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若有情愛 > 第三十九章 我終究還是看錯了你嗎?

第三十九章 我終究還是看錯了你嗎?

  “靜靜……我難得來一趟英國,我們母女也已經很久都沒有見面了,難道你就不想要好好的和媽媽聊聊天,哪怕吃一頓飯也好?”蘇梅不舍得將視線從文靜的身上移開。

  “夠了!”文靜低沉的開口,打斷了蘇梅的話語,側頭直直的看著她,即便是她想要維持鎮靜,想要不讓她表現出埋怨,但是……她還是失敗了。

  長久以來,文靜再難過,她都不會流眼淚,可是看著蘇梅,她只覺得眼睛酸澀,她心里很清楚,再這么下去,她會流淚的:“你可以用你的母愛來掩飾你所做的一切,可是我卻無法在你面前再表現出溫柔謙順的樣子來,你現在消失在我的面前,我們母女之間還算是保有體面。”

  “所以……請你離開!”指著門口,文靜的話語中帶著不容人拒絕的堅定。

  蘇梅神色復雜的看著文靜,好一會兒才開口道:“這一次我來,是文悅讓我來坦白的。”

  文靜轉身的動作僵了僵,她不走,那么她走!但是因為蘇梅的話,她整個人都陷入了震驚之中。

  “文悅要做的事情,甚至做事的方式,你別告訴我……你知情。”文靜話語中充斥著顫抖。

  蘇梅張了張口,轉移了話題道:“這里不是說話的地方,媽媽帶你去吃飯,聽說這里有一家中餐廳,你長期一個人在英國,一定很想念家鄉的食物,跟媽媽走。”

  文靜避開了蘇梅伸過來的手,注視著她的眼睛里仿佛有千言萬語,但是終究什么也沒有表達出來。

  Care中餐廳。

  文悅坐在靠窗的位置,手慢悠悠的攪動著杯子里的咖啡。眼角的余光時不時的看向她對面坐著的吳維。自從舞會之后,她約會吳維,他都會出來,足以證明,她的努力是有作用的。

  “這里的中餐很不錯,有家鄉的味道。”文悅揚起了笑容,溫柔的注視著吳維道:“都說好的食物可以讓人變的很開心,我想要你開心。”

  吳維動了動,看向文悅:“文靜……有沒有聯系你?”

  文悅面上的笑容一僵,隨即恢復了自然:“雖然她做錯了,但是我還是請求你不要怪她,她……”

  見文悅沒有繼續說話,眼睛一直看向前方,吳維狐疑的順著她的視線看去,怎么也沒有想到,他才提到了文靜,眨眼之間就真的看見了她,而她身邊的那個人,他知道,是她的媽媽。

  “還真是巧,就在這里都能遇見。”文悅把身體往里縮了縮,看著吳維道:“她們母女難得見面,一定有話要聊,我們兩個人也要好好的約會,就互不打擾?”

  吳維思索,視線對上了文悅的,點了點頭。漸漸地平靜之后,發現他只要靜下心來,甚至都可以聽見她們的談話,顯然這里裝潢可以,雅座之間的隔音效果太差!

  蘇梅將甜點放在了文靜的面前:“你最喜歡吃的巧克力。”

  文靜安靜的坐在位置上,看著面前的巧克力,終究沒有忍住,口腔里彌散開苦澀,抬眼看著蘇梅道:“我最討厭的就是巧克力。”

  “怎么可能,你一直都在吃……”

  “巧克力很苦,又黑,我一直都get不到它的美味,但是你知道我為什么經常吃嗎?”文靜看著蘇梅的眼中,閃現著失望:“因為我的心里更苦,必須要什么東西去平衡,我才沒有那么難受,這一點……你難道一直都沒有發現?”

  四目相對,文靜沒有等到蘇梅的開口,她打破了沉靜道:“文悅要你來坦白什么?”

  蘇梅看著文靜,眸光幽深:“吳維和文悅的事情是你父親決定的,你父親那個人做事說一不二你是知道的。”稍稍的停頓之后,她整個人都變得嚴肅了起來:“以前你還沒有嫁人,你喜歡搶你姐姐的東西,我都盡可能的睜一只眼閉一只眼。原以為是對你的寵愛,沒有想到是對你……”

  文靜皺眉,目光凜凜的看著蘇梅:“你說我在家就喜歡搶她的東西?是不是……”說反了?

  蘇梅兀自打斷了文靜的話語,拔高了音量:“但是現在不同了,你嫁了人!還嫁的是很有權勢,很有錢財的高朗,你可知道,你只要行差一步,對你造成的會是什么影響?”

  文靜看著蘇梅,胸前的起伏特別的明顯,在她面前坐著的真的是她的媽媽嗎?為什么這么多年的隱忍,到了她的嘴里,全部都變了:“媽媽,你知道你在說什么嗎?”

  蘇梅移開了視線,不去看文靜,盡可能鎮靜的開口道:“我是你的至親,才會來提醒你,你文悅姐姐很好,對你也很友善,以后不要再去招惹她,安安分分的過好你自己的日子。”

  “啪!”

  文靜手邊的玻璃杯落在地上,發出了清脆的聲音。她控制不住的站了起來,居高臨下的看著蘇梅,眼睛猩紅而又濕潤:“我招惹她,從來都是她招惹我的!”

  “靜靜!你怎么到了現在還不知道悔改。”蘇梅站了起來,眼角的余光閃過,等到她意識過來的時候,她的手已經打向了文靜:“是我對你太放縱了,以至于根本分不清是非黑白,太過的隨心所欲,就是害了你!”

  文靜渾身都僵硬了起來,甚至她都能感覺到她血液的停止流動,一瞬不瞬的盯著蘇梅,心中的打擊,委屈……快要壓迫的她喘不過氣來。

  “阿姨!”

  文悅聽著這邊的響動越來越明顯,也顧不得和吳維再說什么,快速的跑過來,一眼就看見了文靜臉上的手掌印,而蘇梅顯然也在生氣:“你們這是怎么了?”

  蘇梅低垂下了眼瞼:“你們怎么在這兒?”

  “我們是……在這兒吃飯,也真是巧合,要不我們一起吃?”文悅道。

  蘇梅搖頭,抬眼的瞬間,看見了吳維,他此刻的視線一直停留在文靜的身上,看著她的眼神,是她也難以描述的模樣:“文靜,別打擾你姐姐約會,跟我走!”

  文靜嘲諷的勾起唇角,看著站的很近的文悅和蘇梅,忽然間覺得她好像是多余的,更甚至,她們才是母女。側身,離開之際,對上吳維的目光,她心頭一顫,張口的瞬間,只聽:

  “還不走!”蘇梅加重了聲音,怒氣顯現。

  文靜握緊了手中的拳頭,渾然不知疼痛,離開之際,和吳維擦肩而過,雖然聲音很輕,但是她還是聽清楚了他說的話。

  “我終究……還是看錯了你嗎?”

澳客彩票电脑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