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東丘 > 第三百二十四章,耍酒瘋

第三百二十四章,耍酒瘋

  推杯換盞之間,陸謙玉的思緒仍然停留在與邱鼎攀談的那兩個乞丐模樣的人身上,這江湖里,幾乎所有的乞丐都歸屬于百結幫之下,陸謙玉曾經在石頭城與百結幫穆三江長老并肩戰斗,對此人甚是敬佩,一時間,陸謙玉拿捏不準,心道:“這倆人若真是百結幫的人,何以出現在魔炎教派的營地,莫非這兩人···”陸謙玉不敢深想,在尚未弄清楚事實之間,一切都是未知數,他不能冤枉了百結幫,而要弄清楚事實,須得親自走一趟不可。

  魯天驕受陸謙玉和林杏的教唆,完完全全相信陸謙玉和林杏的身份便是邱凌云跟前的紅人,他們二人的吩咐,便是邱凌云的吩咐,如何敢不照辦?眼見,陸謙玉對這兩個人起了疑心,魯天驕說道:“若兄弟對這二人的身份可疑,那邊暗中監視他們,教派的安危重要,我們這么做,雖然有點不夠朋友,可為了教派,一切都合情合理,相信修羅王知道后,也不會大大的責罰。”

  林杏道:“大哥,這話你可說錯了,只要我們行動小心,修羅王又怎么會知道,我們只是調查這倆人的身份,尚未斷定他們就是武林盟派到我魔炎教派的間諜,真不是間諜,那樣最好,等于我們多了兩個朋友,若是間諜,那咱們三人,豈不是立了大功,修羅王知道后,只能嘉獎,還能歸罪我們不成?”

  魯天驕只聽得心花怒放,心道:“我這兩個兄弟,能力甚強,可不是一般人等,跟著他們兩個,升官發財,可有指望了。”一高興,便什么也都答應了。

  陸謙玉道:“大哥,咱們事不宜遲,再次耽擱了不少時間,估計那倆人已經走了,這山林幽幽,可去那里尋找,還需早點行動。”

  魯天驕笑道:“交給哥哥,三弟你有什么不放心的,這倆人,走得了和尚,跑不了廟,這就去吧。”

  三人放下酒杯,與門外的嘍啰交代一聲,溫好酒菜,等待回來,繼續吃喝,三人一起往中間大帳走去。

  來到這里,只見門口空空蕩蕩,不見一人,那兩乞丐模樣的人,果然已經不在,陸謙玉和林杏相互照看,一時間沒了主意,魯天驕微微一笑,立即上前去,盤問守衛,守衛認得魯天驕,一聽他要問此事,自是知無不答,答無不盡,只說這兩個人是邱鼎大公子的貴客,至今還沒有離開營地,給邱鼎帶去吃飯了,就在飯廳之中,營地中的廚子,制備了好酒好菜,說到這里,守衛的饞涎都要流出來了。

  于是,三人取道前往餐廳,那是在營地之北,路程不近不遠,約有數百丈,這個營地,雖是不大,可五臟俱全,餐廳,兵器庫,倉儲庫,寢室,應有盡有,陸謙玉從中穿行,將一草一木盡收眼中,以便改日再來,帶著武

  林盟的同道中人,一起滅了邱鼎這廝,只靠陸謙玉和林杏,那怕是不行了,刺殺邱鼎的想法,在陸謙玉的腦海中也曾一閃而過,以為大大的不妥,他們二人,論實力,綁在一塊都不是修羅王的對手,陸謙玉可與邱鼎斗一個旗鼓相當,說不定還不如邱鼎,陸謙玉劍法,內功,雖然暴漲,可之前留下來的差距,豈是這么短短幾天時間,就能找回來了的,不啻于癡人說夢,此外,還有營地中大大小小,幾百號人,光是這些人,已然能夠將陸謙玉和林杏置于死地。

  不久后,來到餐廳,但見此處,也有一班守衛,十多個人,在外面圍了一個水泄不通,對邱鼎和這兩個乞丐的保護,密不透風,陸謙玉三人,躲在一棵大樹之后,盤量著計劃。

  林杏道:“此時貿然沖進餐廳,大大的不妥,即便這兩個乞丐不起疑心,邱鼎···大公子那邊,也不好交代。”林杏本來要直呼邱鼎的大名,只怕引起魯天驕的懷疑,只好勉為其難的加上了大公子三字后綴。

  魯天驕探出頭去,說道:“二弟說的極有道理,我們可不能太莽撞了,不如這樣,我們就此等在這里,他們總不能吃一晚上的飯,睡在里面吧,邱鼎大公子一旦在他們身側,我們便不好行動,若是只剩下了他們兩個,那一切可好辦多了。”

  餐廳中,此刻燈火通明,那不過是一個大一點的長方的帳篷,陸謙玉看了魯天驕一眼,頓時有了主意,說道:“魯大哥,這件事情,還需要你走一趟,幫我們確定一下這兩個人的身份,看上去他們好像是百結幫的人,又好像不是,讓我們在這里干等,總也不是辦法,他們若在營地中,我們始終不好行動!”

