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科幻小說 > 暗月紀元 > 第十五章 唐凌,戰(三)

第十五章 唐凌,戰(三)

  “已經上膛了。你需要這么拿著它,攻擊的時候,扣動這里。”沒有時間過多的解釋,夸克直言了這個奇怪家伙的用法。

  唐凌學習的很快,但心中卻翻騰著說不出的奇異感——這樣扣動它,它就會攻擊?這重量不到五斤的家伙能有什么樣的攻擊?

  “記得,使用它的時候要繃緊手腕。它不算前文明很成功的...手槍,但幾乎卻是威力最大的手槍。”說道這里,夸克摩挲了一下這奇怪的東西,望著唐凌:“你可以叫它——沙漠之鷹,也許以你的身體素質,能夠完成高速的連射,但重點還是繃緊手腕,就像這樣。”

  這似乎觸動了夸克什么,他忍不住啰嗦了幾句。順便給唐凌比劃了一下正確的姿勢。

  唐凌抿緊了嘴角,終于聽到夸克提起了前文明,似乎這個抽象的概念,通過夸克的口,忽然變得生動了起來。

  手槍么?沙漠之鷹?奇怪的名字,無法理解詞語,也無法聯系在一起的兩個概念。

  但此時顯然不是好奇的時候,唐明也摩挲了一下手中的‘沙漠之鷹’,冰冷的金屬觸感帶給他無法言說的感受。

  “威力如何?”這才是問題的關鍵。

  “不能和炸彈相比。如果最后的危險,是我以為的那個家伙,最多只能打掉那家伙的鱗片。但若是普通人被它攻擊到,會被打成篩子。”

  “我的意思是,前方一個血洞,后方就是一片血肉模糊。”夸克比了一下自己的前胸和后背。

  “也許,這個時代的人不會那么慘。總之,我也沒有試過!但可以肯定的是被打中要害,百分之百會立刻死去。”

  關于沙漠之鷹的信息,夸克只能提供那么多。

  但唐凌的太陽穴卻不可壓抑的跳動了幾下。

  他頭痛的要命,似乎有什么被壓抑的東西要破殼而出,然后喚起一些被他遺忘的事情。

  這是很奇怪的感覺,帶著篤定又飄渺無比。

  好在這樣的感覺只持續了不到一秒的時間,便平息了下來。

  唐凌的臉色沒有任何異常,可心中則翻起了驚濤駭浪,他不知道那是什么感覺?這也讓他想起了自己在被收養之前一片空白的記憶。

  很奇怪啊——前文明的人類!夸克那句也許這個時代的人不會慘,反復的回蕩在唐凌的腦中,他也說不上來為什么會那么在意這句話?!

  深呼吸了一次,拋除了腦中的雜念,唐凌再給夸克說了一下行動的細節,便輕聲的從管道上一躍而下。

  最后的拼命,似乎有些殘酷。

  婆婆的手抓過的手臂有些疼痛,就在他翻身而下的那一瞬間,婆婆用力的抓住他。顯然她想要阻止唐凌冒險,卻毫無辦法。

  而妹妹出乎意料的乖,從進入地道起就一言不發,也許她也意識到了這不是能夠撒嬌和任性的時候。

  想著這些似乎無關緊要的念頭,唐凌的心中升騰起了無窮的勇氣。

  近乎無聲地走在地道中,跨過一條又一條被他殺死的黑角蛇,唐凌連一根指頭都沒有顫抖。

  他知道夸克已經跟了上來,也許是因為過度緊張,他那粗重的呼吸聲大了一些。

  好在婆婆和妹妹的腳步聲在那個呼吸聲之前。

  唐凌的嘴角露出一絲安然的微笑,而在計算中那條大蛇的感應范圍就要到了。

  不知是否因為精準本能,唐凌的眼和耳都異常的強悍,在適應了環境后,他能夠在黑暗中視物,也能夠聽見任何細微的聲音。

  顯然是因為這樣,拖延的任務也必須他來完成才行。

  十米。

  五米。

  一米。

  習慣性的默念,讓唐凌進行著最后的計算。

  直到進入了危險的范圍后,唐凌才停下了腳步。

  這是計劃當中的事情,卻也是計劃之外的‘突變’。

  只因為,第一眼看見那所謂的大蛇,那冰冷的,巨大的,窒息的危險感讓他根本不是按照計劃行事,而是隨著本能下意識的停下了腳步。

  這是黑角紫紋蛇嗎?

  紫色的花紋占據了大面積的蛇皮,形成了玄奧的圖形,泛著冰冷的金屬光澤。

  原本該是黑色的尖角,變成了鮮艷的紅色,彎曲成了一個奇異的角度,就像婆婆從前文明的廢墟中挖出過的細刀。

  它巨大。

  寬度幾乎達到了唐凌的肩膀,就算盤踞成一團,也能看出它的長度不會少于二十米。

  這些如果只是外表帶來的恐懼,更讓唐凌恐懼的是它的眼神。

  這不是蛇類的眼神,那種冰冷的幾乎沒有波動的眼神。

  而是充滿了人類才有的情緒,嘲諷的,不屑的...對于唐凌的出現,它似乎根本沒有任何的受驚。

  那感覺就像它在等待唐凌自投羅網!

  唐凌感覺被打掉了最后的‘驕傲’,孱弱的人類擁有智慧的驕傲,這種恐懼如何能不刻骨銘心?!

  “跑。”盡管幾乎窒息,唐凌還是喊了出來,只是聲音中的顫抖難以掩飾。

  腳步聲響起,是夸克帶著婆婆和妹妹開始沖刺。

  不加掩飾的腳步聲回蕩在空曠的地道,每一聲都如同敲打在唐凌的心頭。

  一向冷靜的他,指尖開始發涼。

  可眼前這條大蛇似乎懶洋洋的,只是略微昂起了頭,吞吐著蛇信,似乎覺得眼前弱小的生物很有趣。

  但唐凌并不覺得危險就此消失,反而是精準本能帶來的危險預示更加的濃厚,如同一只手瞬間就抓緊了他的心臟。

  幾乎是下意識的,唐凌就舉起了手中的沙漠之鷹,左腿發力,借著反彈的力量,整個人朝著后方蕩去。

  于此同時,他扣動了沙漠之鷹那個被稱之為‘扳機’的地方。

  ‘澎’一聲沉悶的響聲回蕩在地道,比起炸藥顯得十分‘友好’,但與之而來的震蕩讓唐凌幾乎無法穩住自己握著沙漠之鷹的右手。

  接著,一聲類似于金屬碰撞的聲音響起,那一條之前還懶洋洋打量著唐凌的大蛇近乎已經竄到了唐凌的眼前。

  巨大的蛇頭搖擺了一下,一竄火花耀眼的在地道之中閃現了一瞬。

  誤差!精準本能第一次出現這樣巨大的誤差!

  無論是對這條大蛇感應范圍的判斷,還是對速度的判斷,都錯的離譜!

  第一次,唐凌失去了對戰斗的掌握。

  而眼前卻沒有任何可以回避的余地。

澳客彩票电脑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