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不負相思眉 > 第六十二章 那段無奈的過往

第六十二章 那段無奈的過往

  權煜正要說什么的時候手機響了,是本地的陌生號碼,接起來以后,是一個陌生的聲音:“你好,是甄柔小姐嗎?”

  我疑惑道:“我是甄柔,您哪位?”

  對面的人答道:“我是尹旭。我想跟你談談小唯的事情,請問你什么時候方便,我們抽個時間見一面吧。”

  這應該就是那天樓下看到的那個男人,那個律師,那個我印象中的渣男。

  下意識的反感讓我脫口而出,“關于唯姐,我對你無話可說,也無可奉告,我想我們沒有見面的必要。”

  “甄小姐,先不要拒絕的這么果決,我知道你對我肯定是沒有任何好印象,我不是求一個辯白的機會,只是希望我們能好好談談,關于小唯。她自己一個人,你應該也是不放心的吧。而且,只是見我一面,對甄小姐也沒有什么損失不是嗎?”

  我扣斷了電話,有些生氣,這些做律師的,說話都是這副語氣嗎?首先想到的就是分析利弊,拿證據說服對方,不講人情,他憑什么這么理直氣壯。

  權煜見我低氣壓,也不說話,自己乖乖去做早飯了。

  過了一會,手機進來一條短信:“晚上7點,**咖啡廳,我等你。請一定來。”

  我將手機摔在沙發上,自顧自生悶氣,這個男人,是不是長這么大,就不知道什么叫咨詢別人的意見。

  上班路上,我將自己心中的不滿一股腦的全都拋給了權煜,權煜只是聽著,到后來說了一句:“像尹旭這樣的男人,能用這樣的語氣跟你說話,就表示他已經非常的低姿態了,其實,我倒覺得,你不妨見他一面,聽聽他到底要說什么,關于唯姐和他的事情,我相信,唯姐也不是對你和盤托出的,你去聽一下他的說法,說不定更有助于幫助解開唯姐的心結呢?”

  這句話確實打動了我,我低下頭,思考了一會,嘆了口氣,說:“好吧,那我就去一趟吧。”

  權煜笑著說:“我們下班一起吃個飯,然后我送你過去,你跟他談的時候我在咖啡廳找個別的位置坐下,剛好聽不到你們說話內容但是卻能讓你一抬頭就能看見我的距離,好嗎?”

  他總是這么溫柔的替我想好每一件事,每一個細節,心中又彌漫開一股感動,像是春天里灑進來一束束陽光,讓我感到既溫暖又舒適。

  到了約定時間,推開咖啡廳的門,環顧一周后沒看到目標人物,權煜說:“喜歡把控全局的人一般會坐在一個看似不起眼但是能一眼能看透整個環境的位置,比方說,那里。”用下巴指了指一個方向。

  我順著看過去,果然,位子上那位挺拔堅毅氣質出眾的正是尹旭本人,我不由得對權煜豎起了大拇指,權煜得意的笑了笑,做了個“請”的姿勢,讓我先過去,然后自己找地方坐了下來。

  直到我在對面坐下了,尹旭仿佛才像是被驚醒了一般,抬起頭來,給了一個歉意的微笑,說:“不好意思,想事情出神了,沒注意到甄小姐。”

  “沒事,像您這樣的身份,肯定是諸事繁忙的,您要跟我說什么,就說吧。”

  尹旭笑了下,假裝沒聽出來我的不友善,而是叫服務員過來幫我點了杯飲料,然后才接著說:“我十分感謝你能夠過來,你對我有敵意,這個我知道,我也不想為自己辯解什么。但是,可以占用你一點時間,聽我講一個故事嗎?”

