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若有情愛 > 第二十三章 謹記身份

第二十三章 謹記身份

  車子行駛的過程中一直都很安靜。吳維不止一次的看向文靜,她都沒有說話的意思。

  “我們之前在學校是不是見過。”吳維終究沒有忍住,開口說話了。

  文靜看向吳維:“學校?”

  “偶然得知,雖然我們不同屆,但是大學是同一所。”吳維道。

  文靜的心忽然間泛起了漣漪,一瞬間的功夫她竟然有些不敢看向吳維,那件事情,他想起來了?

  “偶然得知……也就是其實你也不確定,你都不確定的事情,我怎么知道。”扭頭看向窗外,發現沿路她都很熟悉的樣子,這不是回別墅的路?

  “我要去見我的父親,你卻是做好了要把我送回家的準備?”文靜皺眉,她還沒看出來,吳維竟然是這樣的人。

  吳維手指動了動,面上沒有過多的表情道:“看樣子高朗沒有告訴你,今天你父親就是要去你家看你的。”

  文靜猛然一愣,看著吳維的神色變了變。

  車子停穩,文靜沒有遲疑的打開了車門,關門的瞬間,一雙大手撐在了上面,疑惑的看著大手的主人。四目相對,忽然之間,她覺得她看不懂吳維了。

  “文靜。”趕在她收手之前,吳維率先開口道:“是我看錯你了嗎?”

  文靜一愣,她不知道吳維為什么這么說,似乎,吳維看她的眼神也很奇怪。

  高朗站在三樓的窗戶邊,只是想要遠望,換換心情,不想,一看向外面,就看見了文靜和高朗彼此注視的樣子,他們的距離……似乎這也不是第一次這么近了。

  “親上加親的事情,對于我們兩個人都沒有壞處。”文昊天換了個坐姿,看向窗口的高朗:“吳維是你的朋友,文悅是我滿意的女兒,他們兩個人結合在一起,于公,我們以后的商業帝國會更加的龐大,于私,我們三家的關系會更親密。”

  高朗收回了視線,眼角的余光瞥了眼文昊天,似笑非笑:“你不是說今天來主要是看你女兒?”

  “對。”

  “可是我們坐在一起聊了很久了,也沒有見你問起文靜一次。”高朗的話語中帶著淡淡的嘲諷,不再看文昊天:“我也想念我的妻子了,這個時間點,她該是餓了。”

  文昊天一愣,他得到的消息難道是有誤?不是說高朗對文靜完全的沒有感覺?怎么現在提起她的樣子,倒是讓他隱約的覺得充滿了溫柔。

  “夫人,你回來了。”

  手才剛碰上把手,門就被打開了。看著出現在眼前的周嫂,文靜有片刻的愣充,眨巴了下眼睛,回憶起了早上高朗說要召回傭人的事情,他的速度還真是快。

  “夫人,已經準備好了飯菜,少爺和你父親在餐桌上等你。”周嫂看著文靜道。

  文靜如有所思的看了眼周嫂,朝著餐桌的方向走近。

  高朗看見文靜的剎那,起身,拉開了他身旁的椅子:“早飯就沒有好好的吃,午飯一定要多吃點。”

  文靜驚疑的看著高朗,她沒有看錯吧,他竟然幫她拉椅子,而且還面帶微笑的和她說話,不得不承認,她受到了很大的驚嚇,以至于直到她坐下,再到她的碗里堆滿了他夾的菜,她都沒能回神。

  “靜靜,都是高朗在照顧你,你要惜福。”文昊天看著眼前的一幕,面上的笑容閃現,望著文靜的眼神溫柔了許多:“你媽要是在,看見你們這么恩愛,她就放心了。”

  文靜收回了心神,看向文昊天,明明也沒有多久沒見面,可是這次見,她卻覺得他很陌生:“你來這兒做什么?”

  “當然是來看看我的寶貝女兒。”文昊天不在意的開口,視線從新投放到了高朗的身上道:“看見你這么寵愛她,我真的欣慰。”

  高朗沒有說話,手在碰到他碗的時候,只聽:

  “少爺,公司的電話。”

  是周嫂的聲音。

  “天大的事情,都沒有陪靜靜吃飯重要。”高朗道。

  文靜心頭一顫,不可置信的看向高朗,他竟然和她爸一樣叫她靜靜?沒由來的,她覺得頭皮有些發麻。

  “可是是很重要的事情,少爺……”周嫂為難的開口。

  高朗張了張口,還未來得及說話,只聽:

  “沒事兒,你去接個電話,也花不了多少時間,正好我們父女很久沒見了,我們也好好的聊聊。”文昊天道。

  高朗點頭,起身離開餐桌,路過文靜身邊的時候,手放在了她的肩膀上,雖然停留時間不長,但是他眼中的深意非常明顯。

  文靜內心洶涌澎湃,但是文昊天就在眼前,她也沒有辦法去在意高朗的不同尋常,直直的看著他道:“我還不知道我們兩個可以聊天。”

  “靜靜,我們始終是一家人,打斷了骨頭還連著筋。”文昊天收斂了面上的笑意,瞥了眼文靜道:“婚前我和你說的事情,你必須要認真的去做。”

  “我要是不做呢?”文靜直直的看向文昊天,眼里沒有絲毫的溫度:“難不成你又準備拿我媽來威脅我?”

  “你媽和我身心一體,我想要的,也是你媽想要的。”文昊天道。

  文靜冷笑,看著文昊天道:“你也就是仗著她愛你,以至于她也開始變的不分是非,甚至也不在意我的幸福與否,你覺得在她逼著我嫁給高朗之后,我還會事事都顧著她?”

  “你會的。”文靜話語剛落,文昊天篤定的開口,目光灼灼的盯著文靜道:“知女莫若父,靜靜,不管你表現的有多么的不在意,多么的反抗,但是在你內心深處,有沒有我這個父親不重要,但是最關鍵的是,你媽媽……一定是你的軟肋。”

  文靜猛然憤怒的看著文昊天,他說的肯定而又云淡風輕,可是卻讓她的內心翻江倒海,抓緊了餐桌上的筷子,隱忍克制。

  “高朗對你明顯有心,所以……你必須讓高朗愛上你。”文昊天道。

  文靜嘲諷的勾起了唇角,低低的笑了,看著文昊天的眼中早已沒有了感情:“這樣的話,你是不是也對文悅說了,不同的是,高朗變成了吳維。”

  “為什么要在意吳維?”文昊天看著文靜的眼中布滿了警告:“難不成你還對他念念不忘?不要忘了,你現在是誰的妻子,更不要忘了誰才是你真正的依靠!”

澳客彩票电脑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