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私人嬌妻蘇醫生 > 第84章:視頻

第84章:視頻

  荊昇蘇蘇和林伊娜兩個人繼續回到她們的公寓去住,兩個人可以有個照應。

  周曉擔心了半天,林伊娜最后叉著腰,假裝生氣,“我又不是三歲小孩兒了,我已經里里外外換掉了鎖和裝了五個防盜賊,只要我發現情況不對勁兒直接按下按鈕就可以把提前編輯好的信息發送到警察叔叔手里了,所以你就別擔心了。”

  周曉拗不過林伊娜,還是忐忑不安的答應了,“好吧,那你隨時開機啊,我要隨時查崗。”

  “行了行了,周媽媽,人家都乏了,你就跪安吧。”林伊娜把周曉送出門外。

  周曉嘆了一口氣,只能隨著她去了,“好了,好好休息吧,最近你還是別接通告了,我回去了。”

  周曉真的是一步三回頭,一點都不放心林伊娜,沈尉遲也叮囑了她要她好好看著林伊娜。

  “拜拜~”林伊娜眨眼睛wi

  k送給周曉,然后默默鎖上她新上的十二道鎖。

  “娜娜,你過來看,這個‘別動我是仙女‘怎么這么奇怪?“荊昇蘇蘇點擊了她的主頁,博主是曝光后再刪除,難道只是未來博取眼球嗎?

  荊昇蘇蘇點擊進了這個博主的主頁。

  林伊娜也坐下來,“等等、等等,這個不是那個小屁孩的病歷本兒嗎?這都能搞到手?”

  荊昇蘇蘇也想不通,同普當初可是嚴禁外來人員探視的,按理說,除了她這個主治醫師和他的家屬,沒有人有這份病歷。

  “會不會是你家那位墨大總裁?”林伊娜吸了吸鼻涕。

  荊昇蘇蘇搖搖頭,她清楚墨涼卿什么性格,“不會是他,若是他想要出手,也不至于現在會有這些改變。”

  確實,本來說好人證物證都在,可以審判,但是一個大回轉,什么動靜都戛然而止了,確實是太奇怪了。

  “蘇蘇,你有郵件,昨天的,這……”林伊娜把手機遞給荊昇蘇蘇。

  荊昇蘇蘇看后臉色有些凝重,原來墨席忱有發過郵件給她,只是她還沒有空看。

  “蘇錦繪去自首了,怎么外界一點動靜都沒有,顧家還這么厲害的壓下消息?”林伊娜覺得很奇怪,明明前一段鬧得不可開交,現在真正的大事卻被壓制住。

  “她去頂罪,為誰?他兒子?應該不至于。”荊昇蘇蘇想不到這么久沒有消息,其實是最后一天,蘇錦繪去自首了,扛下同普醫院的所有罪名。

  “還有視頻。”林伊娜往下滑,點開了視屏,剛開始有些吵鬧,還有各種莫名其妙的電流聲。

  視屏里,蘇錦繪失去了一直以來的風華絕代,穿上了刺眼的黃色囚服,面無表情的看著顧平安。

  顧平早已牛氣沖天,“你到底還干了什么喪心病狂的蠢事!”

  蘇錦繪苦笑道,“就是走私而已,沒了。”

  “你為什么會變成這樣?”顧平到現在還是沒有辦法相信蘇錦繪會做出這種事情,“是不是有人逼你的?”

  “沒有,沒有人逼我。”蘇錦繪雖然表面上麻木不仁,但是她的邏輯就是一口咬定,這些都是她一人所為,跟別人沒有關系,這一看就是假的。

  但是她不說,顧平真的是恨不得給她一巴掌,讓她清醒過來。

  “你們可以放了我兒子了嗎,他什么都不知道。”

  是墨席忱的聲音,看來是他在錄,畫面雖然有些晃動,但是針孔攝影機隱藏得很好,基本畫面能夠比較清晰。

  “對不起,顧太太,你的兒子涉嫌吸毒,對于你的這種變態心里,我們不能聯想是不是你給你兒子下的圈套,好讓這場苦肉戲更加逼真。”

  果然提起了蘇默丞,蘇錦繪就沒有這么淡定了,雙手抓著鐵欄,“怎么可能是我,我怎么可能會害我的兒子!”

  顧平已經對蘇錦繪失望了,他仰頭,不讓淚水流下來,他第一次見到她這么瘋狂的一面。

  “顧平、顧平,你相信我,我絕對不可能害兒子的,是有人在陷害我們的兒子!”蘇錦繪沒想到蘇默丞沒給開脫,反而被自己拖下水了。

  顧平一臉復雜的看著蘇錦繪,嗓子已經沙啞了,“你到底還隱瞞了我什么?”

  蘇錦繪不明白為什么顧平會這么說,淚眼婆娑的望著他。

  “那次在醫院里,是不是真的沒有生病?而是因為吸毒!”顧平大吼!

  蘇錦繪的身體忍不住的戰栗,唇緩緩吐出一個字,“是。”

  顧平從口袋里拿出了一份報告單,是蘇錦繪已經生育過的報告單,“我曾經懷疑過,兒子,真的是我的嗎?”

