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歷史小說 > 夜天子 > 第63章 家務事

第63章 家務事

  

  “大哥,像嚴世維那種人算是什么好朋友?他們帶著你去花天酒地也就算了,可是他們攛掇你做的那些生意,分明就是在坑你,在利用你,難道你還看不出來,你這是誤交匪類啊!”

  “我不是小孩子!不用你來教訓我!”

  葉小安怒氣沖沖地瞪著葉小天:“那是我的朋友,你說他們是匪類?你說是匪類就是匪類了么了?你交的那些朋友我看著還不順眼呢,難道我就可以斥罵他們,把他們趕走?”

  葉越氣,指著葉小天的鼻子道:“我的朋友,妥與不妥,就算是咱爹,也只能背后教訓我,斷然沒有當著我朋友的面不給我留絲毫臉面的道理。更沒有斷我朋友雙手的做法,葉土司,你好大的威風!”

  一提到嚴世維,葉小天難忍心頭怒氣,臉色頓時沉了下來。

  依照常理來說,他做的確實太不合乎人情道理。他大哥交友不慎,被人利用,那是他智商不足,人家既沒有偷、也沒有搶,你把人轟走也就是了,悍然斷人雙手,確實太也霸道。

  但,葉小天就是這么干了。這與葉小天的本來性情并不符合,他這么做自有這么做的考慮。

  按常理不該如此?常理歸常理,但貴州就是個不講常理的地方。身為土司,他對利用大哥、坑害大哥的損友嚴加懲處,縱然看起來有些過份,誰又能為此來找他的麻煩?

  另一個,他的勢力其實根基很淺,手下可用之將也不多。如果他大哥能有些出息,將是他的得力幫助,正所謂打仗親兄弟。還有誰能像自己的胞兄一樣用著得心應手?

  但也恰恰因為這層關系,如果胞兄不爭氣,對他這股新興勢力影響必然也大。歷數古今王朝。王朝勢力初建時幾乎都沒有大奸、大惡、大庸之輩,其實并非沒有。而是大浪淘沙,被淘汰了。

  如果一方勢力中有這樣的人物,而且不被清除,縱然其統治者大略雄才,也很難在爭霸戰中成為最終的勝利者,即便勝利,其王朝氣運也將極為短暫。蓋因這個時期統治核心的每一個人,都有舉足輕重的作用。

  如果葉小天的統治集團中有這么一個害群之馬。他會毫不猶豫地清洗掉,比方說如果于家海貪墨、無能,那葉小天絕對會把他從自己的陣營中清除出去,但葉小安是他胞兄,是他唯一的親兄弟。

  葉小天很難做到大義滅親,把胞兄清理出去。而且這樣做也不適宜樹立他的形象。當初在貴州,他為了毛問智沖冠一怒,義氣之名噪于西南,隨著他的歸來,銅仁當地自由民中有一技之長者。已經近水樓臺,陸續趕來臥牛嶺,可以想見。接下來貴州各地會有更多有才學的散士才子來投。

  海納百川,方能成其大。任何人想稱王稱霸,這都是一個必須的過程。如果這時把自己的胞兄排擠出去,會造成什么影響?必然會有大批有才學的人裹足不前,猶豫觀望。所以就算是千金市骨,也不能予人一種大業未成,先逐兄弟的印象。

  可葉小天又不能坐視嚴世維等幾個狐朋狗友引著胞兄越走越遠,墮落到無可救藥,所以他只能跋扈一回。砍去嚴世維的雙手,以此來殺一儆百。此事一經傳開。相信再有覺得葉小安愚蠢易騙想趁機撈取好處者會好好思量。

  葉小天并不知道嚴世維的秘密身份和真當動機,只當他是覺得兄長易欺。否則處治就會更重。

  可這樣的做法,自然大傷葉小安的自尊。他本來就覺得自己與葉小天一母同胞,身體、模樣甚至都一模一樣,可境遇成就卻是天壤之別,就有些自卑,自卑的人格外敏感,葉小天簡單粗暴的做法他自然難以忍受。

  葉小天規勸道:“大哥,難道你忘了當初把魏漢強當成知交好友,卻被他騙走全部銀錢,連油面坊都抵兌出去的事了?大哥,你太忠厚,所以識不破那些人的鬼域伎倆。他們見你身為土舍,手有余財,又欺你老實,覺得有機可趁……”

  葉小安脹紅了臉道:“好端端的你提起油面坊做什么?是,油面坊的生意我做賠了,這筆欠債還是你千里迢迢遠赴湖廣送信,賺了錢替我還上的,這份恩情我一輩子都記得。你不用左一遍右一遍地提醒。”

  葉小天終于怒了,大喝道:“大哥,你不要胡攪蠻纏好不好?我提起此事,難道是為了提醒你是我替你還的債?我是你的親弟弟,這世上誰會害你我也不會害你,你難道寧可相信嚴世維那班人,也不相信你自己的親兄弟?你好好想想吧,自從認識了那班人,你吃過多少虧,又被他們從你手中騙走了多少錢!”

