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今生唯有許諾 > 第三百五十一章 隨遇而安

第三百五十一章 隨遇而安

  “陌陌,要不要跟姑姑一起散步?”寧雪兒看著自家精致漂亮的小侄子,兀自笑得甜甜的。

  小家伙只要不調皮,真就是天使一般的存在,讓人沒法不喜歡。

  “方便嗎?”寧陌小朋友瞥一眼云少,脆生生的回道,話里的深意令所有人一僵,感情他還記著早上的事。

  “瞎說,當然方便。跟我們走吧,一會還想放風箏嗎?”

  上午玩的時間太短,似乎還沒盡興,難得天時地利人和,自然要玩個夠本。

  三人說起這個話題,均是眼前一亮,果然都是同樣想法,不等與寧少和小優道別,便興沖沖的拉著手往外走去。

  寧意笑了笑,雪兒和云翊從小玩在一處,且都是好玩的性子,如今多一個陌陌該會更熱鬧,如此的組合也算合適。

  他淡淡的看向小優,沉聲說道:“你們倆的婚事若有需要幫忙的地方,就直說,我可以出面,寧氏的面子大家都要給。”

  小優沒想到畫風突然轉變成這樣,前一秒還沉浸在想象他們放風箏的畫面里,這會是在聊婚事?她和沐少的婚事?

  她不知道該如何回答,感覺無從說起,豪門世家錯綜復雜的處事方式她真不是很懂。

  寧大少見她不語,估摸著也是把握不了現狀,便清聲道:“我先離開,你可以去尋他們。”

  小優忙點頭,對這位周身散發著冷峻氣場的大總裁委實說不了一個不字。她早就看出來,這位只有對著許小姐時,才能顯出幾分人情味。

  不指望大咖厚待自己,不犯錯就屬萬幸,她靜靜地看著尊貴逼人的寧大少拾階而上,自己則輕輕呼一口氣。

  剛剛剩他們兩人時,就感覺不妙,幸好這位也不喜在自己身上浪費時間,如此尷尬的局面倒是去的也快,這對兩人都是一種解脫。

  小優慢慢起身尋一處舒適的沙發坐著,方向正對一部超大的壁掛電視,反正以她的概念看不出尺寸,遙控器就靜靜地擺放在桌面。

  環視一圈,此時確實沒有別人,便拿起遙控器打開電視,將音量調到僅僅能聽清的大小,搜羅一圈后,終是定格在一檔真人秀綜藝節目。

  就是那種傻乎乎搞笑的風格,從前不看這些,如今實在需要打發時間的話,她便想看看能讓人放松的東西。

  生活對她而言并不輕松,過去這么多年,鮮少有空閑到看電視的時候。

  小優沒有如寧少所說的去尋其他人,她覺得一會都該回來,又何必去找。

  最近的身子越發重,她似乎也變得越來越懶,這在曾經是不會出現的狀況。

  不知是不是孩子給了她勇氣,現在每天的生活改變幅度之大,遠超出預想。

  她的心態早就變得隨遇而安,不像曾經,每天打了雞血似得奮進。

  這樣的自己她覺得比從前要好,首先沒那么累,在維持健康的基礎上又將生活進行的井井有條,小優認為這樣可以活的長久一些。

  過去險些鑄成大錯,這一番大徹大悟顯然改變了她的性子。

  此刻,年輕的女人隨著電視里主持人的搞笑功力散發,也會爽朗的大笑出聲,看著清一色的俊男美女,也覺得視覺得到洗禮,很是舒服。

  她覺得,即便就這樣讓她一個人待很久,該也沒什么問題。

  小優不會覺得被怠慢,作為一個助理級人物,能夠進入寧氏總裁的私人住宅,該就值得慶賀。

  她突然想到親家梗,神色變得有些不可捉摸。

  說不期待,那是虛偽,陌陌還那么合心意,只是不知自己肚子的寶寶是否真有這樣的福氣。

  小優不會傻到以為這事板上釘釘,或許只因有那么一絲可能,就足夠她笑上半年。

  寶寶是男孩女孩未定,能否成為沐氏子孫未定,退一萬步講,就算這些都符合,那兩個孩子長大以后的感情還是未定。

  陌陌這樣的條件,用腳趾頭想都知道會是多么妖孽的存在。

  看他爸爸媽媽,就知道孩子會有多出類拔萃,小優覺得這個詞還不足以形容未來的寧陌,想來該能超越他的父親,成為華夏第一人。

  而自家寶寶,不論男女,都是她的心頭寶,隱隱有超出男神在她心里的分量。

  她不會看輕自己兒女,再說,有可能是歪瓜裂棗嗎?這不可能。

  光看她和沐清的個人條件,寶寶就絕對是個出色的存在。雖然有可能及不上陌陌,但作為媽媽,她并不想給孩子過大壓力,能夠健康快樂的成長已經很好。

  至于這門親事,有則錦上添花,無則該干嘛干嘛,她還是想的開的。

  承蒙許諾如此看重,就允許她偷偷樂一樂,其他真心不能多想。

  小優一個人的獨處時光也算逍遙自在,大廳里不時傳來她標識性的笑聲,想來,她有多少年沒這么開懷過,該都是托寶寶的福。

  而此時的許諾正與沐清兩個各自坐一個秋千上,晃晃悠悠的說著話。

  “要她親口承認并不難,你沒逼她?”許諾歪著腦袋鄙視某大少節奏太緩慢。

  當然,這孩子還算來的及時,就是兩人至今處于這種不尷不尬的境地,也真是夠夠的。

  “她考慮問題比較多。”沐大少淡淡回應道,

  自己之前不明不白的生氣,浪費幾個月時間,如今看小優的肚子確實大了些,而他們的婚禮也確實八字還沒一撇。

  如今開始籌謀,時間自然緊張,加上他沒有類似經驗,該說也是一筆糊涂賬。

  近幾日才重新以近乎無賴的姿態走近她身邊,遠的暫時還沒能顧及。

  “這樣下去可不是回事?你怎么打算的?”

  “自然要結婚,可家族里反對的聲音預計不少,畢竟我一直算暢銷中,多少世家等著與沐氏聯姻,首當其沖的便是我這位當家人。”

  許諾抱以同情的眼光看了看他,不由自主的輕嘆一聲:“你說你們當有錢人似乎也沒什么好,自己的女人孩子都不能正大光明娶回家,聯姻?看著就煩。”

澳客彩票电脑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