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踏破太古 > 第二卷:步步生蓮花 第一章:趁你病要你命

第二卷:步步生蓮花 第一章:趁你病要你命

  云水沼澤,位于神武大陸西大陸的西南面。其中各種險境絕地遍布,污水瘴氣彌漫,少有參天古樹,波瀾起伏的丘陵長滿各種各樣的灌木,里面暗藏著各種毒蟲猛獸。蜿蜒曲折的河道,歡騰跳躍的溪流里生長在各種毒蛇,當然也有肥美的魚群。

  這里是各種奇花異草、珍禽異獸的家園,卻是獵殺者的亂墳崗。

  風廉慢慢睜開眼,朝陽剛剛爬上不遠處的一座小山丘上。光芒有些刺目,比以前看到的太陽要光線要強烈一些。

  夢潔靠在他懷里睡得很甜美,嘴唇翹起一個可愛的弧度。只是嘴唇和臉色還很蒼白,身上的傷口已經結痂。但是整個人的氣息還是很微弱。

  金血斜靠在一塊石頭上,大部分傷口已經愈合,還有幾處傷勢嚴重的地方,血肉還在蠕動,修補著傷口。

  要說自愈能力,風廉無疑超越絕大多數的修者。金血也很強,畢竟在陵墓大殿得到的最大好處就是自愈這個能力。

  夢潔的自愈能力相比他們兩人要差一些,但她是煉藥師,只要服下丹藥,自愈能力只會比他們更高。

  夢潔睜開眼的瞬間,立即警戒地看著四周,眼神轉了一圈,盯著風廉的臉上,說道:“哥,你不覺得很熟悉嗎?”

  風廉仔細感應了一下四周,說道:“裂縫中傳出的氣息。”

  風廉說的裂縫中的氣息,就是陌村劇變中,那只手將他們親人丟出去的裂縫傳出的就是這個氣息。

  那就意味著孟鷹等人應該是被“丟”到了這片大陸。

  過了好一會,夢潔問道:“小鳳呢?”說完又沉沉睡去。

  看到金血鼻尖上的一堆鳥屎,風廉才注意到變成小草雞的鸞鳳把他亂蓬蓬的頭發當成了雞窩,趴在那里睡得很安逸。

  金血似是在做夢,舌頭突然伸出來,將鼻尖的鳥屎卷入口中……

  “呸!怎么這么臭。我命怎么這么苦,做個夢吃的都是狗屎嗎?”金血突然蹦起來罵罵咧咧。

  “金血,別叫了。你吃的不是狗屎,是鳳丹!哈哈哈哈。”風廉做了個噓聲的動作,自己卻忍不住笑起來。

  金血看到風廉懷中沉睡夢潔,小聲問道:“大哥這是什么地方?對了,那只草雞呢?嫂子幫我們抵御域外氣息,把她交給我,我可是一直保護她的。”

  “我也不知道是什么地方,鸞鳳就在鳳巢里安睡,你不必擔心她虐你。”風廉笑道。

  金血吧嗒了一下嘴巴,干嘔了幾下,捂著肚子說道:“大哥,我餓了。你守在這里,我去找點吃的。”

  “等一下。”風廉不放心金血獨自走入情況不明的沼澤地。

  風廉選擇能驅趕毒蟲的藥草鋪好,將夢潔放到上面。又刻畫了一個簡單的法陣,將最炙熱的靈氣注入其中,形成一個圈將夢潔圍住。確定那些毒蟲毒蛇不能悄無聲息地靠近夢潔。才與金血向著土包下的灌木叢走去。

  兩人一鉆進灌木叢,立即驚起成千上萬只毒蟲,密密麻麻的,幾乎將晨光都給遮掩住。

  “金血,你不覺得有點奇怪嗎?”

  “嗯,是很奇怪。這些毒蟲為何如此驚慌。它們不是應該吸食我們的血肉嗎?”

  “大哥救命!”金血突然靜止不動。

  “怎么了?”風廉沒發現異常,趕緊問道。

  金血臉上已經冒出了冷汗,喊道:“一只毒蟲要從我腦門鉆進去了。”

  風廉忍不住笑道:“你頭上的是鸞鳳,不是毒蟲。”

  金血大怒:“小草雞,你竟敢爬到小爺的頭上拉屎拉……剛才我做夢吃的是……天呀,怎么可以這樣!小爺我以后還有何面目見人呀!”