  葉的面紅耳赤,惱著成怒道:“人有三衰六旺,我只是這幾年恰巧運氣不好罷了,與嚴大哥他們有什么相干?他們怎么害我了?所有的事都是我自己拿的主意,你想說我愚蠢無能,你就干脆直說,不用拐彎抹腳指桑罵槐。”

  “葉小安!你真是不可理喻!不要以為你比我早出生半個時辰,我就不敢揍你,你再犯混試試!”葉小天驢性兒又犯了,挽了挽袖子,怒視著葉小安。

  葉小安與葉小天同齡,身體條件也差不多,但智商有限、性情又怯懦,所以小時候與街坊間小伙伴玩耍,常常被人欺負。這時候,常常是精明伶俐的弟弟葉小天出面,替親哥哥撐腰找場子。

  如此一來,葉小安就養成了依賴兄弟的習慣,兩兄弟間拌嘴嘔氣動手打架的次數也屈指可數,僅只不多的幾次動手中,也都是葉小安落敗,所以在他心中已經落下了陰影。

  一旦葉小天真的生了氣,做出要動手的姿態,他馬上想到的就是要挨揍了,根本沒有能打贏弟弟的想法。這已成了深植他內心的一種本能反應。所以一見葉小天大怒,葉小安登時怯了。

  他馬上向門口退去,一邊退一邊道:“我是你哥哥,我交什么朋友不用你管,不然我寧可回京城,也不在你這里做什么窩囊土舍……”葉著已退到門口,一溜煙兒地逃了。

  葉小天望著哥哥逃去的方向,恨恨地一跺腳,道:“怎么就這么不省心?”

  門旁倏地閃出一道人影來,正是他的大嫂。葉大嫂滿臉陪笑地對葉小天道:“兄弟啊,你可千萬別生你大哥的氣。你哥小時候被蛇嚇過,壞了腦子,人有些憨笨。”

  葉小天嘆了口氣,道:“我知道,嫂子你也別多想。大哥是我的親哥哥,我生氣歸生氣,也不會把他怎么樣,只是眼看他被人欺騙利用,心里著實生氣。嫂子還是勸勸大哥吧。”

  葉大嫂心中滿是苦澀,如今的她哪里還能管束葉小安,只好應聲答道:“我知道,我知道,你都是為了你大哥好,可這蠢笨的東西,好心當成驢肝肺,我這就去勸勸他,兄弟你消消火兒。”

  葉大嫂一邊陪笑說著,一邊倒退出門,急急追著葉小安去了。葉小天郁悶地從房中出來,就見李秋池從遠處走來,一見葉小天,李大狀馬上加快腳步,走到面前,對葉小天拱手道:“東翁,展家堡派人來,想求見東翁。”

  不等葉話,李秋池又踏前一步,壓低聲音道:“來的是展姑娘。”

  葉小天的目光閃爍了一下,輕輕一點頭,馬上加快腳步向前廳走去。

  李秋池卻揚聲喚道:“東翁且慢!”

  葉小天詫異地轉身看向他,問道:“怎么?”

  李秋池追上前來,低聲道:“這是東翁與展家盡釋前嫌、結為秦晉之好的絕好機會,可東翁要是這么爽快就去見展姑娘的話,呵呵,只怕難以盡如所愿了。”

  葉小天心中一動,他這個師爺是貴州第一訟棍,論起揣摩人心、坑蒙拐騙的功夫堪稱上佳,他這么說必有所指,葉小天馬上虛心就教,問道:“先生有何指教?”

  李秋池“唰”地一聲打開那“夜郎第一狀”的扇子,故作瀟灑地扇了幾下,道:“展家請展姑娘出面,必然是想利用東翁與展姑娘的舊情,希望東翁看在展姑娘面上釋放展龍。那么東翁放是不放呢?”

  “這……”

  李秋池淡淡一笑,又道:“如果學生猜的不錯,他們此來定然還準備了贖金。有展姑娘軟語相求,東翁恐怕不好拒絕。如此一來,若東翁收了贖金,釋放展龍,展家只會認為這是依照土司間戰爭做出的慣例解決辦法。

  如果東翁看在展姑娘面上分文不取,那就是惑于美色,非大英雄所為。而且,展家照樣不會領大人的情,東翁或者能得償所愿,以釋放展龍為條件,迎娶展姑娘過門,卻很難做到盡釋前嫌、更談不上秦晉之好。”

  葉小天沉吟道:“先生所言甚有道理,那么先生之意是?”

  李秋池馬上“附耳過去”,對葉小天悄悄言語一番,葉小天雙眼一亮,欣然點頭道:“先生所言甚有道理,既如此,那我就不露面了,你去安排吧!”

  :誠求月票、推薦票!

  。(未完待續)

澳客彩票电脑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