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科幻小說 > 暗月紀元 > 第三百九十章 惡魔桑多的真實

第三百九十章 惡魔桑多的真實

  對于胖子突如其來的憤怒。

  其實在場的十幾個薔薇騎士深有所感,這個叫做湯尼的小子,真的很大膽啊。

  他有如此敏銳的觀察能力,難道就沒有發現某一點嗎?如果人人都可以合體的話,那墜星教的高手將不計其數。

  如果人人合體都有一樣的效果,那么黑袍教士,白袍護教,以及紅袍主教的合體效果為什么會差那么多?

  人是這樣,馬難道是隨便什么都可以合體的嗎?顯然也不是啊。

  胖子的憤怒是有道理的。

  唐凌簡直是個瘋子,有了猜測,就一定要去試驗一下。

  所以,他讓胖子去找馬的第二個目的,是為了證實他的猜測。

  唐凌被胖子掐的臉通紅,好不容易才扯下了胖子的手,說道:“其實,我也知道這個辦法不太靠譜。但是被逼到了極限,不冒險也沒有別的辦法啊。”

  “好吧。”胖子此刻覺得自己無FUCK說。

  “但第三個目的,我是認真的,雖然也是一種猜測,但我想要看你發揮一次。”唐凌接著說出了最后一個目的。

  “啥意思?”胖子不懂無奈的時候,就會眨巴他的眼睛。

  “簡單的意思,你說你是第二次入夢,這一點我相信。但是以你的風格,一定不是花費時間在戰斗上,我相信你更愿意去收集信息讓自己活下來。”

  “這一點,并不是沒有根據。因為,我讓你拖住墜星教的人的時候,我發現你可以直擊重點的罵到他們的痛處。對于一個高手,還是有任務的高手來說,被情緒牽動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說到這里,唐凌重重的拍了拍胖子的肩膀,說道:“這些地方其實你已經很厲害了!你覺得你在夢之域好像沒用,都是以活下去為目標,但我認為,在夢之域,你如果是一個完全的廢物,就算你活下來,也會被剝奪入夢的資格的。”

  唐凌這段話,在薔薇騎士聽來,有一些重點就完全變成了他們聽不懂的一種語言。

  當然,唐凌也只是做個小小的試驗....

  胖子卻難以置信的看著唐凌:“你的意思是我有用?”

  “當然有用!信息的收集不是容易的,但你做的很成功....夢之域也認可了。那么,我完全有理由相信,你對這個世界的勢力劃分應該清楚。”

  “看看吧,這個城市!突如其來的亂局,一定不是一個勢力造成的。”唐凌叼著煙,看著這樣的城市環境忽而有些感慨,他倒不是故作姿態,而是他想起了那一本日記,記錄紫月秘密的日記。

  前文明面對末日的時候,是不是也是這樣的場景呢?甚至更加的讓人絕望吧?

  “我明白了。你估計我會覺得找馬不靠譜,為了...讓我們活下去,你覺得我會...找來幫手?”胖子覺得唐凌聰明的簡直就像妖孽。

  “嗯,我是估計你會想找馬不靠譜。但我并不能肯定你一定會找到幫手,我只是覺得你一定會依靠你掌握的信息,找到一定的保障。你是一個喜歡保障的家伙啊,就沖你給我的熱能手雷。”唐凌說到這里就笑了。

  他的確沒有猜測到胖子能找來那么給力的幫手,只能說在這種混亂的時刻,胖子能遇見墜星教敵對勢力的幾率大大增加。

  畢竟,墜星教的援兵那么久才到,路上肯定遭遇了戰斗。

  可以推測敵對勢力也就在附近。

  任何的細節都隱藏著活命的答案,再根據夢之域生死一線的法則,有些東西看似巧合,實際上一點都不巧合。

  唐凌還沒有說出的一句話則是,如果你真的沒有做到這一切,那就從你的背包里再掏兩個保命的寶貝,就比如熱能手雷什么的也是可以的。

  這就是唐凌,多智近乎于妖。

  一句找馬,竟然蘊含了那么多的目的,

  所以,也會讓人期待唐龍,畢竟他和唐凌隔空對決,在很多次都斗了一個旗鼓相當。

  胖子服氣了,他心中已經暗自下定決心,回去之后用盡辦法也要調查一下唐凌。

  他真的難以相信,在他熟知的勢力范圍外,還有自然成長起來的這樣一個不俗的少年。

  “他能和我的家鄉那些頂級的家伙相比吧?就算現在不能,以后也能。”胖子心中突然就冒出來一個他自己都難以置信的想法,在想到的瞬間,他自己就已經吃驚不已。

  唐凌并不知道胖子所想,他已經說完了該說的,他其實也很想聽聽胖子的事情,入夢以來的一些信息。

  但是來不及了!

