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科幻小說 > 暗月紀元 > 第二百七十一章 收獲

第二百七十一章 收獲

  唐凌預料到約書亞的投影沒有消失,一定是因為有別的什么原因,但他沒有想到的是,約書亞開口說的第一句話竟然是自己出乎了他的意料。

  盡管面對的只是投影,唐凌臉上還是流露出了一絲不好意思的表情:“我也不是有意要破壞這里的。畢竟是你死我活的戰斗。”

  對的,唐凌也想不出來他做了什么,出乎了約書亞的意料,只能想到他對這里造成了一定的破壞,約書亞在指責他。

  “你以為我是在因為你破壞這里,而指責你?不,那并不需要,你只要對這里的破壞再嚴重那么一些,這里的防御機制會和你不死不休。”約書亞的臉上浮現出一絲笑容,不知道為何眼神看起來竟然有一種狡黠的感覺。

  這真的只是投影嗎?如此的活靈活現,不過想到防御機制會和自己不死不休,唐凌就忍不住一頭冷汗,越是了解陣法,他就越明白陣法的恐怖,現在的自己的實力可不能對抗這里的防御機制。

  幸好自己研發的雷火復合陣,對這里的破壞還沒有達到不死不休的程度。

  不過,這個話題總歸有些尷尬,這里好心給了自己三人傳承,自己卻破壞了這里,想著唐凌干脆轉移了話題:“尊敬的約書亞先生,我是來詢問關于空間陣法的事情,在我們接受傳承之前,你告訴過我,我們可以使用一次空間陣法,盡管只是最短距離的....”

  面對唐凌的話,約書亞很直接的說道:“那是當然,不過我剛才說了你出乎了我的意料,所以....”

  說話間,約書亞的手一指,一支銀色的筆漂浮了起來。

  在進入這里的時候,唐凌就注意到了在這間萬能源石的小屋當中,有不少好東西,其中一支銀色的筆特別吸引了他的注意。

  但這支漂浮起來的銀色筆并不是吸引唐凌注意那支,而是那支筆旁邊的一個看起來非常神秘,流光溢彩的盒子里的一支筆。

  在那盒子里,有七只各不相同的筆,現在唐凌才明白,加上之前那支吸引他注意的銀色筆,這些筆恐怕是一套筆。

  就在唐凌胡亂猜測的時候,約書亞一揮手,那支漂浮起來的銀色筆一下子沖到了唐凌的面前,就漂浮在唐凌的眼前。

  唐凌認出來了,這是一支體陣筆。

  是刻繪體陣最重要的工具,沒有之一,因為一些輔助的工具,都可以用尋常的東西代替,就比如說最后刺破陣點,讓整個體陣連接起來的細針。

  當然,越是復雜的體陣,需要的工具就越多,有專業的工具自然更好。

  可無論哪種體陣,一支好的體陣筆是最重要的,甚至對體陣有提升的作用。

  “約書亞先生,這是....”唐凌望著眼前的體陣筆,眼中流露出了自然的渴望。

  他對體陣工具的知識還比較貧乏,但一眼還是能認出這支體陣筆的不凡。

  “你對體陣的天賦出乎我的意料。已經到了一個我不得不將這支銀鱗流光筆交給你的程度,想必你不會辱沒了它。”說道這里,約書亞的投影又嘟囔了一句:“事實上,我是想將銀鱗套筆一套全部留給真正的傳承之人。”

  “可惜啊,如果真是那樣,無視你的天賦,堅持我最初的想法,會辱沒我對魔法學的虔誠。”約書亞不停的搖著頭,看起來情緒很復雜的樣子。

  給自己?唐凌有些吃驚,但更多的是喜悅,他忍不住伸手握住了眼前漂浮的這支銀鱗流光筆,入手就有一種微麻的感覺,就如同有微微的電流在刺激著手掌。

  而仔細感覺那就是微電流,那么神奇?

