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若有情愛 > 第四十章 紛至沓來

第四十章 紛至沓來

  “我終究還是看錯了你嗎?”

  吳維說這句話時,看她的眼神是那樣的清晰。

  蘇梅的控訴和指責,就像是循環播放的錄音,不停的在她耳邊響起。

  文靜猛然的睜開眼睛,半坐在床上,汗漬已經浸濕了她的頭發。漆黑的房間讓她更添恐懼。無意識的雙手抱膝,將她整個腦袋埋在兩膝之間,她難過,難過的已經不知道應該怎么做了……

  她竟然還是在意吳維的看法……還有她的媽媽,為什么,為什么要那么說?

  周嫂看了眼緊閉的房門,招來了茉莉:“夫人多久沒有去花店了。”

  “兩天。”茉莉道。

  “這兩天我在家里也沒有看見她,難不成,她沒有回來?”周嫂搖頭,否定了她的這個想法:“但是門衛也沒有說過她有出去。”

  “咚咚咚……”

  敲門聲沒有響應,周嫂開門的時候發現門是鎖著的,這是不是意味著文靜其實就在屋里:“夫人,你媽媽最近兩天都會來這兒,你每次都避而不見,這樣并不好。母女之間,是沒有隔夜仇的。”

  見屋內還是沒有人回應,周嫂繼續道:“今天她從上午一直呆到現在,也沒有喝水,沒有吃飯,看樣子很是著急,你確定還是讓她一直這樣?”

  周嫂看著門口的眸色越發的深了,轉身,看樣子她說再多都沒有什么用。

  房門打開,文靜走出了門口,整個人看起來并沒有多大的精神,自然也沒有注意到,周嫂停下來看她的樣子:“她真的連著兩天都過來?”

  沙啞的聲音說出口,連她自己都不適應了,一瞬不瞬的盯著周嫂,直到看見她點頭,她的心才稍稍的好受一些:“這一次她是真的來解釋,還是想要做其他的?”

  雖然文靜不愿意承認,但是第一種想法,一直在她的心間縈繞,她的媽媽啊……請不要再讓她失望。

  腳步聲響起,坐在客廳沙發上的蘇梅條件反射的看向樓梯口,以為會是再一次的失望,但真的看見文靜的時候,她的臉上彌散開了笑容,站了起來:“靜靜,你終于愿意見媽媽了。”

  文靜看了眼蘇梅,坐在了離她還有些距離的地方,神色怏怏:“你來這兒做什么?”是來道歉,還是解釋?

  蘇梅深深的看了眼文靜,朝著她走去。

  手被握住的時候,文靜的心顫了顫,眸光凜凜的看著蘇梅,這個生了她,養了她的女人,心里再多的埋怨,在真的面對她的時候,她都無法表現出來,歸根結底,她還是太愛她了。

  “只要你說,我都相信的。”輕聲的開口,文靜沒有想到她竟然自己先說了。

  蘇梅握緊了文靜的手,短暫的欲言又止之后,終于還是開口了:“高朗收購了文家近百分之三十的股份。”

  文靜抬眼,默默的看著蘇梅。

  “你爸爸為此非常的擔心,這幾天一直吃不好睡不好。”蘇梅面上流露出了濃濃的心疼:“靜靜,你是沒有看見他的樣子,這么多年來,我還是第一次看見他這么焦慮,所以你幫幫他好不好?”

  文靜的目光一直都沒有離開過蘇梅,她這兩天連續一直來,看見她的時候,沒有半句的問候和關心,一開口就是文昊天,不愿意承認,但是心底深處的難受,就像是狂風驟雨,快要將她整個人淹沒。憑著最后的一絲力氣,將手從她的手中抽出:“我哪里有這么大的本事,可以幫他。”

  文靜不想要給蘇梅繼續開口的機會道:“我雖然是高朗的妻子,但是你從來也沒有問過我,我是不是和他相處的愉快,也沒有問過我現在過的好不好……”

  “你怎么會過的不好!”蘇梅打斷了文靜的話:“他把從文家收集的百分之三十的股份都寫在了你的名下,哪里不好了!”

  文靜心頭一顫,懷疑她耳朵里聽到的事實:“你說什么?”寫在了她的名下?

  蘇梅重新握住了文靜的手,急切的看著她:“你一向都很孝順聽話的,乖,聽媽媽的話,把股份還給你爸爸……這樣,你爸爸一定會更喜歡你,喜歡我。”像是想到了什么,她面上的表情變了:“這樣子我們在家里的地位也會不一樣。”

  文靜沒有錯漏蘇梅面上的神情,面上已經無法再展現出多余的表情來:“我在想,我如果和文昊天同時跌落在海里,你一定救的不會是我。”

  蘇梅不理解文靜為什么這么說,責怪的看了她一眼道:“你本來就會游泳,不用媽媽救。”

  文靜苦笑,她回答的還真是干脆!眼睛里寫滿了嘲諷,就在他們聽不見的地方,她的心已經碎裂成片了:“媽媽……對啊,你是我的媽媽!可是你現在的行為,真的配做我的媽媽嗎?”

  蘇梅一頓,移開了目光,不再和文靜對視:“我怎么不配做你的媽媽了,如果不是我,你會安然無虞的活到今天嗎?”

  文靜清冷的笑了,除了笑,她不知道應該再用什么去掩飾她的悲傷:“你走!”

  “靜靜,你要我走可以,可是你還沒有告訴我你……”

  “我讓你走!”文靜幾近失控的捂住了她的耳朵,不想要再聽她的聲音。

  蘇梅還想要說什么,不料周嫂走到了她的面前,頗有些神出鬼沒的感覺。

  “文夫人,我們夫人現在情緒不穩,要不你還是先離開?”雖然是詢問,但是周嫂沒有給蘇梅拒絕的機會,眼睛示意不遠處的女侍過來。

  蘇梅還想要說什么,她的手臂被人攙扶住了。眼睛的光在文靜的身上掃了掃,用力的揮開了攙扶著她的人,轉而走向門口。臨出門之際,停下了腳步,回頭注視著文靜道:“我剛才說的話,你認真的考慮。”

  “高朗對你好不好,不用你自己說,我們都有眼睛看。”蘇梅眸光看向遠方:“在婚姻方面,你比媽媽幸福的太多。”

  蘇梅走了,是真的走了!

  身后沒有了聲音,難不成文靜也離開了?周嫂回頭,怎么也沒有想到,會看見文靜淚流滿面,且被她咬住的唇上正泛著點點猩紅的樣子。

澳客彩票电脑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