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奇幻小說 > 我!直播出個天帝 > 第二十一章 狂野來客

第二十一章 狂野來客

  姜歌冷冷梳著頭,目光一掃眾人,旋即落在林克身上,禮貌道:

  “我可以坐嗎?”

  “你算什么東西,有什么資格坐?”羽扇少年不客氣的道,言語之中,滿是厭惡、嫌棄。

  他是祝氏一族,祝易,同樣是六星武士修為,自然看不起大名鼎鼎的廢物姜歌。

  試問九天神龍、云端驕子,何須鳥瞰螻蟻、廢物?

  姜歌沒有看祝易,只是問林克道:“你的意思呢?”

  “你聽不懂人話嗎,廢物,憑你也配和我們共桌?”

  林克死魚眼翻白,斜視著姜歌,嘲弄道:“人,最可怕的就是,沒有自知之明!”

  “這么說來,你剛才實在戲弄我,對嗎?”姜歌并不動怒,只是平靜發問。

  人群中的姜平便忍不住身軀一顫。

  緊接著就是出離的隱怒,牙關咬碎。

  不!承!認!

  哪怕敗過、被一掌秒殺,在姜平心中,始終有一分傲慢、兩分偏見,七分的無能狂怒!

  他決不相信,他決不承認!

  姜歌,有朝一日竟會凌駕于自己之上?

  心態崩了,心魔滋生……現在的姜平,迫切需要看到姜歌落魄、被打回原形。

  這一切的希望,寄托在林克身上。

  而林克沒有讓他失望,面對姜歌的質疑,他死魚眼一翻,冷冷笑著,笑聲充滿了嘲諷:“是戲弄,又怎樣?自己滾,別丟人現眼了。”

  林克心中,同樣是驕傲的。

  盡管知道姜平敗了,姜歌有了長進,但這并不代表,姜歌就能戰勝自己。

  至少在林克看來,自己穩操勝券。

  因為姜歌只是四星武士,而他已經晉級六星,一個星位一重天,想翻天,難!

  境界的差距,足矣說明一切。

  此刻!

  他虎軀一震,如龍筋脈突出、如虹氣血翻涌,動若江河咆哮,駭人的磅礴氣勢爆發,甚至能直接撼殺一般低級武士!

  姜歌或許例外,但在這般壓迫下,也根本動彈不得……至少眾人都是這么想的。

  “好恐怖的氣勢,六星武士,名不虛傳!”

  “林克兄果然厲害!”

  “如此年紀,竟擁有如此實力,若能再進一步,便是各大宗門,也要為兄臺拋出橄欖枝了。”

  “干得漂亮,這廢物,就該狠狠教訓!”

  眾人紛紛恭維、喝彩,便是同為六星武士修為的祝易,也隱隱露出忌憚之色。

  “雕蟲小技,何足掛齒?”

  林克很是受用,勉為其難謙虛一句,手放在桌上,端起一杯酒來,端到姜歌面前。

  手一揚,酒杯傾斜,眼看著就要灑出,潑在姜歌臉上。

  嘭嘭嘭!

  突然,一連串的爆響傳來,緊接著清風酒樓的大門被一腳踹開,一群滿臉戾氣的人沖了進來。

  “小二,你他娘的,好酒好菜的都給爺爺們端上來!”

  伴隨著一聲粗礦大喝,一個一身匪氣、滿目猙獰的刀疤大漢應聲出現。

  這大漢人高馬大,頂著一個鷹鉤鼻,一道刀疤自上而下貫穿面龐,雙目淡漠,眼神狠辣。

  他扛著兩口鬼頭刀,大搖大擺,踩著門檻走入酒樓。

  人還未至,有勢先臨。

  兇神惡煞的氣息肆意張揚,七星修為綻放,籠罩全場,酒樓食客都露出驚惶之色。

  而同樣耀武揚威的林克,更是受到了重點關注,氣勢針對、碾壓!

  噔噔噔!

  林克禁受不住后退數步,同時手中酒杯傾斜,杯中酒水盡數傾灑而出,直接潑在自己臉上

  “嘩啦”一聲。

  林克當時就濕了,一臉愕然。

  他身為林家子弟,身份超然,素來也是養尊處優慣了,那里受得了這種委屈,咽得下這口氣?

  一個野生的散修、七星武士,在天方城這一畝三分地,也敢跟我林克這地頭蛇比猖狂?

  林克越想越氣,死魚眼一瞪,腮幫子一鼓,直接就沖了上去。

  “嘖嘖嘖,這下有好戲看了。”姜歌嘴里說著龍套的臺詞,心里幸災樂禍。

  他順勢坐下,抓起一把瓜子,然后打開直播間彈幕。

  姜平略有微詞,正要開口,就被姜歌一巴掌抽歪了嘴,捂著下巴一旁自閉去了。

  “臥槽,主播你動作好熟練!”觀眾[這個槽我一定要吐]。

  “哈哈哈,名場面,我潑我自己!已截圖。”觀眾[盡奇葩之能事]。

  “委屈姜平,在線自閉!嘻嘻嘻,表情包安排上了。”觀眾[做沙雕之標桿]。

  “媽呀,就我一個人被刀疤臉嚇到了嗎?嚶嚶嚶。”觀眾[嚶人嚶語]。

  “大家不要怕,他長得丑,我用PS修好了。”

  姜歌聞言,細心地給刀疤大漢加了美顏相機,讓他丑得清新脫俗一些。

  身為主播,要時時刻刻優化觀眾的直播體驗,大家好才是真的好。

  直播間一時好評如潮,七百人的目光齊齊落在林克身上,安靜吃瓜。

  此時。

  林克已經走到刀疤大面前,滿臉高傲,一雙死魚眼翻著,從來不正臉看人,頤指氣使道:“爾等何人,見了本少,還不速速下跪!”

