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科幻小說 > 暗月紀元 > 第三百一十二章 我輸了

第三百一十二章 我輸了

  唐凌和韓星的對決。

  如果讓懂劍之人來看,一定會給出這樣一句評價,這兩個少年的劍法戰斗是史詩級的。

  在這里,韓星對劍的理解自不必說。

  而唐凌呢?如果說僅僅憑借著精準本能拆招破招,那就落了下乘,上乘的是,唐凌的戰斗意識。

  對的,最頂級的戰斗意識!

  讓這種破解并不是機械的去破解,比如你刺我肩膀,我就肩膀躲開,你刺我小腿,我就小腿挪開。

  從根源上去封招,多么讓人贊嘆的破招?!

  這感覺其實就已經接近劍道萬千劍意之中的某一種劍意了,只可惜唐凌不懂何為劍意!

  但也證明了,精準本能的確是頂級天賦,可在唐凌的頂級戰斗意識下,它才如此的璀璨。

  在這里,到底有沒有隱藏劍術大家,沒人知道。

  只是這場戰斗,就算讓臺下的各個天才少年來看,無疑也是無比震撼的。

  如果拋開基礎能力,拋開天賦能力,他們任何一人加入這劍斗,都是必輸無疑。

  這兩把劍之間的對決,是少年能夠做到的一個頂峰水平。

  特別是唐凌的破招,所蘊含的那種戰斗意識,往往在不經意的時候,就給人一種無比驚艷的感覺,然后讓人深思這背后的戰斗思路。

  這場戰斗,在懂行的人眼中是如此的精彩。

  在普通觀眾的眼中就意味難明了,他們根本看不清楚在擂臺上唐凌和韓星之間劍來劍往的意義何在?只覺得這兩人的劍都快到了一個極致,讓人根本看不清這兩人一分鐘內到底出了多少劍?

  通過屏幕來觀看,似乎就更加無聊了一些,也不過是你出劍,我擋住你的劍如此而已。

  沒有想要看到的鮮血四溢,更沒有想要看到的暴力美學,無聊的簡直讓人想要睡覺。

  特別是那個狂虎,打到中途還閉上了眼睛,這算什么?

  在這個時候,慟哭小丑悄悄嘆息了一聲,似乎有些為唐凌和韓星鳴不平。

  不管別的,做為亡徒擂臺的主持人,他豈是一個沒有眼力的人?

  但可悲的事實是,真正高端的戰斗,一般都不是給普通人欣賞的,而能夠欣賞的人,一般都不在少年擂臺區,而是在成年擂臺區。

  可這也并不妨礙慟哭小丑想要為唐凌和韓星打個抱不平。

  他拿起了話筒,咳嗽了一聲,然后大聲的說道:“你們一定以為這是一場愚蠢而無聊的戰斗。”

  “好吧,我也沒有解說這場戰斗,因為我認為解說了你們也看不懂。可是,我必須要告訴你們一個事實,這場戰斗是近五年來,少年擂臺水平最高的一場戰斗,懂的自然懂。”

  “不懂的人就盯著大屏幕吧!你們只需要清楚一個事實,這個事實就是如今的大屏幕播放這場比賽的時候,拉慢了50倍的速度。好吧,我的話說完了。”

  慟哭小丑的話剛落音,觀眾席就爆發出一陣雷鳴般的嘈雜聲!

  開什么玩笑?他們兩個少年戰斗,需要拉慢50倍的速度?有人下意識的就盯住了屏幕。

  在屏幕之中,劍招你來我往的兩個少年,就像正常人在劍斗,半點看不出來有放慢的痕跡。

  這是什么?這就是實力!讓人驚嘆的實力!如此快的劍,換做任何人上場,不是瞬間就被刺成了一個篩子?

  普通觀眾不懂戰斗,但對數據這種冰冷卻又直觀的東西卻不會不懂。

  所以,慟哭小丑一旦說出這句關鍵,他們就爆炸了。

  他們爆炸的同時,在唐凌腦中關于劍的本質也爆炸了,抽、帶、提、格、擊、刺、點、崩....光是一把劍能夠做出的進攻動作就有幾十種。

  每一種都有其巔峰,達到巔峰則能接近其劍意。

  接近劍意,才能去領悟劍意之中的真諦,而這種領悟絕對需要劍道天賦。

  偏偏這種看起來小眾而偏門的天賦,是極其難以有的基因天賦。

  除此之外,劍技又有很多種,速度,角度,招式,劍勢.....這些每一種也蘊含有其獨特的劍意。

  通過精準本能,唐凌即便沒有劍道天賦,也‘看’到了這些紛雜的劍意,可是看到是看到,掌握是掌握!

  就像你看到一個舞蹈家舞蹈,你能體驗其動作的美感,你不一定能夠跳出她的每一個動作。

  要刺出一劍那么難嗎?

  韓星也快要有感覺了,這種感覺與其說是悟,不如說是對小時候被灌輸入腦中的那一劍的‘憶’。

  他快要回憶起那種感覺了!這是第一次清醒的回憶起那種感覺,而不是要開啟天賦,進入某一種特殊狀態,才能發揮出驚艷的幾劍。

  “所以...”唐凌依舊閉著眼睛,在腦中爆裂開的紛雜的,朦朦朧朧,如同霧里看花的劍道本質之中,他知道,他只需要抓住一點。

  只要一點,他就能刺出一劍!

