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言情小說 > 大唐第一女相 > 第76章 功不可沒

第76章 功不可沒

  臨近年關,大雪紛飛,寒冷在中原大地上肆虐,百姓們紛紛準備御寒以及過年的物品。

  洛陽城內商肆鱗次櫛比,人群往來,熙熙攘攘,好不熱鬧。

  今天的朝會,楊廣顯得特別高興,他滿懷欣慰地看著底下的楊義臣,贊道:“楊愛卿不愧是朕器重的忠臣良將,你一出馬,盜匪盡滅。

  “如今四海升平,天下再無盜匪叛亂,你居功至偉。

  “擢楊義臣為光祿大夫,兼禮部尚書。”

  楊義臣心中苦澀,但面上必須裝出受寵若驚感恩戴德的模樣:“臣不敢當,謝陛下恩賜。”

  楊廣撐著龍椅站起來,遙望殿外的景色,突然大笑起來,笑得眾人一頭霧水。

  陛下這是怎么了?這么高興?他們從來沒見過陛下這么高興,甚至有點得意忘形。

  想到這大半年來,皇帝變得喜怒無常,他們又默然了。

  果然,他是天命之子,老天是站在他這一邊的,他不過小小地改變一下,叛亂就平息了。如今天下太平,屬于他的盛世又要來了。

  楊廣笑了一陣,對眾臣說道:“朕許久沒有這么高興了,今年除夕宴一定要大辦,咱們君臣好好樂一樂。”

  朝會散后,楊廣剛回到宮殿,就有人來稟:“陛下,太原來人了。”

  看完李淵的奏報,再聽完來人的述說,楊廣臉色鐵青,一早的好心情頓時就煙消云散了。

  “竟敢在大敵當前刺殺主帥,這樣的人怎么配做驍果軍?”楊廣喊道:“來人啊,將那些叛賊挫骨揚灰,逐出驍果軍,家人全部打入大牢。”

  裴虔通默默地垂下眼:尸骨千里迢迢運回家鄉,卻不能入土為安,還落得挫骨揚灰家人身陷牢獄的下場,真是太慘了。

  “李淵數次擊退突厥,功不可沒,賞。”

  ......

  等到殿中閑雜人等退下,楊廣將御案上的奏折通通掃了下去,又砸了些瓷器,方才平息內心的怒火。

  他朝左右吼道:“難道太原就只有李淵的奏報嗎?蘇威的呢,趙才的呢?他們沒有奏報?”

  內侍小心翼翼地回道:“目前還沒有。”

  楊廣氣得又摔了一個杯盞。

  兩個時辰后,終于收到了蘇威和趙才的密報,楊廣一字一字看完,面色平靜了些。

  轉念一想,如今各地匪首都接受了招安,沒有戰亂,李淵前世打著反對暴君的理由也就不能成立。

  這一世,李淵再也找不出冠冕堂皇的理由來反他...

  -------

  時間過得很快,眨眼間已經到了大年三十這一天。

  這些日子唐國公府的人很忙,不管是主子還是下人,每個人都忙碌得腳不沾地,就連王庾唯一的小丫環春花也被征調走了。

  府中唯一清閑的人大概就是王庾了,因為她那天從軍營中回來之后就華麗麗地感染了風寒,病倒了。

  一觸及長孫氏那淡漠中帶點責備又夾雜一絲戲謔的目光,李淵父子尷尬地四處張望,假裝沒看見她的目光,隨后就讓自己忙得看不見人。

  可憐了王庾日日面對長孫氏,雖然長孫氏沒有責備她,但那目光實在是看得人心虛,這讓她老老實實在府中待到了現在,一步都沒跨出去過。

  “唉...”

  想起這些日子的憋屈,王庾深深地嘆了一口氣,瞥見手中的書籍,又慶幸還好唐國公府的書多,她可以看書解悶,不然她鐵定要瘋了。

  長孫氏本人很喜歡看書,嘗嘗手不釋卷,見王庾每日去訓練場練功,琴棋書畫樣樣不落,感到十分欣慰,眼神也“慈祥”了許多,還特意從自己的嫁妝中找了一些適合她這個年紀看的書給她送去。

  臨近年關,府中的先生早就放假回家了,所以王庾不用去課堂,可以在房中自學,也順便養養病。

  “小娘子。”

  一大早就忙得不見人影的春花跑來了。

  王庾頭也沒抬,糾正她的稱呼:“叫小庾兒。”

  自從大家知道她是女娃之后,長孫氏就不讓春花叫她小郎君了,王庾也不想別人稱呼她“小娘子”,就讓她們叫她“小庾兒”。

  春花順從地改了稱呼:“小庾兒,阿郎叫你去祠堂。”

  “去祠堂?我不去,他們拜祭祖宗就好了,干嘛拉上我,我又不姓李。”王庾看了她一眼,又繼續看書。

  春花急了,上前去拉她:“哎呀,你快走吧,阿郎吩咐了一定要把你帶去祠堂,否則我會挨打的。娘子給我安排了很多事,我要挨打了就沒法做事了。”

  王庾:“......”

  居然還動上手了?

  這臭丫頭,莫不是平日里對她太溫柔,忘了規矩了?

  唉,算了算了,跟一個小丫頭計較什么。

  “手放開,我自己走。”

  春花松手,不忘催促:“那你快點。”

  催完就快步往前走,走了幾步又停下來,望著后面慢慢踱步的小庾兒:“對了,我應該慢點走,小庾兒你人小步子小,趕不上我。”

  王庾:“......”

  居然說她趕不上她?

  哼,當她長跑冠軍是白拿的嗎?

  王庾咬牙瞪了她一眼,將書卷了卷,緊握住,躬身,前傾,拔腿就跑。

  春花還沒看清她的動作,就見她如一溜煙從眼前飛過,消失在拐角處。

  “......”

  太快了!!!

  春花愣了愣,好半晌才醒過神來,趕緊拔腿去追,“小庾兒,你慢點,別摔著了...”

  李淵看了看天色,問道:“都準備好了嗎?”

  長孫氏回道:“都準備好了,小庾兒過來之后就可以開始了。”

  “小庾兒怎么還沒來?”

  “我讓春花去叫了。”

  “我來了。”

  大老遠就聽見了王庾的聲音,眾人往院門去看,卻見一團紅迅速穿過廡廊,落定在他們面前:“唐公找我有什么事?”

  眾人看向她,因為跑得太快,額頭上滲出了汗珠,臉紅撲撲的,不知道是因為穿了一身紅夾襖還是因為跑過來的原因,紅得像石榴一樣,看著可愛又喜慶。

  李淵詫異道:“你這速度很快嘛,果然進步很大。”

  想當初見她的時候瘦的跟猴子似的,病懨懨的別說跑了,走兩步他都覺得她立馬能倒下。

  “小庾兒...等...等我...”

  這個時候,春花終于追上了,彎著腰氣喘吁吁的,緩了半晌才向主子們行禮。

  李淵看向王庾的目光就更驚奇了,這小丫頭真是讓他刮目相看。

  “咳咳。”

  李淵清了清嗓子,一本正經地說道:“小庾兒,我叫你來是有件事要跟你說。

  “我打算收你為義女,從今日起,你就是我李淵的女兒,二郎的妹妹。

  “來,跟我一起祭拜祖宗,將這件事告知先祖。”

  說完伸手去牽她。

  “不。”王庾扭開身體,避開了李淵伸過來的大手。

澳客彩票电脑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