  “好呀,那你就不要見人了,我還懶得理你這個吃屎金!”鸞鳳說著從金血 頭頂跳下,落到風廉的肩上。

  “咦,你不怕我了?”風廉問道。

  “怕你?我為什么要怕你。你很好呀,靠近你,感覺很溫暖。”鸞鳳的小頭顱在風廉的頸脖蹭來蹭去,一副愜意的表情。

  “以后就叫你小草雞,這樣安全一點。”

  “好呀好呀。這個名字好聽。”

  金血得意地看著小草雞,笑得口水都要流出來了。

  風廉心想鸞鳳的某些記憶應該丟失了,修為也由五階降到了二階,不過沒有失去說話的能力,算是不幸中的萬幸。她現在的修為太低,如果讓別人知道她的本體是鸞鳳,會讓很多人起覬覦之心。

  “大哥,你看看我,仔細地看我!”金血突然興奮地大叫。

  風廉仔細一看金血,也被驚得下巴都要脫落了。金血居然達到了神庭低級。

  “到底怎么回事,你竟然達到神庭級別了。”

  “我也不知道呀。那次在湖畔晉級,我感覺自己還能接著繼續晉級的,后來看到你被魔迪牛攻擊,就放棄了。之后一直壓制著,應該是那天被‘天道’一擊,就突破了。”

  金血說著拿出計時器一看,從薛御海把他們丟入空間縫隙到現在,已經過去一個多月了。

  “真沒天理,你們怎么總是隨隨便便就晉級呢?”風廉嘟囔著,內心有些小小的不滿和傷感。

  小草雞離開金血才一會,那些驚慌飛走的毒蟲又飛回來。“噼噼啪啪”地落在金血的身上。

  金血何等聰明,立即知道怎么回事。鸞鳳是這些毒蟲的天敵,剛才毒蟲驚慌飛走,是因為懼怕鸞鳳的血脈之力。

  他立即跳到風廉身邊,討好地把小草雞捧起,放到自己頭上。

  “就當做帶著一個驅蟲器吧。”這么想著,金血心里平衡了許多。

  “大哥,那些毒蟲怎么也怕你?”

  “我也不知道,可能是因為靈炎的氣息吧。”

  “不會呀,飛蛾撲火。它們應該更喜歡靈炎氣息才對呀。”

  “別想那么多了,趕緊去找吃的。”

  兩人走到沼澤中,找了好久,才遇到幾只一二階的龜鱔和虹鯢,但它們血肉中都含有劇毒,根本沒法食用。倒是得到幾株可以煉制凡級丹藥的藥材。

  “大哥,你看這里。”

  風廉走到金血身邊一看,有一串足印,想必是大個子的靈獸留下的。

  風廉抓起足印下的淤泥嗅了嗅,面露喜色,說道:“這個大家伙沒有毒,追。”

  兩人一雞小心翼翼的鉆進比人高不少的蘆葦、野草叢,循著爪印追下去。

  “穆貝巡,魯克,你們兩個笨蛋,都說了要小心。你們還是把它們招惹過來了。”一個女聲從不遠處傳來。

  還有雜亂的腳步踏在淤泥上的聲音傳來,風廉立即計算出對方有六人。

  還沒等風廉想好應對之策,一個皮膚略顯黝黑,充滿陽光氣息的少女猛的撲進他懷里。

  “誰!?”

  少女猛地后退,抽出腰間的短劍刺向風廉的面門。

  風廉快速取出三角刺,擊打在短劍劍身上,將它彈開。

  少女左手又多出一把短劍刺向他小腹,風廉半蹲下來,讓心口對準短劍。

  跟在少女后面的人看到風廉的動作,心中喊出兩個字“傻叉”,“必死”。

  “叮”

  短劍刺在風廉的心口上,發出一聲清脆的聲音。然后……然后玄級三品的短劍變成了一堆鐵粉。

  少女也愣住了,短劍的堅韌她自然清楚,而自己更是達到了神庭高級,對方也就是靈海巔峰。居然輕飄飄地阻擋住了自己的攻擊,還毀了她心愛的短劍。他身上到底藏有什么東西?

  抵御住短劍的自然是那個破碎鏡歿,雖然破碎,但它畢竟是神器,玄級靈器在它眼中估計和螻蟻在人的眼中一個樣吧。

  “你好,我叫莫翠麗。請問你們是獵殺者嗎?”一個神庭中級的少女笑嘻嘻地看著風廉問道。

  “你叫什么跟我們沒關系。就此別過。”金血很不喜歡這幾個同一服飾的人,哪有一見面不分青紅皂白,就要取人性命的。

  “哎呦,你這個人還蠻有愛心的,居然還養了一只小草雞。”莫翠麗擋在金血的前面,還是笑嘻嘻地說道。

  “呸!”

  小草雞一口唾沫射到莫翠麗的臉上,又干咳了幾下。然后把頭埋進翅膀下,一幅可憐巴巴,病懨懨的模樣。

  “你找死!”

  莫翠麗一掌拍向金血的腦門。被金血扣住手腕,臉色立變。這個臟兮兮,還帶著傷的俊美少年力道也太大了吧?