  如果一直耽誤下去的話,他的反殺計劃說不得就變得麻煩起來,反殺計劃如果沒有成功,他接下來的主線任務就會被動。

  “好吧,你是一個很好的伙伴。我需要你,下一次夢之域我們再見。你的信息趁著驚魂24小時沒完成以前,再多收集一些。下一次夢境,我們會完成的很好。”唐凌快速的收拾東西,又抓了一把兇獸肉,放在了衣服的各個兜里,順便再在嘴上叼了一塊,就要告別了。

  胖子心里涌起強烈的不舍,但一時間這個也不懂如何表達的家伙,竟然什么話都說不出口。

  而在這個時候,一直斷斷續續昏迷的金發男子,突然拉了拉唐凌的褲腿。

  他很小聲,很費力的說了一句:“其實,其實...任何馬都可以和魔種結合,但只能結合一次...每一次最多也就三十分鐘,馬承受不起。”

  這算什么?示好嗎?

  唐凌當然不會理解的這么單薄,他俯下身去,望著這個金發男子,很自然的詢問了一句:“你是有什么話想要對我說?”

  “單,單獨,好嗎?”金發男子看了一眼周圍的薔薇騎士,卻提出了這樣一個要求。

  唐凌沉默的兩秒,然后點頭,望向那些薔薇騎士的時候問了一句:“沒有問題吧?”

  “這是你帶來的俘虜,自然沒有問題。”為首的薔薇騎士同意了唐凌的決定。

  顯然,他們現在還不知道那個金發男子的重要性,更不知道唐凌是在什么樣的情況下將他帶出來的,如若知道了,恐怕不會那么輕易的答應。

  因為,金發男子的身上顯然有大秘密。

  **

  唐凌就是因為篤定這一點,才冒險救出金發男子的。

  他不能肯定金發男子會為他帶來什么樣的信息,但是唐凌剛才決定要走之前,已經暗示過了胖子。

  在說收集信息這幾個字時,故意看了好幾眼金發男子,胖子顯然也已經接收到了唐凌的信號。

  反正唐凌說起夢之域的時候,那些薔薇騎士也聽不懂唐凌在說些什么,包括收集信息這幾個字。

  但讓唐凌沒有想到的是,金發男子卻要親自對他說。

  神情平靜的,唐凌將金發男子帶來了一個僻靜的地方,金發男子顯然沒有他表現的那么虛弱,他看著唐凌第一句就懇求的說道:“不要透露我的信息,可以嗎?就包括你的朋友,也不要透露。這樣的話,下次你再出現,你還可以見到活著的我,我發誓會給你提供更大的幫助。”

  聽到這里,唐凌便眉頭一皺:“你說我下次再出現?”

  “是的,我知道你是外來者,你的朋友也是。你們外來者不就是如此嗎?忽而消失,又突然出現...”金發男子喘息了幾聲,然后面對唐凌,很坦誠的樣子。

  外來者?唐凌倒是想起來了,這個金發男子的確那么稱呼過他。

  結合金發男子現在所說的話,聰明如唐凌怎么會不知道這外來者三個字背后的含義應該是指夢種?!

  這樣的話,有點意思啊...

  唐凌思考一下,卻并不著急去觸碰外來者這個話題,因為主街主線任務就不止會來到這個場景一次,下一次再深挖這個問題好了。

  所以,唐凌打斷了這個話題,徑直的問道:“好吧,那你真的要努力活著了,我會暗示我的朋友在離去之前,給你弄一個好的身份,好的借口....嗯,讓你活得好好的。但,你要我單獨來談話,你想要告訴我的重點是什么?”

  “重點是,你那晚和托尼斯的談話我都聽到了。他并沒有告訴你全部的實話,也沒有把整件事情完整的說給你聽。或許,是他不知道完整的版本....”金發男子很直接的說了出來他的想要講的重點。

  “我猜到了。”唐凌神情平靜。

  如果托尼斯真的給他講了完整的背景,怎么可能他的主線任務之一完成度才百分之六十。

  其實,托尼斯的事情,就算以唐凌的聰明,在他的心中也一直是一個迷。

  “我現在真的很虛弱,說不了太多,我只能告訴你三個重點。”金發男子并不在意唐凌那一句猜到了,就算唐凌猜到了托尼斯的話有漏洞,他也猜測不出惡魔桑多事件真正的來龍去脈。

  “好,你說吧。”唐凌洗耳恭聽。

  “第一,惡魔桑多的資料全部來自墜星教,那個時候的墜星教還沒有完全的從我們信仰的宗教中獨立出來,他們那時是一個分支,是教內負責研究惡魔,然后清洗惡魔的分支。”金發男子第一個重點,就已經直擊關鍵。

  唐凌好像抓住了一點什么....

澳客彩票电脑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