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若有情愛 > 第三十二章 最傷人的莫過于“同情”

第三十二章 最傷人的莫過于“同情”

  沉默,還是沉默。

  從文悅離開之后,文靜沒有再說過一句話,也沒有過多的動作。即便是高朗走到了她的身邊,她也沒有絲毫的反應。

  高朗深深的看了眼文靜,沒有說話,坐在了她的身邊,他倒要看看,她究竟什么時候可以注意到他。

  “你說……愛情是什么呢?”

  文靜突然開口,高朗微微一頓,看著她的眼神幽暗深沉。

  并不意外得不到高朗的回答,他那么討厭她,以折磨羞辱她為樂趣的人,此刻她的模樣,應該是他想要見到的。但是她現在哪里管的了這么多,心中的壓抑太重,如果她不傾訴一點點出來,她是真的害怕會受不了。

  “愛一個人,真的就是以他為重,哪怕作出的決定,表現出的行為傷害了至親,也是合理的嗎?”話一出口,文靜看向了高朗。

  高朗看著文靜的眼眸諱莫如深,等到聽到他自己的聲音,他才意識到他開口了:“你愛上我了。”

  文靜表情一僵,沒好氣的瞥了眼高朗:“我怎么會想到和你說,你這個人……不讓我更生氣,我就阿彌陀佛了。”

  高朗審視的盯著文靜,想要從她的外表看進她的內心:“那是什么讓你有感而發?”

  不給文靜說話的機會,高朗繼續道:“文悅找了你,你就一副失魂落魄的樣子。”這種樣子,他還不曾看到過。

  高朗幾不可察的皺眉,他什么時候開始計較這些了?

  “難不成是和吳維有關?”話落,高朗專注的看著文靜,不錯過她面上絲毫的表情。

  文靜嘴唇蠕動,看著高朗,想要說不是,但是……一想到吳維,她……

  遲疑,猶豫……還有那像極了充滿憂傷的眸子……高朗冷冽了氣息,看著文靜的眼中沒有了溫度:“你很在意吳維。”

  她竟然沒有反駁!

  哪怕是一句辯解也沒有!而她的模樣,更不像是要解釋的樣子。高朗冷笑,豁然起身。

  文靜眨巴了下眼睛,看著高朗頭也不回離開的模樣并沒有什么過多的反應,調換了下坐姿,看向遠方的時候。不久,她站了起來:“一直呆在這兒,我的負面情緒一定會越來越大,我還是出去走走,透透氣的好。”

  “咚咚咚……”

  周嫂看著屋內坐著的高朗,第一次開始后悔敲門,他雖然面色如常,但是她知道他在生氣,還沒有進屋,她就已經感受到了壓迫的氣息。

  高朗抬眼看了下周嫂,沒有說話。

  “少爺,夫人出去了。”周嫂開口,迅速的低下了頭:“門衛說他原本是要給夫人準備車子的,但是吳先生的車恰好停在門口,是以……夫人是坐著吳先生的車離開的。”

  依舊沒有聽見高朗的聲音,周嫂抬頭看向了他:“我不知道夫人這么做是不是妥當,但是我總覺得,夫人不應該和吳先生走的那么近。”

  “阿嚏!”

  重重的的噴嚏,接二連三的出現,文靜揉了揉鼻子,下意識的看了看身后,該不會是又有人在說她了?

  吳維看了眼文靜,繼而認真開車:“很快就會送你回來的,你不用舍不得。”

  “舍不得什么?”文靜不太明白吳維說的話。

  吳維側頭,仔細的看著文靜,好一會兒才移開了視線道:“雖然你今天的裝扮很休閑,但是你的氣色并不好,照顧高朗,幸苦你了。”

  “辛苦也是我自己自找的,誰叫我那么倒霉,他身上的傷都與我有關,更甚至還是我的杰作。”文靜的語氣中透露著濃濃的無奈,像是想到了什么,專注了神情,望著吳維道:“你們有錢人的思維是不是都特別的奇怪?”

  吳維微微一頓,隨即啞然失笑:“你別忘了,你也是有錢人。”

  文靜果斷的搖頭:“我可不是!”

  “不是?”

  “我從初中時期就一直在外面做兼職,說來你或許不相信,但是都是真的,初中開始到現在,我沒有用過家里一分錢。”文靜道。

  吳維停下了車,握著方向盤的手緊了緊,看向文靜道:“我相信。”

  “你相信就相信,干嘛停車?”文靜好笑的看著吳維,正準備把心中的詫異告訴他,只聽:

  “有一件事情,我要向你坦白。”吳維收斂了面上多余的情緒,定定的注視著文靜道:“希望你不要生氣。”

  文靜條件反射的往窗口的位置縮了縮,看著吳維道:“你忽然間變的這么嚴肅,有些不適應。”

  “文靜。”吳維的手握住了她的。

  迅速的抽離,文靜看著吳維的眸光復雜了起來,他干嘛突然握住她的手:“那個……要不就在這里把我放下好了,我想起來我還有事情。”

  轉身想要打開車門,可是車門被鎖的牢牢的,文靜大腦混亂,正思量著怎么開口,他說話的聲音傳入了耳朵。

  “我調查過你,你的一切我都知道。”吳維道。

  文靜抬眼,面上的表情一點一點的僵凝住了,開門的動作停了下來:“你調查我?”為什么?

  “當初我看你有趣,所以……”吳維沒有繼續說下去,目光灼灼的望著文靜道:“我對你沒有惡意,在知道了你的一切之后,我也說不清為什么,每次看到你,想到你,我都會覺得心疼,所以……”

  “呵呵……”文靜笑了,眼睛沒有離開過吳維。

  吳維話還沒有說完,聽著文靜的笑聲,他忘記了語言。

  “你的意思是,你調查了我,所以對我充滿了同情?”最后兩個字,文靜說出口的時候,她感到了濃濃的受傷,可是在面對吳維的時候,她還是盡全力的保持著她最后的倔強。

  “我……”

  “我最不喜歡的就是同情。”文靜開口了,直直的看著他,繼續道:“我出去工作,是因為我想要鍛煉自己的生活能力,我們文家也是大家族,我要是不努力一點,怎么能在家里立足?”

  “再者,我有爸爸有媽媽,為什么要你的同情?”文靜對著吳維的態度徹底的冷了下來,聲音中堅定明顯:“打開車門,我要下車。”

澳客彩票电脑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