  “真的給我?”唐凌還是有些難以置信,可已經開始忍不住把玩這支看起來精美又精致的體陣筆了。

  “銀鱗流光筆的筆管是由五級兇獸——暗王雷光虎的肋骨做成的,在魔法陣的加持下,它會持續的放出微電流,這種微電流可以讓刻繪體陣的手變得更加靈活,但關鍵是,在微電流的刺激下,體陣會和人體有更好的結合度。”

  “你明白的,結合度越好,體陣所能帶來的提升就越多。”

  “而這支筆的筆毛則是由極寒之地的四級兇獸——雪地力王白熊的毛所制成,這種毛是中空的,而且還有匯聚能量的作用,你知道體陣的能量大多來自體陣的陣法材料,但也需要刻繪人本身的能量去引導這些能量。這樣的筆毛能夠讓你的能量更好的灌輸入陣,并且聚集能量,減少外溢的能量。你明白的,這一點是多么的重要。”

  約書亞懶得回答唐凌的傻問題,而是直接說起這支銀鱗流光筆的各種好處來。

  他越說,唐凌就越是驚喜,對手中這支銀鱗流光筆的喜愛就更甚一分。

  “最后,是包裹這支銀鱗流光筆的銀鱗,事實上它只用了一片銀鱗,是用魔法的手段融化了這片銀鱗,然后包裹了這支筆。”

  “知道為什么只用一片嗎?因為這銀鱗太珍貴了,它是來自神秘的七級兇獸。具體是什么兇獸我也不得而知,它是我早年游歷偶然所得。”

  “只是我發現了這銀鱗有自主吸收儲存天地能量的作用,最后就被我熔煉到了這套筆上,一共只有九片啊...”約書亞很是感慨。

  然后他望著唐凌說道:“能夠吸收儲存天地能量的意義是什么,不用我多說了吧。”

  當然不用約書亞多說了,唐凌畢竟已經是體陣入門的人了,如果筆自帶能量,也就是說能夠為體陣多灌輸一些能量,因為天地能量不會被任何的能量所排斥。

  是的,就像唐凌自身的能量只能起到引導作用,并不能灌入體陣,是因為體陣的能量支持來自于體陣材料,那些體陣材料大多取自于別的生物,和唐凌的能量是相斥的,不能融合在一起。

  但天地能量不同,萬物的能量都是來自于它,它自然也能融入萬物。

  多灌輸能量的意義太大了,這就是強行提升體陣的威力啊。

  這支銀鱗流光筆實在是太珍貴了。

  唐凌激動之余,忍不住鄭重的對約書亞說道:“不用多說,我當然明白這銀鱗的意義,這支銀鱗流光筆太珍貴了,我一定不會辱沒它。”

  約書亞淡淡的說道:“以你的天分自然不會辱沒它,雖然這一套筆是我畢生的得意之作!就算它不是來自于那個神秘的地方,但也夠資格和那神秘地方流傳出來的物品相比。”

  對于這句話,唐凌心中了然,那是夢種之間才會明白的話。

  鑒于這支銀鱗流光筆的神奇,唐凌是贊同約書亞的話的,他點了點頭。

  約書亞的投影也流露出一絲得意的神色,接著說道:“銀鱗流光筆雖好,但也只是屬于三級魔法物品,魔法物品分為七級,最高等級的也是七級,以后希望你能找到更好的體陣筆。”

  “更好的?”唐凌沒有那個奢望,這支銀鱗流光筆已經足夠讓他驚喜了。

  “是的,你如此有天賦,如果你一直在體陣這一魔法學上鉆研,當然還需要更好的筆。”約書亞的表情非常認真。

  “我很有天賦?”唐凌倒不是故意裝,他一個人關起門來接受傳承,沒有對比,也無人可詢問,自然不知道自己的天賦到何種程度?

  “非常,非常,非常好的天賦。我在這里,也沒有辦法和你說的太過詳細,畢竟魔法學浩瀚如海,每一個分支都值得用畢生去研究,體陣并不是我的專長。我只能給你舉例,魔法學的每一個分支,要去學習都需要天分。”

  “普通天分的新手,一個月的時間最多能學習完體陣基礎學的第一冊,然后進行到臨摹陣紋的程度。可是你,竟然完成了一個一級能陣,要知道能陣是體陣學的一個難點,新手能夠完成它的鳳毛麟角。”

  “除此之外,你竟然還完成了一個復合的能力體陣,威力接近二級復合陣....”

