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若有情愛 > 第三十章 你這個男人,不行!

第三十章 你這個男人,不行!

  火熱的大手掌覆蓋在了臉頰上,文靜整個人都僵硬了,眼睛里淚光閃動,她真的只能這樣,什么都做不了了嗎?

  抗拒,她身體的拒絕是那樣的明顯,高朗動了動,手環住了文靜的脖頸,靠近她的剎那,只感覺她的身體軟了下來,微微的有些詫異:“你這是自己主動?”雖然是疑問,但是他說的篤定,果然,她之前的一切都是偽裝,歸根結底,她還是想要和他發生關系的。

  沒有回應,且她的身體越來越軟。

  高朗狐疑,手在她的臉上流連,漸漸往下,所有的過程中她沒有絲毫的反應,忍不住皺起了眉頭,她主動的脫了衣服爬上他的床之后,開始裝死?

  手上的動作越發的肆無忌憚,但是她依舊沒有絲毫的反應,高朗打開了燈,看著他懷中像是睡著了一樣的文靜,又那么剎那,他大腦有片刻的空白。回神之后,搖了搖她,她依舊還是如睡著的樣子。

  “起來!”

  “你要不起來,我會把你丟出房間!”高朗開口,目光一直在文靜的身上。以為她會有所反應,但是她還是老樣子,眼中疑惑閃過,手拍上了她的臉頰,她卻依舊沒有睜開眼睛的跡象。

  十分鐘后。

  馬醫生揉了揉眼睛,站在了高朗的房門口,敲響了房門。

  “進來。”

  聽見屋內傳來的聲音,馬醫生打開了房門,走進屋內,一眼就看見了被被子裹成了粽子,安靜的躺在床上的文靜,而高朗穿著睡衣坐在床邊,畫風透露著絲絲的詭異:“這么晚了,還這么著急,叫我來做什么?”

  高朗神色冷然的看了眼馬醫生道:“她一直叫不醒。”

  馬醫生眼睛里閃過一絲了無,打量了下高朗道:“我就說你的傷肯定沒有事情,你還是這么厲害,她應該是被你折騰的久了,困了就睡了。”

  高朗眉頭動了動,警告的看向馬醫生道:“我讓你過來看她!”

  馬醫生點了點頭,朝著文靜走近:“這渾身包裹的這么嚴實,就留一顆腦袋,我要怎么看?”

  “那你想怎么看?”高朗渾身的氣息冷了下來。

  馬醫生收斂了面上的情緒,以他對高朗的了解,他知道他此刻在生氣的邊緣,不再和他玩笑,靠近了文靜,手掰開了她的眼睛,面色微微一變,手摸上了她的額頭:“她是真的暈闕了,把她的手給我。”

  高朗眼中的幽暗閃現,目光在文靜的身上掃過,想要拿出文靜的手,但是她此刻的模樣:“你轉過身去!”

  馬醫生一愣,看著高朗的樣子,了解的點了點頭,轉身。

  她的手是真的冰涼,好好的,她為什么會暈闕?還以為她是在假裝,可是真的發現她暈闕,他竟然心里很不舒服。

  “你可以看了。”

  馬醫生轉身,眼中的深意一閃而過,文靜此刻已經被高朗抱在了懷里,伸手碰觸她露出的手腕,開始把脈:“她脈息不穩,看氣色,應該是驚嚇過度才導致的暈闕,需要好好休息。”

  “驚嚇過度是什么意思?”高朗直直的看著馬醫生。

  “就是受到了驚嚇。”馬醫生看了眼高朗:“現在時間不早了,看她天亮有沒有醒過來,要是還沒有醒,明天建議將她送去大醫院。”

  高朗面色一沉,殊不知抱著文靜的力道漸漸加重。

  馬醫生看著高朗,欲言又止,但是最終還是什么都沒有說,走出了門。

  房門關閉,高朗才將注意力放在了文靜的身上,暈倒的她就像是睡著了一般,安靜的小臉上,沒有虛假,也沒有劍拔弩張:“你這么不經逗?”

  “和我在一起,竟然是對你的驚嚇!”這個認知,高朗并不喜歡。

  蛇,冰冷的讓人恐懼的蛇不停的在身上纏繞,這種窒息感比死亡更讓人恐懼。

  文靜睜開了眼睛,想要起身,可是根本不成功。低頭看著她被被子包裹的樣子,微微一頓,隨即在床上翻滾。

  絲絲涼意傳來,文靜的意識徹底的清明,快速的扯過被子遮擋住她的身體,昨晚的記憶想是電影的片段不斷的浮現在眼前,她脫了衣服,上了床!高朗的手在碰她……心中一顫,她只覺得呼吸都變得困難了起來,他們……發生關系了?

  浴室的門打開,文靜猶如驚弓之鳥,面色蒼白的看向門口,只見高朗此刻一張浴巾纏繞著他的下半身,上身健碩的胸膛清晰可見,頭發上滴落的水滴讓他的面龐更加的魅惑,情不自禁的吞咽了一口口水。

  一出門,就感受到了濃烈的注視,高朗看著醒過來的文靜:“醒了?”

  并不在意文靜的沉默,高朗自顧自的擦拭著他的頭發:“主動爬床,還不著一物,文家的女人也不過如此。”

  文靜心頭一緊,高朗還真的不是一般的可惡,明明就是他讓她脫衣服的,也是他要她和他睡在一起的,一夜之后,她沒有奢想過他的溫柔,但是也沒有想到,他會說這么傷人的話語。

  “說的好像你就很好一樣。”終究還是沒有忍住,但是文靜不后悔反駁出聲。她自己也不知道為什么,在他的面前,她就是做不出低眉順眼,忍氣吞聲的事情來。

  高朗危險的注視著文靜。

  “雖然你的身材整體看起來,也就那樣!但是你也應該知道,男人行不行可不是光看身材的。”文靜不想要再掩飾,她委屈,她憤怒,但是她又不想哭,她不知道應該怎么緩解她此刻的內心。

  高朗目光凜然的盯著文靜:“你是說我不行?”

  “不是我說,是你本來就不行!”文靜話落,扯著被子下床,勇敢的直視著他的眼睛,沒有絲毫退縮的模樣。

  骨節作響的聲音在屋內響起。

  文靜看著高朗,他看著她的樣子好恐怖,他為什么握緊了拳頭,難不成他要打她?

  高朗靠近文靜,抬手的瞬間,見她閉上了眼睛,微微一頓,眼中的嘲諷之意越發明顯。

澳客彩票电脑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