  “剁了他。”金不換桀驁的聲音傳出。

  “是!”一個名叫黑瞎子的匪徒咧嘴一笑,旋即一步踏出,朝林克一掌拍來。

  沒有任何理由,沒有任何忌憚。

  你狂任你狂,我更比你狂。

  好一副橫行霸道的匪徒作派!

  林克這才注意到,這油布裹頭,滿臉絡腮的黑瞎子,竟是一名六星武士!

  林克先是詫異,但并未退縮,反而在嘴角露出冷笑。

  四大家族,之所以為四大家族,靠的可不僅僅是人多勢眾,更重要的還是傳承。

  譬如姜族長虹劍法、冷家馭獸術、祝氏無影無蹤腳,林家鎮族絕學,便是一套“驚濤駭浪掌”。

  其威勢,猶在姜族開山掌法之上!

  等閑散修武士,空有修為沒有武學,面對大族子弟,天然便處于劣勢,處處挨打。

  “來得好,本少新近突破,正好拿你開刀見血,青云直上!”林克興奮得大吼一聲,腰馬合一,迎面一掌轟出。

  雙掌相對,四目凜然。

  兩股真氣激烈碰撞、轟然爆裂,化作滾滾氣浪席卷四方。

  “嘭!”一聲巨響。

  瞬間,酒樓桌椅遭了殃,隨著氣浪的推移,一個個都被震得散架、支離破碎!

  唯獨姜歌和金不換好端端坐著,彼此對視一眼。

  姜歌梳頭一笑,卻是不怵。

  場中。

  林克身軀大震,被轟退數步,只覺體內氣血翻滾、五臟六腑挪位。

  而黑瞎子卻只退了一步,面色如常。

  論武學武技,黑瞎子顯然更勝一籌。

  林克笑容驟垮,臉色一黑,冷冷喝道:“再來!”

  他立即催動體內真氣,導引雙掌,匯聚出一片淡藍色的真氣汪洋,波濤如怒。

  這套掌法動作嫻熟連貫,平靜中孕育殺機洶涌。

  “嘶!”

  “是驚濤駭浪掌第二式,九重浪蕩!”

  “九重浪蕩滌四方,這一掌揮出九重浪,一浪更比一浪強,掌勢疊加,甚至能讓六星武士打出七虎之力,可怕無比!”

  現在圍觀的食客中,大多都是氏族子弟,對于林家傳承武學很了解,自信滿滿。

  當眾人討論得激烈時,林克則縱身一躍,雙掌飛出,對黑瞎子展開猛烈攻勢。

  黑瞎子看起來五大三粗,可動作同樣迅猛,在九重浪掌力落下之前,便先一步格擋、巧妙化解。

  兩人以快打快,拳拳到肉,視覺效果十分炫酷。

  可從始至終,林克都沒有擊中過黑瞎子哪怕一掌。

  “林家武學,不過如此!”

  黑瞎子不屑搖頭,沙包大的拳頭一碰,真氣沸騰,鍍金似的覆蓋腰身:“接招,貼山靠!”

  “貼山靠,顧名思義,人如弓箭氣如弦,一發入魂,靠樹樹倒、靠山山塌!各位觀眾請看——”姜歌在一旁不忘解說。

  同時。

  貼山靠施展,林克的九重浪瞬間被壓制,只能不斷防守閃避,根本沒有反擊的機會。

  黑瞎子得勢不饒人,乘勝追擊,瞬間轟出數十拳,拳影漫天,半空中呈現數十個殘影。

  拳意蓬勃,把空氣都撕成颶風!

  砰!

  林克應接不暇,被一拳打在臉上,口中噴出大量鮮血,身體離地倒飛,一路翻滾,最后停在姜歌腳下。

  兩人都是一愣。

  “廢物,還不快……扶我……”林克咳血道,目光里還滿是威脅。

  “咚!”

  姜歌一腳踹暈了他。

  直播間里。

  “哈哈哈,我林克,就是要裝最大的逼,用最帥的招數,挨最毒打!”觀眾[你也想起舞嗎]。

  “人間慘劇啊,一腳踹暈。淚目。”觀眾[嘴角瘋狂亂特么上揚]。

  “十個淚目九個笑,還有一個在狂笑!”觀眾[我想起高興的事情]。

  隨后。

  “叮,觀眾[喜聞樂見]打賞主播666魚丸!”

  “叮,觀眾[小女子本就是秀兒]打賞主播666魚丸!”

  有打賞的日子,那才是好日子。

  林克,你可真是個好人呢。

  姜歌差點沒忍不住要再踹一腳,但臉上的笑容根本掩飾不住。

  但此時此刻,這開懷的笑容是如此違和。

  有沒有搞錯啊大哥!

  我們匪徒不要面子的嗎?

  所有人都看傻子似的看著姜歌。

  刀疤臉金不換同樣甩過眼神,不解道:“你笑什么?”

  “笑你咋地?”姜歌道。

  “剁了他。”金不換道。

  頓時。

  姜歌梳著頭,笑得更燦爛了。

澳客彩票电脑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