  “嗯,我已經無法再評價了,你應該去尋找一個專業的,有聲望和名氣的體陣師去學習的。記住,不要放棄體陣。”

  約書亞說道最后一句叮囑的時候,非常認真的看著唐凌,顯然唐凌如果沒在體陣學上更進一步,他會遺憾。

  “我不會放棄的。”唐凌握緊了手中的陣筆,約書亞贈筆的情誼他記在了心中,即便真正的約書亞已經死去了,贈送他銀鱗流光筆的只是約書亞的投影。

  “好吧。”該給唐凌交代的,約書亞已經交代完畢了,他說完后,又望向了洛氏兄妹。

  在這個時候,洛離還在傻乎乎的望著唐凌,唐凌這么厲害的嗎?父親讓自己跟隨他,聰明的妹妹也不反對自己跟隨他,甚至還希望自己跟隨他的樣子。

  約書亞也說他厲害,看來這唐凌注定要是自己的老大?

  “洛辛,洛離,你們對傳承的學習也完成的非常不錯,天賦也很出色。只不過,還沒有到唐凌這樣的程度。”

  “原本,你們學習完畢后,是不至于讓我出現的。不過,控制這里的智腦也會給予你們一些獎勵。”

  “但,我既然已經出現了。那么,就由我親自挑選一些合適的東西給你們吧。”約書亞和藹的說到。

  “我們也有?”洛辛流露出了驚喜的表情。

  約書亞的投影點了點頭。

  十幾分鐘以后。

  洛辛得到了一些煉制傀儡的材料,還有一本煉制傀儡的筆記心得,雖然只是最基礎的傀儡煉制心得,但對洛辛以后的幫助簡直不言而喻。

  按照約書亞的說法,那些材料只是給洛辛練手的,但洛辛卻告訴唐凌,這些材料已經很珍貴了,至少能煉制出三個和那些黑袍傀儡差不多的傀儡,如果可以的話,她甚至可以利用全部的材料,煉制出一只比那些黑袍傀儡更高級的靈級傀儡。

  靈級傀儡?唐凌是不懂傀儡的劃分,不過看洛辛興奮的樣子,應該是很厲害的吧。

  至于洛離,則是得到了三只傀儡,那三只傀儡是由之前那十幾只黑袍傀儡融合改造而成的。

  現在的約書亞只是一個投影,他竟然還能親自出手去熔煉改造這些傀儡,簡直讓唐凌嘆為觀止,這是什么原理?

  “我當然記得我生前的一切魔法技巧,可惜我只是一個投影,魔力的支持來自于萬能源石。如果是生前的我出手,這三只傀儡都會直接升級為靈級傀儡。”

  “不過,你的伙伴洛辛有著出色的傀儡天賦,到以后她對制作傀儡更加熟悉了的以后,她只需要稍微改造一下,這些傀儡就會變成靈級傀儡。”

  約書亞是如此對洛離交代的。

  但現在,即便這三只傀儡不是靈級傀儡,也讓洛離驚喜不已了。

  他試了一下這三只傀儡,不僅防御比之前提升了三分之一,重點是攻擊力,起碼比之前翻了一番還不止。

  也就是說,如果剛才洛離操控的是這三只傀儡,至少龍七身邊的心腹絕對不是對手。

  不過,對于洛離,約書亞則還有一番交代,他認為洛離身上有一種他看不透的天賦能力,現在是被壓制著,束縛著。

  如果這種天賦能力爆發出來了,他在魔法控制上的天賦也許比唐凌在體陣上的天賦還要出色。

  而傀儡控制,只是魔法控制這一技能里,非常微末的一條小道,所以傀儡控制絕對不是洛離要走的大道,也許在生物控制上,洛離能走出更遠,更光輝的一條道路。

  約書亞的所有交代到這里就結束了,可以說進入九號遺址,唐凌三人得到了一個完美的收尾。

  不過,到最后,約書亞一皺眉頭,對唐凌說道:“該交代的,我已經交代完畢了,對于你們,我還有最后一個要求....”

  最后一個要求?唐凌不解,還有什么沒有完成的事情嗎?

  “我只是一個投影,沒有本質的身體,所以無法將這些尸體弄出去。所以,你們負責把這里清理了吧。”

澳客彩票电脑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