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言情小說 > 北不見南枝 > 第146章心中生疑

第146章心中生疑

  慧兒回來之后,清歌看著眼前的人,身子坐下,話語直言:“晉沐派你來的?”

  “是。”玫兒沒有隱瞞。

  慧兒聞言,心中卻是一驚,難不成真如他人所言,她,來的目的不單純。

  清歌見這話,眉頭也不由得皺了皺。

  “派你來又所謂何事?”

  “保娘娘安全。”

  清歌聞言眉頭不由得更是皺了皺,伸手拿起那月牙,雙眼看了一眼慧兒,她頭垂低著,雙眼中都是思索。

  “你出去吧,有事叫你。”

  清歌話語平靜開口,可是那手指卻有些顫抖。

  玫兒聞言,心中有些不好,但思量了一下,還是下去了,將房門輕輕關上。

  “啪嗒。”

  玫兒方才出門,清歌也就手中之物用力的摔在地上,胸口上下起伏著。

  慧兒愣了一下,回神之后,沒有說話,只是小心的將那玉佩撿起,心中任在思量著,這人所來究竟是何意。

  “愚蠢。”清歌手指用力緊握,臉上也早也沒有了往日的風采,看著那緊閉的門口。

  “娘娘接下來要怎辦?”慧兒站起身,手中是那月的碎片,話語很輕。

  清歌聞言,看著眼前的人,雙眼便得深邃,看來,那真實的目的,還是不能說與她知道。

  “一切如舊。”清歌開口,雙眼收了回來,努力回復自己情緒。

  “是。”慧兒答允。

  “你要走嗎?”

  清歌再次開口,雙眼看著眼前的人,知道那這些,正常人,要么走,要么告知陛下,她想知道她心中是怎么想的。

  慧兒沒有說話,依舊那么規矩的站著。

  “你若要走,我調你出去,但是我想你明白,我與那南國沒有半分關系,若是有,也不是什么好的,收起你那些以為我是線人的胡想。”清歌看著他,雙眼都變得深邃,如今,她最先要做的是不讓眼前的人多疑。

  慧兒看著她,還是不曾說話,若說不是,也要她信服不是。

  清歌看著她的眼神,雙眼也瞇了起來,突然感覺自己竟沒有一處可證明自己。

  南國而來,謀奪圣心,意動皇后,這那一條,看起自己都不是什么好人,雙眼閉上,縱使巧舌如簧,原也有無法反駁的時候。

  “慧兒這是當真不信我?”清歌心神定看了定,雙眼認真的看著眼前人。

  慧兒也看著她,沒有說話,她也不知,以前她跟著這人,是她有本事,做事也果斷,是一不錯之人,可如今……

  “罷了,你隨意想吧,本宮告訴你的只是,南君對我之愛,不輸子騫,故派一兩人跟著我,也不是何奇怪之事。”清歌說完,身子坐下,緩緩開始吃那美食。

  她也不知自己為何與慧兒說如此之多,大概是因為柳兒不再了,她也在尋找那所謂合群之人。

  慧兒聞言,還是沒有開口,只是轉身默默的做著自己的事,但這事心中還是有了決定。

  還是先不告訴陛下了,畢竟,現在為止,她還是不曾做何威脅國家之事。

  ……

  第二日。

  天色尚早,清歌就也睡不下了,緩緩起身,宮女們魚貫而入,為其梳洗。

  “玫兒。”清歌緩緩開口,雙眼中都是平靜。

  “娘娘。”

  被叫到的女子恭敬的站出來,面容含笑。

  “你去瞧瞧皇后娘娘可有好些,若是好些可以見人了,你來告知本宮。”

  “是。”

  眾人都在忙碌著,只有一小宮女總是在左右打量著,直至看見放至一旁的粉盒,才停下了搜索的眼神。

  萬事弄好,清歌細細打量了一下鏡子中的人。

  “好了,出去吧。”

  “是。”眾人行禮退下。

  房中只剩二人,慧兒與清歌都看了一眼那本精致的粉盒也不見蹤影。

  “你去瞧著。”清歌緩緩開口。

  “是。”慧兒聞言,緩緩走出,遠遠的看著那行走匆忙的背影。

  傾吾如今正坐在畫廊中,盛開的紅梅上也附上了白雪,只留下那一點點殷紅。

  “姜嬤嬤,你一天不去守著皇后娘娘,老是望著我作甚?”傾吾咬了一口手中糕點,口中話語不是很清楚。

  姜嬤嬤聞言,自然不可說是皇后娘娘怕她惹事,故輕輕開口道:“皇后娘娘想小姐是才回來的,怕又些地方生,不識路,故讓奴婢跟著的。”

  傾吾聞言一笑,反問道:“我就在姐姐殿周圍,能去何處?。”

  姜嬤嬤沒有說話,依舊那般站著,她心中是同意皇后娘娘想法的,眼前這人,絕不會那般乖巧的等她病好。

  兩人說著,一人走了來,一身猩紅色的衣袍,腳步緩緩,姜嬤嬤快步迎了上去。

  “有勞柳大人了。”話語說著,將那人向房中引。

  “皇后娘娘今日可好些了?”柳太醫看著眼前人,也不寒暄太多,口中輕言道。

  “氣色比前幾日要好些了,也愛吃東西了些。”

  柳太醫聞言,心中也放心了些,笑了笑,站在那人身后,來道了宮門前。

  宮女見二人前來,快速去稟報,姜嬤嬤也偷看了身后一眼,傾吾依舊那般坐在畫廊中,一口一口咬著手中糕點。

  “柳大人請。”宮女走了出,朝兩人輕輕一笑,又對姜嬤嬤道:“皇后娘娘讓嬤嬤進去侍候著。”

  姜嬤嬤聞言,也沒多說什么,等柳太醫走了進去,姜嬤嬤方輕聲對宮女說道:“你看著莫小姐,有何問題,快速報我。”

  “是。”

  宮女行了一禮,雙眼也看著那畫廊處,心中也不知他們為何要看著那人。

  姜嬤嬤走了進去,柳太醫正再探脈,她走至桌旁,研好磨,等著那人好。

  “娘娘看來也無大礙了,如今只要按時休息,身體定會慢慢好起來的。”柳太醫站起來,對那人行了一禮。

  “那真是有勞大人了,本宮也覺近日身體沒有那般疲勞了。”傾攏笑笑,也動了動身子,看來,她不久之后,就可以不用再躺在這床榻上了。

  柳太醫聞言,口中道:“娘娘吉人自有天相,想來是要不了幾日就可好了。”

  傾攏一笑,朝她擺擺手,柳太醫便身子后退,走至那桌前寫下方子。

澳客彩票电脑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