罵的更大聲些!不知廉恥?太不給力了,你直接說我臭不要臉嘛,說的再狠些。”

  “那老頭兒干嘛的,好象是二品?這可是頂著尖兒的官了。好的很,你繼續蹦跶,別停嘴,繼續罵!”

  “嚯!這位……這位怎么氣的臉紅脖子粗的。我日了你親爹還是刨了你祖墳,這也太夸張了吧?”

  演戲的變成了看戲的,葉小天扮著戲裝,站在臺上看的津津有味兒。最早跳出來的那位老翰林眼見皇帝微微冷笑。就是不接話碴兒,便轉身把炮火對準了葉小天。

  老翰林戟指一點,大喝道:“奸佞!媚君諂上。禍亂朝綱,把你千刀萬剮也難贖罪過!”

  葉小天眨眨眼,奇道:“這位老大人在說什么,下官怎么聽不懂啊?這不是大過年的,又有圣上旨意,下官奉旨上臺,唱段曲兒給大家樂呵一下,怎么還把您老人家給氣著了啊?”

  老翰林渾身哆嗦,厲喝道:“住嘴!你方才唱的是什么?陳子高是什么人,以男兒之身,色侍君上,簡直豈有此理!你污言穢言,淫詞浪曲兒,不堪入目、不堪入耳啊!”

  葉小天眨眨眼,忽然一提丹田氣,漫聲吟道:“惟草木之零落兮,恐美人之遲暮。眾女嫉余之娥眉兮,謠諑謂余以善淫。閨中既以邃遠兮,哲王又不寤。吾令豐隆乘云兮,求宓妃之所在。望瑤臺之偃蹇兮,見有之佚女……”

  喧囂的現場頓時一片寂靜,葉小天吟的這段是《離騷》,屈原先生的大作,雅不雅?登不登得大雅之堂?只是眾人都不明白他何以突然吟詠楚辭,是以都有些愕然。

  李玄成神色一緊,暗想:“就知道他還有后手,這就來了!不過……他什么意思?”

  葉小天吟完了這段辭,向臺下一揖,肅然道:“請教老大人,這段辭中,娥眉指何人?”

  老翰林怔了怔,道:“自然是指屈原自己!”

  葉小天訝然道:“這首詞不是說一位深閨女子遭群美所嫉,失去丈夫寵愛么?怎么會指他自己,難道……啊!”

  葉小天陡然色變,那一驚一乍的模樣,雖然沒說什么,卻用豐富的肢體語言,把他的意思表達的明明白白。

  那老翰林實在是年紀大了,腦子轉的沒他快,竟未明白他是在下套,大聲呵斥道:“混賬東西,你以為屈原和楚王有什么不明不白的關系嗎?真是不學無術!古人常以男女之情比喻君臣之義,用夫妻關系比喻君臣關系,懂嗎?

  “結微情以陳詞兮,矯以遺夫美人”,《思美人》曰:“思美人兮,攬涕而佇眙。”,這些都是用男女之間的愛情婚姻,來象征君臣際遇的狀況。臣下得到君主賞識,就像女子得到男人的寵愛。

  如曹植的《閨情》:“憂戚與君并,佳人在遠道……”李商隱的“為問翠釵釵上鳳,不知香頸為誰回!”李白的“卻下水晶簾,玲瓏望秋月。”白居易的“紅顏未老恩先斷,斜倚薰籠坐到明。”都是以女子自比,冀得明君相知,得君行道……”

  老先生太好為人師了,說的滔滔不絕如長江之水。

  “啪啪啪!”

  葉小天不緊不慢地鼓起掌來,慢條斯理地反問道:“屈原、曹植、李白、白居易,李商隱,他們都可以用女子自喻,表達對君主的忠誠,下官就不可以了?老大人,你這不是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嗎?”

  萬歷天子當著這么多臣工的面,實在不好放聲大笑,低著頭,憋著笑,肩膀一聳一聳的,實在有些忍不住了。老翰林張口結舌半晌,才憤憤地道:“這……諸位先賢的詩詞何等高雅,你……你方才所唱的是什么東西!”

  葉小天委屈地道:“可是皇上方才說了不許吟詩作賦啊!再說了,下官本來就不學無術啊,陽春白雪的東西玩不來啊,下官就只會下里巴人啊,可下官要表達的依舊是忠君的一顆紅心啊……”

  眾文官被葉小天“啊”得額頭青筋一蹦一蹦的,那老翰林訥訥半晌,才道:“可……可你之所言,太也粗鄙,你……”

  葉小天聲音朗朗地道:“春秋時候,有個人叫老萊子,他七十歲的時候,父母還健在。老人覺得時日無多,悶悶不樂,老萊子就穿上孩童的衣裳,在父母面前蹦蹦跳跳,哄他們開心。

  要說呢,老萊子當時都已有三代子孫,成了老太公,這般舉動難道不可笑、不粗鄙嗎?不會讓他的兒孫們感覺不舒服嗎?但百善孝為先,他是為了哄父母開心,所以被傳頌至今!

  忠孝不能兩全時,當以忠為先,可見忠還在孝之上,那么老萊子做得的事,下官為何就做不得呢?下官只想著皇上日理萬機,操勞國事,難得放松身心,為博君上一樂,也顧不得別人舒服不舒服了。”

  “什么?老萊子為了哄爹娘歡喜,顧不得兒孫們感覺舒不舒服,你為博君上一樂,顧不得老夫舒不舒服?那老夫成了什么?”腦筋一直跟不上葉小天跳躍思維的老翰林,偏偏現在跟上了。

  被葉小天一羞一氣,老翰林眼前一黑,登時暈了過去。萬歷皇帝再也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今天這出戲,實在是精彩,這個年,他過得比以往任何一年都要快活!

  可是那些七手八腳扶住老翰林的文官們卻不干了,對葉小天的辱罵責斥愈加嚴厲,葉小天站在臺上甘之若飴,臉上含笑,心中冷笑:“罵吧!繼續罵!罵得越狠越好!將來有人進我讒言時,皇帝必會記起今日一幕,認定了是你們容不得我,至少可為我擋去五六成的災禍!罵吧!就讓你們的罵聲來得更猛烈些吧!”

  :各位,月初這一章,還爽乎?月票也投得爽快些吧!

  俺的威新號yueguanwlj,敬請關注!

  .(未完待續。。)

  ...

澳客彩票电脑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