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歷史小說 > 武唐第一佞臣 > 婺州刺史 第十七章 如果這都不算愛

婺州刺史 第十七章 如果這都不算愛

永徽五年(公元654年),六月初一,申時一刻。

  越州諸暨縣衙二堂,武康汗流浹背,旁消融的冰塊,不能緩解酷暑。今年比較倒霉,因為有閏四月,把三伏中的中伏,趕到這個時間。再加新城咄咄逼人,渾身更是燥熱,汗水沓濕衣服。

  衣服粘在身上,相當的難受。得公主同意,跑進起居室,換掉身上紫袍,穿寬松衣服。同時心思電轉,快速打腹稿,該怎么和新城解釋,無忌哥哥沒好下場。

  理出大概頭緒,再次來到外堂,......

澳客彩票电脑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