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若有情愛 > 第四十四章 似乎已經沒有必要知道真相了

第四十四章 似乎已經沒有必要知道真相了

  “怎不開口?”高朗收回視線,眼中的玩味一閃而過。

  “不重要的人而已,沒有必要覺得如何。”吳維放下了手中的酒杯。

  文靜看著吳維的眸色發生了劇烈的變化,唇角揚起的弧度,也不知道是因為嘲諷還是因為苦澀,不再看他,看向高朗道:“我們之間的事情還沒有談完,凡事總應該有個先來后到才對。”

  吳維身體一僵,轉身,看著赫然出現在身后的文靜,須臾的功夫,恢復了平靜,仿佛什么都沒有發生過一樣。張了張口,并沒有發出聲音,他發現,她的目光并不在他的身上,甚至連眼角的余光都沒有!而他,竟然還在擔心她的情緒?

  “跟我走。”文靜心中有過猶豫,但是還是直接伸出了手,握住了高朗的。

  高朗挑了挑眉,低頭看著被她緊握住的手,并不著急甩開,心思回轉,這丫頭此刻看起來一點都不受吳維話語的影響,是真的無所謂,還是特別的會偽裝?

  文靜看著高朗,雖然他此刻什么都沒有說,看起來似乎有那么些好相處的樣子,但是她心里很清楚,這個人是她看不透的,也是絕對不能小覷的!

  吳維看著文靜拉著高朗離開,頭也不回,沒有絲毫留念的樣子,重新端起眼前的酒,一飲而盡。

  走出酒吧門口,文靜四處張望,找到了高朗的座駕,近乎拽著他,走向了車子。

  打開車門,文靜率先坐了進去,見高朗沒有動靜,狐疑的看向他道:“你還不準備上來?”

  高朗看著空空如也的手,突然就被松開了,且毫無預兆,如鷹的眼眸看著她,叫人分辨不出情緒。

  高朗依舊不動,文靜心中冷笑,面色如常:“剛才那一幕,是你特意讓我看到的吧?”雖然是詢問,但是她說的篤定。

  高朗的眉角動了動,看著文靜:“所以……你拉著我出來,是興師問罪。”

  “呵……我可不敢!你高朗是什么人,文昊天都可以輕而易舉的被你收拾的人,我一個相當不重要的女人,哪里敢對你興師問罪。”文靜說的是實話,但是她的語氣中好像的確是夾雜了憤怒。

  “既然不敢,就注意你的態度!”高朗警告的看了眼文靜,直接坐進了車子里。

  動作一氣呵成的坐進來,如果不是她反應夠快,她的肉,和衣服一定也會被他坐著的,強行壓下心底的不滿,有些話她原本是不會說的,但是聽到她自己的聲音,她才發現,她還是說了。

  “其實你沒有必要讓我聽到吳維的話,我對吳維來說本來就不重要。這一點我心知肚明。”

  沒有等到高朗的回應,文靜也沒有了繼續想要說話的沖動,保持了沉默。

  許久。

  “說完了?”高朗突然出聲。

  “還沒。”文靜道。

  “我的時間很寶貴。”高朗話落,文靜車門響了一下。

  文靜身體一動,看著已經被打開的車門,自然知道高朗的言外之意:“其實不用問了,我想要知道的答案……我已經知道了。現在的我,和以前的我沒有什么區別,其實就算是知道的再清楚,我也什么都做不了。”

  悄然的呼吸了一口氣,文靜下了車,離開之際,轉身,目不轉睛的看著高朗,語氣中透露著濃濃的疏離:“高先生……我希望你心想事成!”

  她走了!朝著和他相反的方向。

  高朗看著她離開的背影,再一次的發現,這個女人,他是真的看不透,甚至都沒有辦法去預知她接下來可能會有的動作。

  半個月后,辦公室。

  “總裁,據周嫂說夫人這段時間以來都沒有離開過別墅。”

  “對于找她的人,她也都沒有見。”

  高朗眼中的深邃一閃而過,冷然的勾起了唇角道:“她這是在躲避。”

  見秘書還沒有離開,高朗道:“還有事情沒有匯報?”

  秘書張了張口,對著高朗點了點頭道:“文悅來了,說是一定要見到你。”

  高朗手指動了動,嗜血一笑:“讓她進來。”

  “是。”秘書點頭,退了出去。

  “咚咚咚……”

  敲門聲響起,高朗卻沒有說話的準備,他倒要看看,他不說話,她是不是就不會進來。

  “高朗……我進來了。”文悅敲了好一陣子的門,都沒有人開,決定自己開門。打開房門,一眼就看見了他,有那么剎那,她忘記了反應。

  高朗不喜歡文悅看他的樣子,冷了聲音:“你來找我做什么?”

  文悅回神,用笑容掩飾著她的尷尬道:“好歹我們現在的關系也不一般,你不用作出這么疏離的樣子來的。”

  “關系不一般?”

  “你和我妹妹是夫妻,你現在可是我的妹夫。”文悅說這句話的時候,眼睛一直都沒有離開過高朗,專心的留意著他的面部表情,只可惜什么也看不出來。

  “今天我來找你其實也是迫于無奈,誰叫我去找了文靜好幾次,她都避而不見,也不知道是不是我這個做姐姐的哪里做的不對,惹她生氣了。”文悅皺起了眉頭,話語惆悵。

  “既然都知道你惹她生氣了,你就應該有自知之明,別去找她。”高朗道。

  文悅面上的表情僵硬了,好一會兒才緩和過來,認真的看著高朗道:“那我是什么地方惹她生氣了?”并不準備等到他的回應,她自顧自的繼續開口道:“難道是她和別的男人約會的照片,往外傳了?”

  意識到她自己說了什么,文悅面色一變,快速的捂住了她的嘴,不敢看向高朗。

  高朗手指上的動作停了停,看著文悅,典型的話說一半,卻還裝作無辜的樣子:“她和別的男人約會的照片?”

  “沒有,我剛才說錯了……是我和別的男人,和文靜沒有半點兒關系的。”文悅著急的否認,像是要趕緊的和文靜撇開關系。

  高朗點了點頭:“我又不懷疑文靜和別人,她那樣的女人,除了一天到晚在家里,足不出戶,也做不出什么事情來。”

  聽著高朗篤定的話語,文悅面色幾不可查的變了,直直的看著他道:“你就那么相信她?”

澳客彩票电脑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