  “你調查我?”蘇錦繪滿臉震驚,搖搖頭,“不、那不是我的!”

  “這底下清清楚楚的簽著你的名字!”顧平早就沒有了往日的翩翩風度。

  “我……”蘇錦繪現在是百口莫辯,“兒子是你的,真的是你的。”

  “我謝謝你還能說一句真話。”顧平的眼神有些生疏的看著蘇錦繪,“要不是我做了DNA檢查,我可能不愿意相信。”

  “什么?”蘇錦繪沒想到顧平居然做過這些事情,“到底是為什么,我哪里對不起你,你要這樣防備著我?”

  顧平已經冷靜下來了,“我們已經不是青春期的少男少女了,你不明白嗎?”

  蘇錦繪不可思議的看著顧平,為什么會這么陌生。

  “顧平,你聽我說,我嫁給你真的沒有利用你,我是真的愛你的啊!”

  “愛?”顧平覺得這個字就是在羞辱他的,“這種愛包涵了這么多復雜的東西,太沉重了,我受不起,我們,離婚吧。”

  “不、你不能這么對我!”蘇錦繪沒想到平時這么寵著她愛護她的男人,這個時候居然會說離婚。

  “明天,我會帶律師過來的。”顧平平靜的說出這個結果,其他人各有心思,保全大局最好的方法吧,利益還是罪犯,相信他心里一定權衡得很清楚了。

  “我不離!我兒子在顧家!我就在顧家,就算我坐牢,十年二十年,我也不離。”

  “兒子的事情你不用操心,我會處理好。”顧平就是看在蘇默丞的面子上,才對她一忍再忍。

  他并不是不知道這些年蘇錦繪干涉股權,他覺得只要她開心,怎么樣都無所謂,但是萬萬沒想到她居然惹出這種事情來,這就是一開始埋下的禍根。

  “顧平,你想想,這些年要不是有我,誰照顧這一家子,我還不是為了讓丞兒以后的路好走一些,他也是我身上掉下來的肉,我能不心疼嗎?我要是真的圖你們家的錢,我至于埋伏了這么久也不動手嗎?”蘇錦繪說著蘇默丞的時候,看著顧平眼里有些動容。

  “爸,我早就說過,這個女人不簡單,人證物證都有了,還會為自己開脫。”顧子楨狹長的丹鳳眼在眼角嫵媚的上挑,嘴角滿是嘲諷。

  蘇錦繪回想起了盧英的話,猶如晴天霹靂,難道說的就是顧子楨?

  她看著顧平的情緒有些變化,急忙說,“顧子楨,你這個賤人,你瞎說什么!”

  “你罵誰呢!”顧子楨清澈清冽的眼有得逞的笑意,“爸,你看吧,我就說她平時張牙舞爪的,你老不相信,現在信了吧,她啊,習慣了我媽的位置,忘記了自己本來是誰!”

  “什么賤人?”顧平平生第一次聽見有人當著他的面罵他的女兒,而且還是同床共枕了十幾年的夫妻!他不允許有人這么辱罵她的女兒。

  顧子楨親昵的挽著顧平的手,顧安也安撫著顧子楨,他清楚她女兒的這個性子,心思單純,哪里是蘇錦繪的對手,“沒事,楨兒,是爸爸這些年對不起你,忽略了你。”

  “我不是有意的,我真的是太生氣了……”蘇錦繪就像一個跳梁的小丑。

  “爸,我們回去吧,這里的事情就交給各位警官處理吧,醫院的事情咱們還要善后,我還要去醫院看看奶奶。”顧子楨挑釁的看向蘇錦繪。

  “嗯。”顧平對蘇錦繪已經麻木了,做了這么多讓他意想不到的事情。

  “不、顧平、顧平,你不能走,你不能走,我不要離婚,我不要離婚!”蘇錦繪被警察拉住,不然她就沖過去了。

  “我們的緣分已經盡了,是你親手斬斷的。”顧平已經對她心灰意冷,明明有錯卻不承認……

  “不!”蘇錦繪歇斯底里的吼著,淚水止不住的順著臉頰留下,平時梳的整齊的頭發也已變得亂蓬蓬的。

  “蘇女士,請你看清楚當下的局勢,你這種利用這些手段上位的人,不配呆在我們顧家!因為你,我們顧家雞犬不寧,奶奶也被你氣進了醫院,還是說,你非得把我們顧家搞得家破人亡你才安心?”顧子楨一字一句的戳在了蘇錦繪和顧平安的心上。

  她早就看不慣蘇錦繪了,現在爸爸要和她離婚,真的是求之不得。

  “楨兒,回家吧。”顧平疲倦的按了按太陽穴。

  顧子楨在顧平的面前倒是乖巧,收起了剛才盛氣凌人的模樣,“好。”

  蘇錦繪張了張嘴,卻啞口無言。

  顧平還想等著她說些什么,卻一句話也沒聽到,走出門口的那一刻。

  錄像播放完畢了,林伊娜不由的起鼓掌來,“這個顧子楨,有兩把刷子。”

  “呵,被當槍使的還以為撿了便宜。”荊昇蘇蘇粹耀眼的眼睛如深潭般深不測望不見底。

澳客彩票电脑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