  我不答話,尹旭自己開口道:“在我遇到小唯之前,我從來沒有想過,這輩子,還能過得如此不同。”

  我看著眼前這個在本市乃至全國都鼎鼎大名的律師仿佛在提到唯姐的一瞬間,卸掉了身上的盔甲,不知怎么,有點動容。

  尹旭仿佛已經完全沉浸在了自己的世界里,接著說道:“我并不是天生家世顯赫,如果要用一個比較確切的詞匯來形容我的話,那應該是眼下比較流行的詞匯:‘鳳凰男’。我出生在一個普通的工人家庭,父母都是本分的老實人,我家里還有一個弟弟,我們雖然不富裕,但是也過得很溫馨快樂,我從小也是比較爭氣,從未讓愛我的人失望過。后來,我考進了名牌大學的法律系,我的父母請來了家里所有的親朋好友來給我慶祝,在他們老一輩的眼里,能考進大學本就是一件光宗耀祖的喜事,那時候的我也很簡單,就想著好好念書,拿到律師證,以后好好上班,回報我的父母。直到后來,我在大學里遇見了我的前妻。第一次見面,并不是很美好,她長得漂亮,嫵媚,總有些人想要親近他,我那時不過是見她被一個男人糾纏,上去幫了一把,就是這一時的不忍,讓我之后的十幾年一直活的如行尸走肉一般。”

  尹旭喝了口咖啡,理了理思緒,接著說道:“自那以后她就時常過來找我,還時常帶一些名牌禮物,我都是拒收,并且她來找我的時候我也是能不見就躲著不見。她家境很好,而我卻是生活費也是要自己打工接濟的窮小子,總免不了有些人會開始說三道四,一開始我并不在意,直到班里幾個跟我一個學習討論組的女生也開始有意無意的回避我。其中一個女生跟我說,我前妻找人挨個威脅她們必須要跟我保持距離。這種控制欲讓我感到很不舒服,所以我后來找她攤牌,希望她徹底死心,但是我小看了她,她從小養尊處優一直是被別人藏在手心,被別人追著跑的,結果在我這里卻都行不通了,那種超強的占有欲開始讓她變本加厲。她弄來了我的課程表,每節課都過來坐在我旁邊上課,除了上廁所和睡覺以外所有的時間她都要盯著我,一開始我特別反感,但是到后來,我自己安慰自己,她愿意跟著就跟著吧,時間久了,她自己覺得無趣也就淡了。”

  “直到發生那件事情,我才直到自己是這么的天真。”尹旭嘆了口氣,接著說道:“我大三的端午節,因為要打工沒有回家,我媽托我鄰居家同樣在本市上學的妹妹給我帶了幾個粽子,她把粽子交到我手里的時候,我看到了站在一邊的前妻的憤怒,但是我那是并沒有放在心上,心想著,總有一天她的新鮮勁兒過了,我就能恢復平靜了。但是,后來,我這個妹妹哭著跟我說,她離開我們學校沒有太遠,就被幾個男的圍了起來,他們甚至還動手扒她的衣服,當眾羞辱她,讓她離我遠一點。這已經遠遠的超出了我的忍耐范圍,我找到前妻警告她滾遠點,她卻冷笑著說‘只要我看上的,就沒有得不到的。’ 后來,我這個鄰居家妹妹再也沒有聯系過我。”

  “再到后來,我畢業了,找工作的時候也是處處碰壁,只要我不答應跟她在一起,她總是有辦法能擋住我的去路,我當時放棄了留在本市的想法,想直接去別的城市碰碰運氣,可是有一天,我的父母突然打電話過來說我的弟弟在學校用刀刺傷了人,被抓起來了。你知道我第一反應就是:這肯定又是前妻家里布的局,逼我就范。果不其然,我父母在電話里面說,對方說只要我出面解決,這個問題就不追究了。其實始末也很簡單,他們綁了我弟弟喜歡的女孩子,當著他的面要非禮她,而且適時的在弟弟旁邊放了一把刀,但是除了我弟弟和那個女孩以外,全部都是他們的人,我們有口莫辯,我是一個學法律的,但是那個時候我確實無能為力。 再后來,我妥協了,跟前妻在一起了,但是他們拿著我弟弟故意傷害的證據繼續威脅我,我后來選擇了和前妻結婚,來保我弟弟前程和父母后半生的幸福。那時候我是絕望的,覺得人生來平等根本就是個屁話,有權有勢的人總是可以設局讓你無法翻身,我娶了她,也不過是多一個一起睡覺的人而已。如果這能換我一家安寧,我也愿意。而且,我當時心里也是堵了一口氣的,你們有權有勢喜歡逼人就范,但是你們永遠無法得到一顆真心。對他們的懲罰就是,我留在前妻身邊,但是發誓讓她一輩子都得不到我的愛。”

