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若有情愛 > 第三十六章 來贖罪的?

第三十六章 來贖罪的?

  繾綣的音樂聲傳來,仿佛中帶著絲絲的柔意。

  吳維的手摟住文靜腰身的時候,明顯感覺到了她身體的顫動,專注的凝望著她道:“這首曲子是夢中的婚禮。”

  “我知道。”文靜看向吳維,眼睛里跳動著疑惑:“一個舞會而已,你放這首曲子似乎不合適。”

  “誰說不合適。”吳維并不準備正面回答文靜的問題,看向了周圍的布置:“鮮花叢中的舞會,你有沒有別的感覺?”

  文靜看了眼吳維,順著她的視線看去,的確周圍有很多的鮮花,全是玫瑰,顏色不一。

  “你辦這個舞會的目的究竟是什么?”文靜聽見了她自己的聲音之后,才發現她將心中想的一股腦說了出去:“難不成是讓在場的男男女女相親的?”

  吳維看著文靜的眼中失望一閃而過,想要開口,頭暈眩了起來:“我……我……”

  文靜疑惑的看著吳維,他抓著她的力道越來越大了:“你還好嗎?”

  吳維晃動了下腦袋,腳步移動的剎那,暈眩感越發的明顯:“奇怪……我怎么突然這么暈?文靜,你能不能扶著我……到那邊坐一坐。”

  “可……”

  “讓我來。”

  是文悅的聲音。

  文靜微微一頓,短暫的愣神期間,文悅已經攙扶住了吳維,而吳維呢?整個人的狀態著實和之前有著很大的差別,讓人擔心。

  文悅對著文靜眨了眨眼,無聲的開口說了聲謝謝,溫柔的凝望著吳維道:“你是不舒服嗎?我扶你上樓休息。”

  雖然是詢問,但是文悅并不給吳維拒絕的機會,半強迫的攙扶著他上樓。

  吳維不知道自己這是怎么了,頭暈就算了,渾身漸漸地無力,感覺下一秒就要跌倒在地,他堂堂一個男人,要是在這兒跌倒,該多么丟面子?

  他不喜歡文悅,想要推開她,可是視線移動,眼前的女子哪里是文悅,分明就是文靜,那關懷的模樣不會有假,一時間……他癡了。

  文靜條件反射的往前走了一步,看著開始上樓,逐步消失在她視線中的兩個人,心中疑惑而復雜:“吳維這是怎么了?我都還什么都沒有做,怎么他就昏昏欲睡了?”

  “難不成是那杯酒?”心頭一凜,文靜的面色變了:“可是我只是隨手拿的一杯,我什么都沒有做,怎么會……”

  從來沒有覺得時間過的如此的緩慢難熬,內心各種聲音不斷的在叫囂,文靜時不時的抬頭看二樓,不停的在原地踱步。

  “不行,我不能坐以待斃,如果真的是這樣,我的良心會不安……”文靜猛然閉眼,睜眼的剎那,雖然內心復雜,但是她還是堅決,邁步上樓,只是她的手為什么被拉住了?還未反應,一個旋轉,她整個人撞入了溫暖的懷抱,濃厚的男性氣息撲面而來。

  大手撫摸上她的臉頰的時候,灼熱和冰冷形成了鮮明的對比。文靜睫毛顫了顫,高朗不是在外地出差?怎么會出現在這里!

  高朗看著文靜,整個人散發著諱莫如深的氣息,讓人無法親近:“看見我太驚喜?”

  文靜張口,吞咽口水的聲音在耳邊環繞:“是驚嚇。”

  高朗冷哼,松開了文靜,莫測高深的道:“真正驚嚇的事情還在后頭。”

  “什么?”文靜聽不懂高朗的言外之意,此刻她也沒有心思去思考去想,還有更重要的事情在等她:“我現在沒有時間和你說,我要先上樓。”

  看著疾步上樓,近乎奔跑的文靜,高朗的唇角露出了嗜血的笑容。

  上了二樓,文靜停下了腳步,在樓下并不覺得有什么,但是真的上樓,一望沒有盡頭的走道,兩邊都是房間,房門緊閉,從外面看過去,她根本不知道哪一間才是她們所在的地方。

  站在第一間房間的門口,文靜的面容極其復雜,舉起了手,猶豫了好一陣才敲響了房門。

  沒有人回應!

  她繼續第二間,第三間……

  只剩最后一間房。

  文靜深深的看了眼緊閉的房門,加大了手中的力度,說出的話帶上了不可抑制的顫抖,只是不知道是因為生氣還是因為害怕:“文悅,我知道你在里面,你趕緊給我開門!”

  “文悅……我讓你開門聽到沒有!”嘶聲大吼,文靜是真的慌了!難道她的錯誤和罪孽已經鑄成?

  “吱……”

  房門打開,文悅穿著浴袍靠在門邊,看著在她隔壁激動不已的文靜,嘲諷的開口道:“你這個樣子,是特意來給我賠罪的?”

  是文悅的聲音。

  文靜看了看左邊,隨即猛然的看向了右邊,當看清了文悅的穿著之后,她渾身都顫抖了起來:“你……你們……”

  文悅定定的看著文靜,面色讓人捉摸不透:“我們什么事情都沒有發生……你是不是特別的失望?”

  文靜認真的看著文悅,沒有錯過她面上絲毫的表情,聽著她的話,她高懸的心總算是放了下去。

  “那你為什么要穿浴袍,這樣很容易讓人誤會。”文靜道。

  文悅冷笑:“原來你也知道這個很容易讓人誤會!”不想要聽文靜說話,她拔高了音量道:“文靜,好歹你也是有夫之婦,潔身自愛,對高朗忠貞不渝,這是你一個妻子的本分!但是我沒有想到,你竟然這么卑劣,還用如此下三濫的手段,竟然對吳維下藥!”

  “要不是我的包包里恰好有藥,險些……險些我就……”

  文悅沒能說完最后一句話,滿意的看著文靜的身體顫了顫:“我是真的猜不透你的想法,你該不會是想要讓吳維故意的誤會,他對你做了什么,然后利用他對你的愧疚,進而幫助你在高家站穩腳跟?”

  “你可別忘了!他可是很有可能成為你姐夫的人!”文悅拔高了音量道。

  文靜睜大了眼睛,心里很不安,也不太明白文悅為什么這么說,正準備開口,視線不經意的移動,只見吳維出現在了門口。

  “你沒事了?”文靜驚訝的看著吳維。

  吳維面容冷峻的注視著文靜,沒有了昔日的溫和:“為什么?”

  “嗯?”

  “文靜,我一直很相信你,但是我現在想要知道……。”吳維很受傷,但是還是在盡可能的維持著鎮定:“文悅說的話是不是真的?”

澳客彩票电脑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