  可是,不管是哪一點,他都需要有領悟,這種領悟以唐凌對劍的陌生,他不會有。

  但韓星有!

  他可以從韓星出劍的特質,去找出一個最關鍵的點。

  這個最關鍵的點是....唐凌陡然睜開了眼睛!

  與此同時,韓星終于找到了某一種感覺,一種破除束縛的感覺,普通的劍招從本質上來說,并沒有多大的實際意義,它存在的意義在曾經,唐風有過這樣一種講解。

  “沒有蘊含劍意的劍招,其實并不能稱之為招式,只能稱之為用劍的變化,而這種變化無非是加深你對劍的理解而已。”

  如果是這樣的話,先學會了有招,從生澀到熟練,從熟練到融會貫通,再從融會貫通到....破招!

  一劍刺出,只是根據需要來展開萬千變化!起劍時可以用《游龍十八式》,刺出時可以用《點梅劍》....

  這才是真正的破招!

  用了這樣的破招,精準本能絕對無法應對。

  那怎么樣才能刺出這樣一劍?韓星想到這里,忽然閉上了雙眼。

  “發生什么了?狂虎睜眼,韓星閉眼?”

  “這是有默契的配合?”

  臺下的觀眾不明白,這兩人之間的狀態為什么突然轉變了。

  可是,那些懂行的,包括所有的天才少年在內,卻一下子屏住了呼吸,誰都明白,戰斗最關鍵的時候到了,韓星要刺出關鍵的一劍,而那個疑似唐龍的狂虎只怕在破招之中也有了明悟,要出劍了?

  不得不說,這些天才少年的判斷沒有錯。

  韓星在閉眼的那一瞬間出劍了,他明白破招的關鍵在于一顆劍心,最自由的劍心。

  只需要明白前方有對手,需要用劍去戰斗的對手,那么什么劍招之類的都不重要,只需要根據對手的狀態,用我手中的劍去刺出我最需要,最有用的一劍就可以了。

  這一劍,韓星的手肘一抖,似乎從四面八方都傳來了劍光,那是一種劍意的折射。

  是在告知對手,無論你從哪個角度出發,都有我的一劍在等著你!

  華麗無比!

  天才少年之中,有人立刻驚呼出聲:“劍意,這就是用劍之道終于融合在了精神力之中,形成的劍意!精神力只要形成劍意,就如同被加持了百倍,會造成實質化的效果!”

  的確,這種就是一種虛幻的實質化,仔細看,這萬千劍光如同不存在,但憑感覺,它又存在著!

  就像一個人如虎,他站在那里,你就如同看見了他身后有一頭咆哮的猛虎!

  劍意也是這種道理。

  那唐凌呢?唐凌會怎么應對?

  是的,唐凌在這一次并沒有選擇破招,因為韓星自我破招以后,唐凌已無招可破。

  所以,唐凌也刺出了一劍,沒有萬千的劍光,沒有華麗的氣勢,只有一把一往無前,沒有任何變幻的樸實之劍。

  ‘砰’,在臺下,有用劍的少年劍掉到了地上,這個少年有些臉色蒼白的揀起了掉在地上的劍。

  他喃喃自語:“這一劍,除了硬碰,避無可避。”

  他說的是唐凌的劍,他是激流少年榜上,單論用劍能夠拍進前十的少年劍客。

  顯然,他的看法是對的。

  唐凌選取的劍意就是沒有任何變化,一往無前,單純的只用速度和力量加持的一劍。

  不閃不避,不動如山,目標只是用盡全部的心神和力量,朝著對手刺出一劍。

  韓星,劍出!

  在瞬間,他的劍如同萬千星光灑落在唐凌身上,‘簌簌簌簌’,在唐凌的身上留下了無數的傷口。

  唐凌,劍出!

  樸實無華,只是瞬間劍尖就停在了韓星的喉頭,韓星的喉頭在鋒利的劍尖下流下了一絲鮮血。

  但下一瞬,唐凌只需要輕輕一個用力,韓星就會倒在唐凌的劍下。

  “我輸了。”韓星手中的劍落地,神色有些慘然,他臉色蒼白的沖著唐凌咧嘴一笑,輕輕的說了一句:“沒有想到,你從我的劍中悟出了比我更看透本質的一劍,即便還沒有形成劍意。”

  “你也很厲害,如果是真的戰斗,我這全身的傷痕,并不算討到便宜。”唐凌也開口了,但下一句他說道:“有的事情其實并不復雜,如果覺得招式是束縛,那就不要管招式了,甚至不要管對手怎么樣,我只需要刺出一劍,一往無前逼迫對手的一劍。”

  “破招,是要追尋自由。既然如此,不被自己的招式所束縛,也不要被對手牽著鼻子,對手的反應一點都不重要。”

  “受教了!你很厲害,可厲害的不是你的精準本能,而是你本人。”韓星抱拳,鞠躬,然后轉身走下了擂臺!

  的確,能夠這樣悟出一劍,厲害的的確不是唐凌的精準本能,而是他天生就為戰斗存在一般的戰斗意識!

  這種意識,才是唐凌身上,別人無解的一種天賦!!

澳客彩票电脑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