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若有情愛 > 第一章 轉變的讓人琢磨

第一章 轉變的讓人琢磨

  漆黑的夜里,一道讓人甚感壓迫的光,不斷的追隨著她。

  文靜睡的不安穩,睜開眼睛,挪動身體想要打開床頭的燈,冷不丁的感受到床的另一邊明顯的凹陷了下去。

  整顆心,瞬間提了起來。

  吞咽了一口口水,文靜隨即快速的伸手,朝著床頭移動,腰突然被摟住,她打了個寒顫,這力道,這氣息,分明是屬于男人的!

  高朗已經去了上海,是誰?

  這么大晚上,還膽子如此大的來到她的房間?

  無限的恐慌襲來,文靜開始反抗。

  手臂上傳來被抓的疼痛感,高朗松開了手,如鷹的眼眸看向文靜的時候,屋內的燈光亮起,正準備開口,冷不丁的一個枕頭對著他砸了過來。

  “你是誰?”

  “救命啊……”

  刺耳的尖叫聲響起,高朗的臉色徹底的陰沉了下來,瞪著文靜道:“閉嘴!”

  “閉嘴?什么閉嘴!我告訴你,我可不是好惹的!”文靜憤怒的開口,看清楚了眼前的人,面上的神色變化豐富:“怎么是你?”

  “那你以為還有誰能出現在這里?”高朗說話的語氣,在看見文靜驚慌的時候,變了。

  文靜張了張口,依稀間,她還能聽到她心跳如鼓的聲音:“你不是……”

  “咚咚咚……”

  “少爺,發生了什么事情?”

  文靜的話還沒有問完,門外傳來了周嫂的聲音。想要開口,視線不經意的對上了高朗的眼神,偃旗息鼓。

  “有只野貓進來了。”高朗看著文靜道。

  文靜瞪著高朗:“我才不是野貓。”

  “那需不需要我進來幫忙?”

  門外繼續傳來周嫂的聲音,高朗若有所思的看著文靜道:“不用。”

  屋外靜悄悄,看樣子周嫂是離開了。文靜收回了視線,不期然的和高朗視線相對,迅速的移開目光:“你看著我做什么?”

  高朗起身,自動的走向梳妝臺,打開抽屜,拿出了消毒水,遞給了文靜。

  文靜被嚇到了,疑惑的看著高朗:“你給我這個做什么?”忽然睜大眼睛,她只覺得莫名其妙:“你該不會還想要我給我自己消毒吧?野貓,哼……”

  明顯感覺出文靜語氣的不友善,高朗將他的手臂展現在了她的眼前,清晰可見的指甲血痕。

  文靜唇角動了動,看著高朗的傷,尷尬的笑了笑,不太情愿的接過藥水,想要說什么,可是卻又找不到語言,想著還是先幫他處理傷口的好。

  高朗默默的注視著文靜,雖然她什么都沒有再說,但是這種氛圍,他是喜歡的。

  次日清晨。

  文靜迷迷糊糊的睜開眼睛,想起昨晚,迅速的側頭看向身側,確定高朗不在旁邊,她才松了口氣。胡亂的揉了揉頭發,簡單的收拾了一下,開始出門。

  蘇梅在這兒,她應該無微不至的照顧她。

  餐桌上,食物咀嚼規律的聲音傳來。

  文靜下樓的時候一眼就看見了蘇梅,此刻的她正小口小口的喝著粥,而喂她的人,竟然是周嫂。

  “我來吧。”

  聽見文靜的聲音,周嫂看向了她:“她馬上就要吃完了。”

  文靜點了點頭,懂了周嫂的意思,沒有再開口,坐在一邊,慢慢悠悠的吃起了早餐。

  周嫂離開,飯廳里只剩下她們母子。蘇梅看向了文靜:“你和高朗之間的感情很好。”

  “嗯?”沒有想到蘇梅會這么說,文靜想要說什么的,但是不知道應該怎么組織語言。

  她沒有反駁,也就是說她變相的承認了!蘇梅的面上看不出太多的情緒:“我想要見文悅,你幫我安排。”

  文靜詫異的看著蘇梅:“媽……現在文昊天也不在,也沒有其他的文家人,我想要知道……你為什么會和文悅走的那么近。”

  “文悅也是我看著長大的女兒,我只是想要見一見她,你難道還有意見?”蘇梅眸色凌厲的盯著文靜道。

  文靜搖頭,怕影響蘇梅的情緒:“之前你受傷躺在醫院,其實我最懷疑的就只有兩個人,一個是文昊天,而另一個就是文悅。”

  “別一口一個文昊天!”蘇梅斥責出聲,看著文靜道:“你別忘了,你身上還留著他的血,不管如何他始終是你的父親。”

  文靜還想要說什么,可是看著蘇梅的樣子,最終還是什么都沒有說,點了點頭:“既然你要見文悅,你就見好了。”

  周嫂端著點心從廚房走出來的時候,一眼就看見了文靜朝著庭院凝望,順著她的視線看去,只見文悅親昵的靠在蘇梅的身邊,兩人有說有笑,仿佛間……像極了一對母女。

  母女?周嫂看向文靜的眸光加深了,明明蘇梅和文靜才是母女,只是為什么她們兩個相處的模式看下來,還沒有文悅和蘇梅親密?

  “夫人,少爺剛才打電話過來了。”周嫂道。

  文靜收回視線,快速的收起面上的情緒,看向周嫂:“他打電話?”

  “少爺打你的手機,一直處于無人接聽的狀態。”

  文靜疑惑,拿出手機,看著上面的飛行模式,尷尬的笑了笑:“他有急事?”

  “少爺讓你去他公司一趟。”周嫂道。

  “去公司?”文靜為難的看著周嫂,也想要試著問出更多的事情來:“你知道他為什么要我去嗎?”

  “你不能說原因,那你是不是可以告訴我,他公司的具體位置?”文靜不想要讓周嫂覺得她路癡,但是更不想讓高朗看笑話。

  “夫人,不是我說你,你好歹也已經是少爺的妻子,你對少爺的事情還是一如既往的漠不關心。”周嫂見文靜不說話,越發的語重心長了道:“這樣你們是走不長遠的。”

  文靜一愣,條件反射的想要回答她和高朗本來就走不長遠,但是話到了嘴邊,她竟然不愿意說,看著周嫂,做著心理安慰,或許她只是不愿意當著周嫂的面說,以免惹來麻煩。

  “即便是兩個人互相了解,甚至是深愛,到了最后或許也會分開。”

  “夫人說這話是什么意思?”周嫂看著文靜的眼中帶上了審視,難不成……她壓根就沒有想過和少爺長廂廝守?

澳客彩票电脑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