  魯天驕微微一怔,說道:“三弟,你有什么主意?”

  陸謙玉招招手,讓他附耳過來,對著他說了幾句,魯天驕嘴角咧開一個弧度,拍手道:“妙極,妙極,老哥哥我,這就去了,兩位賢弟,靜候佳音。”

  林杏看了陸謙玉一眼,眉頭一蹙,心道:“這老小子,又使了什么陰招?”

  只見魯天驕揮動雙臂,在兩側不斷上下甩動,大搖大擺的向門口的侍衛走去,侍衛見到來人,兩個人迎上,喝道:“什么人?”

  魯天驕搖搖晃晃,宛如醉酒一般,嚷道:“他奶奶的,他在跟誰說話吶,奶奶的,你用燈籠照照,老子是誰?”

  那侍衛本是邱鼎的親信,實力頗高,只聽候邱鼎的命令,在魔炎教派中,地位頗高,連五旗旗主都不放在眼里,又怎能認得魯天驕了,侍衛聽到魯天驕口出狂言,當即按住刀柄,拔出一節,說道:“混人蠢蛋,速速給我靠邊站,否則我們鼎衛,便不客氣了。”

  魯天驕冷了一聲,說道:“鼎衛,

  是誰啊,我怎么沒聽過,老子要去里面拿酒,你們給我讓開,不讓開,我也不客氣了。”

  侍衛將整刀拔出,怒道:“要喝酒,去別處,邱鼎大公子有令,里面有貴客,你不能進去,再進一步,我們就要動手了。”

  魯天驕道:“動手便動手,邱鼎大公子,一向對咱們做下屬的百般體諒,老子不過是去里面那一壺酒喝喝,難道你還能因此殺了老子不成?”

  侍衛道:“這就是大公子的命令,你若不聽,可怪不得我們了。”說著,左手上前抓拿魯天驕的肩頭。

  魯天驕叫道:“哎呦。”肩膀往后一縮,手往上揚,打開侍衛擒拿手,跟著往前踏步,肩頭一送,正頂在侍衛的肩頭上,情況變化之快,令侍衛微微一凜,若在平時,這侍衛不一定躲不開,只是今日一見來了一個喝醉酒的混人,便沒有放在眼里,怎料魯天驕故意為之,他內功了得,臂力甚大,渾身肌肉盤虬,這一撞之下,力量之大,侍衛如何受得了,頓時臉色蒼白,往后踉蹌幾步,險些摔倒。

  轉眼,從后面又踏前幾個侍衛,紛紛拔出兵器,鏈子錘,環刀,匕首,雙刀,長劍,鋒見等等,各色各樣,均是武功好手,上前后,變陣之快,立即把魯天驕圍在垓心,魯天驕環顧一圈,發生大笑,聲動四周,竟連樹葉也沙沙作響,“你們幾個小鬼頭,真是活的不耐煩了,居然要跟老子交手,甚好甚好,老子今天正好手癢癢,就陪你們玩玩。”

  侍衛并不是要真的動手,但凡出現在這營地之中的,無一不是魔炎教派的同伴,剛才又見此人武藝頗高,均想,這個醉漢,定是教派中的高手,他們不想得罪了,期盼此人能夠知難而退便是,若要真打,邱鼎親自訓練出的這些嫡系,并不一定會怕了魯天驕。

  “你喝醉了,大公子可以原諒你酒后無德,我們在奉勸你最后一句,離開這里,否···”魯天驕對面左首邊一個侍衛話還沒有說完,魯天驕迎上去,拍的一聲,打了他一個耳光,接著抓住此人肩頭,那是一處穴道,侍衛登時動彈不得,魯天驕一推一送,將人扔了出去。

  眾侍衛眼見局面生變,各類兵器一起砍下,魯天驕施展步伐,一一避開了,這些侍衛,實力不凡,有兩刀差點讓魯天驕中招。

  魯天驕一邊在人群中游走,一邊怒吼道:“不怕死的小鬼頭,老子今天,就教訓教訓你們。”說著,手里已雙手各抓住了一個人的衣領,運力推送,這兩人便直飛出去,跌落在餐廳門口,這時候忽然聽得餐廳里傳來一聲大喝。

  “什么人到此撒野?”聲音洪亮,內氣充沛,接著一個人掀開了布帷,大步走出,此人穿著一身白衣,發髻飄飄然,濃眉大眼,風流

  倜儻,不是邱鼎,又是誰?

  魯天驕見到了邱鼎,急忙停手,施禮,說道:“大公子,你真的在這,屬下···”

  邱鼎認得魯天驕,對此人的能力,武功,出事風格,甚是喜歡,眼見是他,怒火消了一半,口氣轉柔,說道:“魯香主,怎么是你,在哪喝了這需多久,跑到這里耍酒瘋來了。”

  (本章完)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東丘》,微信關注“優讀文學 ”,聊人生,尋知己~

澳客彩票电脑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