  “直到后來,我遇見了小唯。她讓我知道這世上還有這樣的一種美好,我開始不拒絕前妻一家給我提供的便利,我充分利用手上的每一點資源一點一點的蓄積自己的能力,建立自己的人脈,我開始準備為自己和小唯鋪好一條圓滿的道路。我小心翼翼的守護著心里的秘密,守護著小唯,希望在我羽翼徹底豐滿之前,不讓她受到任何的傷害。”

  “但是,這一切還是被發現了,在我還沒有能力徹底擺脫前妻一家的時候,小唯懷了我的孩子,我陪著她去產檢,最終還是被發現了。我的前妻,拿著小唯和她父母的照片甩在我的面前,威脅我說,要么做掉孩子,分手,要么,就要找人做掉小唯和她的父母,我知道他們做的出來,按照他們的手腕,極可能找個急需缺錢的替死鬼,做一場入室搶劫或者醉酒駕駛撞人的假象。我當時在收集他們集團的犯罪證據,但是就差那么一點,我的證據沒有到手,小唯又暴露在了他們面前,我那時候手上有幾個自己信得過的人,但是還遠遠不是她們的對手。我實在沒有辦法,只能選擇放棄我們的孩子保全小唯和她的家人的性命。孩子我們以后還會有的,只要我扳倒前妻一家,我們以后在一起了,可以生好多孩子不是嗎?再后來,小唯做手術,我被她們軟禁在家中,后來我終于逃出來的時候小唯已經出院了,那時候她心如死灰,跟家里也斷了聯系,我知道她再也不會原諒我了,我那時難過的快要瘋了,但是我強迫自己冷靜下來,也許,只有小唯真的恨上了我,讓她們覺得我倆再沒有可能,才會徹底放松警惕,所以我就沒有再去找小唯,而是一邊暗中幫助她,一邊繼續我自己的事情。原本以為最多兩三年我就可以成功了,但是沒想到,竟然拖了這么久,橫生了意外。甄小姐,我愛小唯,這輩子,這種感情,不會在別的女人身上再出現了。我傷害過她,不管我的初衷是什么,這幾年,我撐不下去的時候就會坐在酒吧對面的茶樓里面,看著那座酒吧,想象小唯在里面忙碌的樣子。我允許自己脆弱那么一瞬間,然后再重新走入黑暗中去謀劃。這種在黑暗中浸淫久了的感覺就像是長時間將自己浸泡在泥潭里面,連我自己都覺得自己是臭的,小唯是我僅存的唯一一點美好了。”

  我看著眼前的男人情緒漂浮,目光時而溫柔時而狠絕,一口飲料不知怎的,竟然咽不下去。

  尹旭眼神回到我的身上,接著說道:“終于,我完成了逆襲,我用了十年的時間,臥薪嘗膽,把我弟弟培養成了一個出色的律師,為他自己徹底洗清了當年的污點,我培養了自己的勢力,逐級滲透到集團各部門,逐漸掌握了他們的犯罪證據,我找到了一個可以絕對信任的退伍特種兵組成的安保公司來暗中保護我在乎的每一個人,我將他們犯罪證據分散到我每一個可以信任的人的手上,這樣即使他們要對我動手,也不過是死的更快。我用這手上的所有籌碼,跟前妻離了婚,拿到了百分之二十的股權,進入公司董事會。這一切都在我的計劃內,等我完成了這一切計劃,剩下的就是用我的誠意來挽回我深愛的女人,但是,我萬萬沒想到,我一切都準備好了,小唯卻不愿意回來。這不是我想要的結果,甄小姐,我告訴你這一切的理由就是希望你能諒解我身上的苦衷,支持我把小唯追回來,我愛她比愛我自己更多。這么多年,為了我,和家里也鬧掰了,你是她唯一的親人了。我知道,她走了,但是不會不跟你聯系。如果她聯系你,我希望,你將這一切都告訴她,上次我想要跟她解釋,可是她怎么都不聽。”

  一下子接收的太多,信息量有點大,對于這個男人,我不知道是該同情他還是因為他傷害過唯姐而繼續唾棄他。

  早上,還覺得陸路才是唯姐最合適的人選,現在聽這么一個看起來高高在上的男人放棄自尊重拾自己的過往,只不過就是為了讓我能幫她傳個話,又讓我有些心軟。

澳客彩票电脑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