  金血色瞇瞇地看著莫翠麗,還把她往身邊拉,伸出舌頭要去 舔她的臉蛋。

  把莫翠麗惡心的拼盡全力后撤。金血正欲邁步追上去,三個少年呈三角將他圍住。

  “滾!小爺對你們三沒興趣。”

  金血像頭蠻牛一樣橫沖直闖,三個少年一個個被他撞飛。再起身之后很聰明地和金血保持十米的距離。

  “金血,我們走。”

  夢潔還在那邊休息,他要抓緊時間找到吃的,盡快回去守護夢潔。

  “想走也可以,把身上所有東西留下。”先前動手的少女攔住風廉說道。

  “嘣”

  風廉懶得再說話。一拳將轟向她腦門。

  少女反應極快,側身避過拳頭。結果被風廉一腳踹在小蠻腰上,飛出十幾米遠。

  風廉和金血對視一眼,有著同樣的疑惑。他們幾個的修為都極高,可是戰斗力怎么這么差勁?

  “墨葉,你沒事吧。”兩個少年同時從金血身邊跑去接住墨葉。

  “我有那么弱嗎?需要你們保護?穆貝巡,周若海,你們兩個和我一起。莫翠麗,魯克,陳藝力,你們三個對付頭頂草雞的那個猥瑣男。”

  金血哈哈笑道:“小草雞,抓穩了,看金爺和大哥怎么猥瑣這三個小妞,蹂躪那三個笨蛋。”

  打起來風廉才發現并非他們戰斗力不強,而是因不明原因造成氣息紊亂,功法根本施展不出來。

  金血打得越來越起勁,趁你病要你命是他和風廉的人生信條。特別魯克和陳藝力都是長得很英俊的少年,讓他很不爽。心中罵著“竟敢和我比帥,我抽死你丫的!”。

  所有拳頭和巴掌全招呼在他們臉上,不一會把二人打得鼻青臉腫。

  小草雞也抓住每一個機會,不是吐一包口水就是噴出一口焰火,雖造不成什么實際性的傷害。但是吐對方一臉痰,燒掉對方的毛發,也讓他們心里很憤怒,很憋屈,很抓狂……

  其實墨葉這些人也想著趁你病要你命。見到風廉和金血衣裳沾滿血跡,以為他們身負重傷。自然想趁機殺人越貨。

  莫翠麗見金血打得如此野蠻和齷蹉,怕自己嬌嫩的面容被他毀了,根本不敢靠近金血,只敢憑借手中凡級三品的靈器遠攻。金血的防御力何等強悍,加上他又不傻,去硬抗靈器攻擊。所以莫翠麗對他而言,根本就是在旁邊為他喝彩。

  風廉這邊打得較為艱苦,與他對戰的三人配合得很嫻熟。身法輕盈的墨葉負責攻擊,五大三粗的穆貝巡負責防御,阻擋風廉的進攻。

  看似柔弱女子的周若海身法極為詭異,如鬼魅一般來去無蹤,專攻要害,招招都陰狠之極。要不是風廉識海極大,神識可以布滿方圓百米之內,否則都很難捕捉到她的蹤跡。

  風廉最恨周若海這種動不動就要摘下老二的打法,所以集中精力專門對付她。

  周若海也知道她的打法最招人恨,所以不管成功與否,一擊便走。讓對手很是無奈。但對風廉來說,自小的經歷讓他心緒更平靜,耐心也更足。

  機會來了。墨葉趁著風廉被穆貝巡纏住的時候,幻化出一桿長戟斬向他頸脖,風廉要躲開長戟,就得放棄側身的防御。

  周若海抓住機會,手持一對凡級一品的利爪,從右側攻向風廉的側腰。

  機會都是相對的,對手的機會也會是自己的機會。風廉左手持三角刺擋住長戟,身子硬接穆貝巡的雙拳,右手拿著鏡歿拍向周若海。

  “啪!”

  周若海的腦門到肩膀被鏡歿拍得稀巴爛,神器一擊,誰能阻擋?

  風廉也被穆貝巡雙拳打得倒退了十幾米,胸口一陣憋悶,忍不住吐出一口鮮血。

  以他靈海巔峰對戰兩個神庭高級加一個神庭中級的修者,能有這樣的戰技足于自傲再自大了。可他卻皺眉看著墨葉,心有不解。

  其實剛才不管是穆貝巡還是墨葉,都有機會干擾他,救下周若海。可她們沒有這么做,是借刀殺人嗎?

  “走!”

  還沒等他想明白。墨葉一喊,穆貝巡抱起周若海,一行人快速向沼澤深處跑去。走之前還向周若海的尸體上灑下灰白色的粉末。

  不一會,濃重的血腥味向四周蔓延。天空中出現一片黑霧。

澳客彩票电脑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