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若有情愛 > 第六十四章 女人認真起來是很可怕的

第六十四章 女人認真起來是很可怕的

  李玉梅眸色凌厲的看向文靜,意料之中,她也正注視著她,:“給你一個億,封鎖下這個消息,以后你還能再嫁人。”

  文靜一瞬不瞬的看著李玉梅,沒有錯過她臉上絲毫的表情,忽然間笑了:“你說我不能生孩子,依據哪里來?”

  見她看著她的肚子,文靜忽然間笑了:“生孩子可不是一個人的事情,沒準兒是你兒子不行,我建議……你在胡亂的給別人定罪之前,最好好好的做好工作,哪怕是假的……也該給一份你兒子的檢查報告。”

  李玉梅面色冷了下來,看著文靜眼神越發的凌厲:“從來沒有人敢在我的面前質疑高朗。”

  “那現在就有人了!”文靜也不想要和李玉梅對著的,但是她不喜歡她此刻的表情,在她看來,那是一種輕視,是一種侮辱,她受不了。

  視線相對,彼此之間火藥味濃烈,李玉梅正準備開口,房門把手轉動的聲音響起,抬眼望去,只見高朗出現在了眼前。

  “你來的正好,凝語那孩子不錯……你們有著從小長大的情誼,余生很長,總是要一個貼心的人陪伴,才會幸福。”李玉梅放柔了聲音道。

  高朗站在了文靜的身邊,看著李玉梅:“這是你回來之后和我說的第一句話。”

  李玉梅皺眉,直勾勾的看著他:“我做的一切都是為了你好。”

  高朗朝著李玉梅走近,拿起了辦公桌上的文件:“當初文家的婚事是你給我定下的,現在你又想讓我結束。”

  “從小你就教育我,婚姻不是兒戲,但是現在看來……我們之間究竟是誰把婚姻當兒戲?”高朗反問出聲,目光灼灼的看著李玉梅。

  李玉梅張了張口,索性走到了高朗的面前:“那是以前,我以為文家的女兒再不濟,也是一個女人,可是誰知道,她不能生育!我們高家,家大業大,哪里能要這樣的女人。”

  文靜看向李玉梅,看著站在她面前的母子,合著她們其實都是不喜歡文家的女兒,卻要娶的!嘲諷的勾起了唇角,心中止不住的泛起了冷意。

  “我和文靜之間有沒有孩子,現在……不是你能管的。”

  “高朗!我是你媽!”李玉梅嚴厲了神情,一張臉上依稀可見怒氣:“以前你從來都不會違背我的意思,可是現在你竟然為了她頂撞我,這樣的女人更不能留!”

  高朗看著李玉梅:“從你的字里行間,我并沒有聽出你對我有絲毫的關心,你到底在意的是高家,是你的面子!”

  “我怎么沒有對你關心?難道你不想要當爸爸?”李玉梅質問出聲。

  見高朗不說話,李玉梅收斂了面上的怒氣,聲音中威嚴依舊:“你別忘了,當初我之所以讓你娶文家的女兒是為了什么?還是你想要告訴我,你對她動了真情?”

  文靜眼中的神色微微一變,看向高朗,隨即望著李玉梅,果然……天上沒有白掉的餡餅,掉下的是炸彈!雖然之前一直懷疑,但是她現在親耳聽見,心中還是很不好受,高朗娶她的目的真的很不存粹。被他們母子這么設計利用,她的心里還真不是一般的不舒服。

  “雖然你們母子的聊天,我不想要打斷!但是能不能別總帶我,尤其是在那兒造謠我不能生孩子!”文靜看向李玉梅的眼中沒有了溫度,冷冷的繼續開口道:“你們都過著高人一等的生活,可是思想還是那么腐朽,且不說我是不是真的不能生孩子,現在這個社會,丁克家庭也是常態。”

  趕在李玉梅開口之前,文靜斬釘截鐵的繼續道:“你兒子愛玩,沒有孩子做牽絆,他更放的開!再者……”加重了語氣,她一字一句的放慢了語速,話語中透露著濃濃的堅定,繼續道:“結婚的時候,你們的目的是什么,對我來說已經不重要,但是離婚!只要我不同意,沒有人可以強迫!”

  李玉梅看向文靜:“這么說,你是堅決不離婚?”

  “呵……”文靜冷笑,直視著李玉梅道:“其實離婚一直是我之前巴不得的事情,可是聽著你們母子的談話,我感覺我好像是無形之中被雙方設計了,既然如此……我為什么要讓你們如愿?”

  四目相對,文靜語氣堅定:“這婚,我還堅決不離了!”

  轉身,文靜的肩膀無意中碰到了高朗,抬頭對上高朗的視線,眸色復雜深沉,提步離開。

  文靜走的很快,并沒有注意到,高朗看著她的神色有了變化。

  “你看看她,無法無天,眼中目無尊長,這樣的女人,必須盡快讓她和高家沒有關系!”李玉梅道。

  高朗回神,側頭注視著李玉梅:“我記得……結婚的時候就和你說過,那是我聽從你的最后一件事情。”

  “高朗!”李玉梅陰沉了面容,直勾勾的看著高朗道:“你準備為了一個不相干的女人,和你媽敵對?”

  腳踢到了地面的凸起,文靜一個踉蹌,險險的站穩,往后看去,并沒有人出來。

  “也是,我怎么會想到會有人出來?”文靜搖了搖頭,重新站穩,盡可能當作什么事情都沒有發生的走出樓道。

  “文靜!”

  “文靜,我在叫你,你沒有聽見?”

  文悅眼疾手快的拉住了文靜,將她拉到了角落的位置,確定沒有什么然注視著她們,她才繼續開口道:“你臉色這么不好看?難不成你和他媽談崩了?她讓你不好受了?”

  文靜瞥了眼文悅:“你這么關心我的事情,就那么想看到我的日子不好過?”

  “我……”

  “恐怕要讓你失望了。”文靜不想要聽見文悅的聲音,她受夠了所有的虛與委蛇,忍耐夠了太多的陰謀算計,這一刻……忽然之間,她想要反抗,她不想要再被人控制:“我和高朗好的很,我也一定會讓他離不開我!”

  文悅想要嘲笑文靜的癡心妄想,但是觸及到她的視線,微微一頓,嘲諷的話怎么也說不出口。

澳客彩票电脑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