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若有情愛 > 第四十九章 老公力?

第四十九章 老公力?

  記者會現場!

  文靜站在后臺,拿著紙張的手正在用力,唇角不受控制抽動。合著高朗是把她當成傻子了嗎?簡單的幾句話,竟然還配置了這么多的符號,以及標注!還有……什么叫做聲淚俱下?

  讓她在這么多人面前哭訴,她是真的做不出來!

  “夫人!”

  手臂被輕輕的碰觸,文靜看向了身旁的助理。

  “夫人,前面已經在說請你上臺了。”助理小聲的開口:“夫人不用擔心的,你本來就是受害者。”

  見文靜不說話只是看著她,助理朝著她靠近了些,壓低了聲音開口道:“總裁還在休息室等你,其實他還是很看重你的。”

  文靜冷笑,是看重嗎?一個丈夫對妻子……如果真的看重,哪里需要她獨自一人上臺去哭訴。只是……她們也不是真正意義上的夫妻。

  文靜皺眉,她怎么又開始冒出這樣的想法了。搖了搖頭,提步走向了臺上。

  閃光燈閃現,文靜下意識的閉上了眼睛,果然,她還是沒有辦法適應。

  “文靜小姐,這件事情你還有什么要說的嗎?”

  “文靜小姐,這么惡劣的構陷手段,你心中是不是有懷疑的人選?”

  “如果找到了那個誣陷你的人,你預備怎么處理?”

  ……

  文靜還未開口,臺下的記者們一股腦兒的都開始追問,文靜安靜的站在臺上,看著他們……那一張一合的嘴,對她來說只是看著都很難受,閉眼,悄然的深呼吸。

  手突然被握住,溫暖的感覺漸漸的傳遍周身,文靜睜開了眼睛,看向身側。竟然是高朗!

  他不是在休息室?怎么會出現在這里,還握著她的手,即便是她想要抽出,都不行:“你來做什么?”

  高朗看了眼文靜,隨即看向臺下的記者,一個眼神,四周漸漸安靜:“找到那個人是必須的,法治社會,該怎么做就怎么做。”

  斬釘截鐵,不卑不亢,鎮定自若……文靜找不到詞來形容高朗,但是她發現她此刻的目光竟然無法從他的身上移開。心微微一頓,反應過來的時候,發現他們緊握的手不知道什么時候變成了十指相扣。臺下的閃光燈依舊,但似乎已經不讓人那么害怕了。

  “高總原來這么寵愛妻子的?”

  “還愣著做什么?難得的合影,趕緊拍照!”

  臺下的聲音讓文靜的意識回籠,想要和他分開些,不料他單手環住了她的肩膀,將她禁錮在懷中。

  “在一個男人的懷中扭動……你是在暗示什么?”高朗看向文靜,滿意的看著她停止了動作,邪魅的勾起了唇角,拉著她走向了后臺。

  雖然是記者會,但是全程她都沒有說話,只是露了臉而已,所有的事情就全部解決了。文靜看著高朗的背影,眸色深遂了許多:“其實你一開始就能夠將這件事情處理的很好的,是嗎?”

  高朗停下了腳步,想要松開手,發現文靜竟然握著他的,眼中的異樣一閃而過:“本來就是小事,只是關系到了名聲。”

  “所以……剛才你上臺……也是為了你自己的名聲?”文靜目不轉睛的注視著高朗,眼中有著她自己都沒有察覺到的在意。

  高朗挑眉,若有所思的看著文靜:“你還準備拉著我到什么時候?”

  文靜松開了高朗,再看向他的時候,只見他也正看著她:“我……”

  “十分鐘后我有會議,一會兒讓那個助理送你回家。”高朗直接下了命令,不給文靜說話的機會:“晚上我會回來吃晚飯。”

  突然留下這句話,文靜有些懵,他好好的為什么要這么說?他回來吃飯還是不吃飯,很重要?

  文靜默默的注視著高朗離開的背影,她發現,她是越來越看不懂他了。

  “夫人……總裁已經走了。”

  是那個小助理的聲音。

  文靜側頭,是錯覺嗎?她竟然在小助理的眼中看見了笑意?

  “走吧。”

  小助理點頭,帶著文靜走向了專用電梯:“這電梯是直通總裁辦公室,和地下停車庫的。”

  文靜點了點頭,沒有說話的意圖。

  “靜靜。”

  跟在助理的身后,才剛靠近高朗的車子,一陣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聲音響起。文靜忍不住皺了皺眉,轉身之際,面色如常,原以為只有她一個人,可是看清楚她身邊的人的時候,她的目光還是閃了閃。

  文悅跑到了文靜的面前,握住了她的手,由衷的開口道:“今天的記者招待會我們剛才都看了直播,你放心,那個陷害你的人,我一定會想辦法幫你找到他!”

  “敢欺負我們文家的女兒,簡直活膩了。”意識到說話的語氣有些狠,文悅吐了吐舌,轉身看向吳維道:“你也會幫我們的對不對?”

  吳維并沒有回答文悅,眼睛一直放在文靜的身上,只是……她從第一眼看了他之后,就再也沒有看他,仿佛他根本不存在一樣:“這件事情或許并不簡單。”

  “就是因為不簡單,所以我們才更應該幫忙,畢竟人多力量大,連那么大尺度的照片出來了,如此的冤枉陷害一個女孩子,太過分了。”文悅說的義憤填膺。

  文靜唇角翕動:“我已經不是女孩子了。”

  “嗯?”文悅眨了眨眼,不太明白文靜為什么這么說。

  文靜收斂了心中不該有的情緒,看著文悅揚起了唇角,鎮定的開口道:“我是高朗的妻子,并且這件事情的處理上,他并沒有讓我失望。”

  吳維的手指動了動,看著文靜的眼神越發的幽深:“高朗的確有能力處理這件事情,并且已經控制好了輿論。”

  “對啊,真羨慕高朗對你的用心,事情一發酵,他馬上就著手處理了照片,現在記者發布會之后,想來之前討論熱烈的論壇系列一定也可以遏制。”文悅道。

  文靜點了點頭,淡淡的應了一聲,準備上車。

  “靜靜……你這就走了嗎?”文悅適時開口,看著文靜看向她才道:“我的意思是……今天召開的會議,高朗沒有要你參加?”

  不給文靜說話的機會,文悅補充道:“真是奇怪,你不是已經有了文家百分之三十的股份了嗎?按理說……你現在可是會議的大股東。”

澳客彩票电脑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