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萬古朝天 > 第8章 守護者

第8章 守護者

  周昊走進醫館,醫館內最后一位病人走出。

  慈眉善目的老者站起身抖了抖袖袍,打量著周昊。

  “晚輩周昊,拜見前輩。”周昊進醫館內打量了一眼后,對著那老者躬身施禮。

  在周昊彎下腰的瞬間,那老者眼中有激動之色,不過很快那激動之色就消失了。

  “少年郎,誰讓你來找老夫的?”老醫師審視周昊一眼,緩緩轉過身朝著醫館深處走去。

  周昊跟在他身后,沉聲道:“回前輩,是山中小師祖。”

  老者沒有轉身,道:“你那位小師祖還好么?”

  “小師祖說了,他很好,請前輩勿念!”

  “那就好!”老醫師點了點頭道:“在你沒有考上羽圣天宗之前,就先居住在醫館里吧。”

  “前輩,你知道我是來考羽圣天宗的?”周昊有些驚訝。

  老者笑了笑道:“這個時節進入白都的少年郎們,都是沖著羽圣天宗來的。”

  “也對。”

  周昊點了點頭。

  晚飯是陪陪做的,很豐盛,也很可口。

  “師傅,您不是說有要事么?”陪陪收完碗筷之后,來到老者身邊問道。

  老者笑了笑,看著周昊道:“人已經來了,便沒事了。”

  陪陪有些訝然,她看了周昊一眼,道:“師傅,您說的重要事情,就是說他來么?”

  “對。”老者點了點頭。

  陪陪有些無語了。

  “前輩,小師祖臨行前叮囑我,盡情的來打擾您,您不會介意的。我初來白都,暫無住處,便來叨擾幾日,等我考入羽圣天宗,便搬進天宗內居住。”周昊抱了抱拳說道。

  老者呵呵笑了起來,道:“你小師祖說的對,到我這里,隨便吃住。”

  周昊心中好奇,問道:“不知道老前輩和小師祖是什么關系?”

  畢竟他小師叔祖是個很厲害的人物,應該活了很久,能做他朋友的人,應該都是同一個時代同一個級別的人物。

  “日后你便知道了。”老者笑呵呵的說道。

  周昊挑了挑眉,自語道:“他怎么和小師祖說的一樣。”

  陪陪為周昊收拾好房間之后,周昊便去沐浴,然后美美地睡了。

  他已經很久沒有好好休息,特別的累,所以這一覺睡的很死很沉。

  ……

  “師傅,他為什么會來我們這里居住啊?”醫館后院中,老柳樹下,陪陪站在老者身后為他捏肩。

  老者笑了笑,沒有回答她的話,反而問道:“陪陪,你還記得你將來的使命么?”

  陪陪點了點頭,道:“師傅,我記得,我們這一脈,是為了守護天石而存在。”

  “對,我們這一脈是為了守護天石而存在,我們世世代代都要守護好天石,或者說天石擁有者。”老者目光變得深邃了起來。

  “師傅,天石到底是什么?”陪陪很好奇便問道。

  老者搖了搖頭,道:“為師也不知道。”

  “啊!”陪陪驚訝了一聲,看著她師傅,還是有些不相信。

  “師傅,天下這么大,我該如何去尋找天石,或者擁有天石的人?”陪陪噘了噘嘴。

  老者笑了起來,道:“不用找了,天石已經出現了。”

  “出現了?”陪陪眨了眨眼睛,隨后想到了周昊,當即掩住了小嘴道:“師傅,您說的不會是周昊吧?”

  “呵呵……”老者笑了笑,抬頭看著夜空,星辰滿天,他的目光如此的深邃猶如星空般浩瀚。

  陪陪眨了眨眼睛,看了周昊所在的房間一眼,最終沒再問話。

  她自小是孤兒,被師傅收留,教導武學醫術,得到老者衣缽傳承,她將來的命運便是守護天石。

  ……

  翌日清晨。

  周昊睡到自然醒,美美地起床洗漱,然后在院子內練劍,拳法、掌法、腿法、指法、身法等,都是簡單的基礎招數。

  陪陪遠遠的看了一眼,嗤之以鼻。

  周昊斜了她一眼,也沒有在意。

  這時,陪陪也練起了劍,元力附體,這是靈魄境的體現,讓周昊心中有些驚訝。

  陪陪看上去不過十三四歲,就已經超越初識境達到了靈魄境,可真是厲害!

  不多時,老醫師從房間內走了出來,先是看了周昊一眼,最后目光落在陪陪少女身上,沉聲道:“陪陪,日天他初來白都,你呢,今天什么都不要做了,帶著他在白都轉轉,讓他熟悉熟悉白都。”

  “是,師傅。”陪陪少女點了點頭。

  吃過早餐之后,陪陪就帶著周昊走出了天絕醫館。

  醫館外,來問診的人還很多,醫館中幫忙的人不只是陪陪,還有其他人。

  ……

  白都郊區的街道上,道路寬闊,人來人往,或是普通人,或是修武者,混雜在一起,一眼看過去,人真多。

  陪陪帶著周昊一邊走動一邊說道:“白都中心之地是王宮,往東三十里的飛羽山脈最高的圣羽峰便是羽圣天宗的宗門。”

  “在白都內,除了羽圣天宗,便是王宮白氏王族最大,在王宮之下,有三大家族,分別是楊氏、季氏、馮氏。還有兩大宗門是血衣宗和天云宗,剩下便是二流宗門與家族,先不提。”

  周昊頻頻點頭,聽著陪陪為他講說。

  “在白都除了羽圣天宗、王宮、五大宗門家族實力不能招惹之外,還有朝人居、紅袖坊、夜九堂這三處是禁止撕斗之地,去了要懂得規矩。”陪陪沉聲說道。

  朝人居在整個王朝中,每個城市都有,白都的朝人居應該是王朝中的總部,就是吃飯飲酒之地。

  紅袖坊,他不太明白,便問道:“這紅袖坊是什么地方?”

  陪陪轉身看了他一眼,道:“風花雪月之地,不是你該去的地方。”

  周昊輕輕點了點頭,沒再問話。

  陪陪心中有些著急,心想夜九堂在白都內才是最神秘的勢力,為什么他就不問我呢?

  “你知道夜九堂么?”陪陪等了一會兒還沒有聽到周昊詢問,便看著他問道。

  周昊點了點頭,道:“從書上看過一些關于夜九堂的事情,夜市九堂,屬于黑暗勢力,應該說是黑道邪惡勢力聯盟,有九位堂主掌控,做一些見不得人的勾當,行事作風殘忍無道。”

  “你知道啊?”

  陪陪點了點頭道:“不錯,夜九堂的作風的確是見不得光,但也很難剿滅,一到晚上,就是夜九堂的天下。羽圣天宗等大勢力也常年圍剿,可夜九堂還是不滅,最后只要夜九堂不鬧出大動靜,幾大勢力、王族也便睜只眼閉只眼。”

  周昊笑了笑道:“不是羽圣天宗他們不管,而是夜九堂雖然黑暗,但并沒有觸及到幾大勢力的利益,平衡點沒有被打破,所以這些大勢力才沒有剿滅夜九堂,其次這些大勢力中都有弟子,這些弟子都需要磨練,光靠擊殺野獸、妖獸很難磨練提升武者的心性,所以夜九堂就是這些大勢力中那些弟子們的磨刀石。”

  陪陪有些驚詫的看著周昊,低聲道:“你和師傅說的一樣,你怎么會知道的?”

  周昊指了指自己的腦袋,說道:“因為我有腦子!”

澳客彩票电脑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