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若有情愛 > 第五十七章 口頭上的感謝也是感謝

第五十七章 口頭上的感謝也是感謝

  吳維伸手握住了文悅的手臂,目光灼灼的望著她,無視她的呼疼:“她大學的時候對我表白過?”

  “嗯。”文悅皺眉,她不知道她這么說是不是對了,不過看吳維的反應,他的確是在乎文靜的。這個認知,讓她的心瞬間下沉的厲害:“我這張嘴啊,總是把關不牢靠,這件事情,你可千萬不要和高朗說,雖然你們之間是兄弟,鐵哥們,但是說出去,總是不好的。”

  “吳維。”感覺到吳維松開了她,文悅看向他,只見他走向了門口:“你要去哪兒?”

  吳維停下了腳步,稍稍的側頭:“安排車,送你回去。”

  文悅一瞬不瞬的望著吳維離開,直到視線中已經沒有了他的背影……面色陰沉,握著床單的手越發的用力。

  “咚咚咚……”

  敲門聲響起,高朗從陰影處走出,打開了門,看著門外的人,眉頭動了動:“該說稀客?”

  文昊天面無表情的看著高朗:“文靜呢?”

  “她在休息。”

  “她媽都這個樣子了,竟然還有臉休息?”文昊天試圖推開高朗,不料他卻一動不動,而他的推攘在此刻看起來更像是笑話:“高朗……你愛護靜靜,我這個當父親的很感動,但是在大是大非面前,你不能一味的維護她。”

  “我沒有維護她,你只是不方便進去。”高朗堅持。

  “你……”文昊天想要硬闖,可是對上高朗的眼睛,他竟然開始不確定。

  “讓他進來。”

  是文靜的聲音。

  她醒了?高朗眸色變了變,身體朝著旁邊挪動。

  “你不來找我,我也準備去找你。”文靜半坐在床上,看著文昊天的眼睛里充滿了冰冷。

  高朗打量著文靜,“睡了一覺”之后,她看起來似乎比之前鎮定了許多。

  文昊天站在了文靜的面前,居高臨下的看著她道:“我知道你對我們當父母的有怨恨,但是我們也是為了你好,可是你呢……不感恩就算了,竟然還要一味的氣你的媽媽!”

  “氣?”文靜抬眼看著文昊天:“你的意思是?”

  四目相對,文昊天直直的看著文靜的眼睛道:“這個不是應該我問你?為什么你媽在和你通了電話之后,她就從樓上跌倒了?”

  時間仿佛靜止,彼此的呼吸聲都變得異常的清晰。

  文靜怒極反笑,眸光凜然的盯著文昊天:“我原本是想要去找你討個說法的,結果你現在卻來質問我。”

  “你到底和你媽都說了些什么?”文昊天加重了語氣:“如果是為了那百分之三十的股份,你完全沒有必要去氣你的媽媽,即便是高朗不給你,就是以后,我的公司也是你的!”

  文靜嘲諷的勾起了唇角,看著文昊天的眼神越發的冰冷,近乎咬牙切齒的開口道:“你別把你自己說的那么偉大,我從來都沒有想過要你一分錢,甚至如果可以……我巴不得把你給我的一切都還給你!”

  “放肆!”文昊天大怒,舉起了手。

  眼看巴掌就要落下,可是預期的疼痛卻并沒有到來,文靜不甘示弱的瞪著文昊天。

  高朗松開了文昊天的手,擋在了文靜的面前:“我對你們的家務事本沒有興趣,但是你別忘了……文靜現在是我的妻子。”

  文昊天面上的神色變了變,看著高朗,痛心疾首:“我對不起你,是我沒有教好女兒。”

  文靜冷笑:“在我媽面前,你裝情深裝了23年,現在你又要在別人面前裝出一副對女兒慈愛的模樣,文昊天……你不覺得惡心,我都惡心!”

  “文靜!”

  “看吧……我不過是說出了事實,某人就迫不及待的掩飾了。”文靜站了起來,眼睛牢牢的盯著文昊天:“你最好祈禱我媽平安無事,要不然……”

  “你這是在威脅我?恐嚇你的父親?”文昊天憤怒的開口道。

  “我還什么都沒有說,怎么就變成了恐嚇?”文靜嘲諷的看著他:“滾出去。”

  “你說什么?”

  “我讓你滾!”文靜不再壓抑她的怒氣,惡狠狠的開口,看著文昊天的眼神像是要吃人一般。

  “反了你了……”文昊天再次的舉起手,要打文靜。

  高朗眸色幽暗的拉住了文昊天,近乎拖著他,將他半拉出了病房門。

  門外隱隱約約的似乎在說什么,可是文靜不想在意,也不想要聽!雙手捂住了耳朵,整個人開始慢慢的蜷縮起來。

  高朗開門進來,一眼便看見蹲在地上的文靜,走到了她的面前道:“如果門外有記者,剛才你的言辭……會帶來很多麻煩。”

  “我想要自己靜一靜。”沙啞著聲音,文靜整個人顯得尤為疲憊。

  “那恐怕不行。”高朗想也不想的開口道:“你自己的母親還要你自己去守著,難不成……你還想要文悅過去?”

  文靜搖頭,抬頭看著高朗:“我要自己守著。”

  “那你最好擦干眼淚,別到時候你媽醒了,又被你嚇暈了過去。”高朗道。

  文靜瞪著高朗,手不受控制的擦拭她的眼角,起身之際,不料腿麻,條件反射的抓住了眼前的他。

  一聲悶哼在頭頂響起,文靜沒有反應,目不轉睛的看著他的手背,那上面的牙齒印鮮紅明顯,依稀還帶著血跡:“對不起。”

  高朗低頭看著文靜,正準備開口,對上她的面容,望著她的眼睛,他竟然不知道說什么了。

  “媽媽這個樣子,我已經沒了理智……不過我還是知道的,謝謝你。”文靜輕聲的開口道。

  高朗張了張口,即將出口的話到了真的說出的時候,變了:“口頭上的感謝,并沒有誠意。”

  文靜無意識的握住了高朗的手,目光灼灼的看著他,想要說話,只見他眉頭緊皺,狐疑不已:“你……”

  高朗指著他的手,看著文靜松開之后,上面冒出的血珠:“原來這就是你說的感謝。”

  文靜搖頭,她剛才怎么就握住他的手了?著急的拉住了他的手臂道:“快去找護士包扎一下,不然會感染的。”

  屋內的兩個人沉浸在了他們自己的世界中,并沒有注意到,門口有一個身影閃過。

澳客彩票电脑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