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歷史小說 > 夜天子 > 第14章 探驪尋珠

第14章 探驪尋珠

  "女訟師"

  葉出這個想法后,神情與葉小娘子一般無二,同樣一臉的驚愕與古怪.

  王主簿則立即拉長了臉,不悅地道:"你若有心幫她,大不了由舅舅出面幫她說和一下,相信縣尊大人還是會給我這個面子的.你一個大家閨秀,何必拋頭露面."

  田妙雯若無其事地笑笑,道:"舅舅,人家閑得無聊嘛,人家懂得些律法,看葉家娘子忒也可憐,便為她出一次面,偶爾為之的事,也沒什么關系嘛."

  王主簿道:"訟師之輩,播弄是非,顛倒黑白,捏詞辨飾,漁人之利,名聲極差,你一位大家閨秀……"

  田妙雯似笑非笑地道:"人家若是以訟師為業,難免也落下這樣一個名聲.可如今人家分文不取,只為葉家娘子仗義出面,一俟解決此事,從此再不涉及訴訟,又怎會敗壞了聲名說不定還是一段佳話呢."

  田妙雯說著,一雙妙目便向王主簿微微一睇,那種風情,當真是顛倒眾生的效果,王主簿卻是心中忽悠一下,再也不敢多言.他之所以反對,是因為他很清楚田妙雯的打算,但田妙雯顯然也看出了他的想法,他又豈敢再多置一辭.

  田妙雯當日順口說是他的甥女,自然是因為{{cf]問一聲,這時一聽葉小天吩咐,那幾個衙役馬上沖過來把那對父子摁住.

  那位員外有些懵了,因為葉小天和王主簿都穿著便裝,他不知道這二人身份,忙不迭解釋道:"諸位差官,你們抓錯人了.我是城東二里堡的馮來福馮里正啊!上一次縣令大人往大峽谷主持引水儀式,我還曾陪同前往的啊……"

  一個差役低喝道:"你閉嘴!那兩位是本縣王主簿和葉典史."馮來福一聽吃了一驚,趕緊閉上嘴巴,他兒子本來高聲叫嚷著還在掙扎,一聽這話也蔫了.

  田妙雯扭過頭來,向葉小天微微一笑,拱手道:"謝了!"

  葉小天微笑道:"姑娘的謝太重,我可不敢當!"

  田妙雯自然知道他在暗諷那日背自己下山,卻被自己掐得肋下烏青的事.想起他對自己的非禮,羞惱之意頓起,在心中冷哼一聲,面上卻是不動聲色,轉而對葉家娘子道:"擊鼓!"

  葉家娘子一見自己的公公和小叔子來了,只嚇得六神無主,待見葉小天一聲號令,那些差役就撲上來把他二人摁住,膽子這才大了些,聽了田妙雯的話.她便彎腰拾起鼓槌,走到那架鳴冤鼓前.

  鼓架上置著一面大鼓,左右還各杵著兩方木牌,木牌紅漆黑字,分別寫著"誣告加三等,越訴笞五十!"葉家娘子不識字,卻也沒把那牌子當回事兒,咬緊了牙關,揮起鼓槌便"嗵嗵"地敲起鼓來……

  叢林深處是千奇百怪的樹木.高聳入云的參天大樹間,還橫躺著許多壽終正寢的老樹,也不知已經在哪兒躺了多少年,靜靜地**地著.枯樹上長滿了蘑菇,野草.

  因為空氣潮濕,一些樹木生出巨大的氣根,像一條條巨蛇似的從半空中垂下來,有的已經觸到地面.深深地扎進地里,有的則纏繞在一起,糾結在空中.

  這種景象看起來很美.卻也充滿了危險,這種地方真正的危險很少來自那些大型的野獸,因為就是那些大型野獸也視這里為畏途,這里有許多劇毒的蟲子,蛇類,地面潮濕松軟的樹葉層和一團團的藤蔓又成了它們最好的保護色,陷身其間,很容易被那些藏在腐枝敗葉間的蛇蟲置之死地.

  然而在這古木參天,遮天翳日的可怖森林中,此刻卻有幾個人類像靈活的猿猴般,在纏繞的藤蔓,糾結的氣根,橫七豎八的枯樹間,很敏捷地沿著一些自然形成的縫隙靈巧地前進.

  從他們的服飾看,分明就是生活在深山里的苗人,也只有他們,才會把這里當成自己的家園,出入無忌.

  一棵巨大的古樹,樹干至少得需要十一二個人手拉手才能環抱過來,樹皮粗糙虬結,疙瘩處處,很容易就能爬上去.這棵古樹的生命力依舊很旺盛,伸展開來的如蓋的樹冠,那茂密的枝葉遮蔽了藍天.

  幾個生苗跳上這棵大樹臥佛般堆積躺倒的樹根,飛快地向上攀援著,很快就爬到了高高的樹冠上.

  一個眼力極好的生苗居高臨下的掃視著,突然指著一處地方低聲說了一句什么,旁邊那個人立即扭過頭來,向他所指的方向看去.扭過頭來的這人正是華云飛.

  他所看的方向是一片郁郁蔥蔥的綠色,在深山叢林之中,這種景像很常見,但華云飛定睛仔細看了一會兒,唇角漸漸逸出一絲笑意.

  隨著風掠樹冠的搖晃,他發現了一些建筑的邊角,雖然只是一片飛檐或者院墻的一角,但是足以令他確定,這里是一個較大的聚居地,在這深山老林中出現的這樣一個所在,當然就是他們一路循蹤所尋找的"一條龍"的老巢.

  "終于找到了!"華云飛欣喜地自語,他們二百八十人,分成四十個小隊,撒入茫茫林海,苦苦搜尋著一切人類生存的痕跡,終于被他們發現了一條龍的老巢.

  華云飛強抑激動,吩咐道:"散出去,摸清他們老巢周圍的情形,一個時辰后,還在這里匯合."

  這時候,一陣風吹樹搖,從樹巔望下去,隱見遠處林中正有一行人馬往龍凌云的老巢趕去,華云飛立即低喝道:"都小心些,千萬不要打草驚蛇!"

  此時,那一行人離得太遠,華云飛并未注意到那一行人中走在前面的一人雙眼是被蒙住,由左右兩人攙扶而行的,即便看到了,他也不會認得此人,但是如果大亨在這里,就一定會覺得很奇怪了:"我們家老丁怎么會在這里"

  :各位,月末啦,您的袋袋里若有月票,推薦票,一股腦兒投了吧!.

  (.)

澳客彩票电脑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