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萬古朝天 > 第50章 陪陪很生氣

第50章 陪陪很生氣

  周昊三人拜了師,得到了兩部功法,解鳳云讓他們先習練著,等一個月后再去羽圣閣挑選武技。

  周昊在山上修煉了十多種武技,按照雷師叔所說,都是世間最強武技。

  可聽解鳳云的意思,世間嚴禁議論三百多年前的朝天宗,那么肯定也會禁止以前朝天宗的功法。

  那些功法,他只能在沒有人的時候習練,不過基礎劍術他還是可以的。

  琴棋書畫,肯定也不會被人看出來,至于兵法謀略,那就更看不出來了。

  每天,他們三人的功課不能少,奔跑、火池淬體、青雷陣淬體,然后就是修煉功法。

  周昊在拜師后的第七天就把身體內原生五江經脈給打通,這五江江脈粗壯如龍,的確比另辟的經脈要強大很多,猶如五條大江貫通全身。

  這些天中,他主要淬煉新生五江經脈,想要達到原生五江經脈同樣的程度,令十條經脈互通形成周天循環,呼吸吐納順暢了很多。

  他的體魄比之前更加的精壯強大,不管是體力、速度、反應、彈跳、體質遠超之前十倍有余。

  唯獨在先天神竅功上沒有進展,九轉圣體功他在修煉當中,所謂九轉,就是九死九生,置之死地而后生,講究的是破而后立,九轉成圣。

  這種功法的修煉,前期都需要很多的先天元氣,周昊雖然沒有,只能在元力的時候就開始修煉,所以達不到想要的效果。

  先天神竅功需要打量的天地元氣來神化,如果使用玄黃之氣速度會更快,可據他所知,天地玄黃之氣最為稀薄,想要凝聚一口玄黃之氣都難,更別說拿來神化竅穴。

  轉眼間一個月過去,周昊、伏少皇、宋白郎三人早適應了小圣峰上的功課,除了做功課之外,都很少在宗門內參加任何活動。

  這一日,飛羽山脈外來了一位少女,少女衣著樸素,腰間懸掛著一柄紫色劍柄劍鞘的長劍,肩上背著包袱,眉眼似是會笑,顯得很是可愛而單純。

  她來到羽圣天宗的山門前就被宗門的護山弟子給攔住了。

  “何人敢來羽圣天宗?”數位護山弟子身穿白袍擋在少女的面前,冷冷的問道。

  “你們好,我叫陪陪,我是來看望我們家公子的。”來的少女不是別人,正是天絕醫館的藥童陪陪。

  聞言,為首的青年皺了皺眉道:“你們家公子?你們家公子是誰?”

  “周昊。”陪陪笑道。

  聽后,那四位護山弟子頓時大笑了起來,道:“原來是那廢體。”

  周昊在羽圣天宗內也算出了名,首先是他在此屆招生弟子中文考考了第一,其次是他進入小圣峰兩個月至今沒有凝聚體魄,據說只是通了幾條經脈而已。

  這樣的人不是廢體是什么。

  羽圣天宗招生弟子,即便入門時沒有達到靈魄境,也都是初識境巔峰,進入宗門有師長指點加上功法和丹藥,不出一個月準能達到靈魄境,可周昊到現在還是初識境,自是淪落為羽圣天宗眾人們口中的笑柄。

  “那廢體居然還有這么個如花似玉的小侍女?”

  “我可不是他的小侍女,我叫他公子,是敬重他。”陪陪皺了皺眉。

  四人不屑的笑了笑,道:“羽圣天宗,閑雜人等不能進山,你要探望周昊那廢體,再等一個月來吧。”

  “公子他怎么可能是廢體,你們憑什么這么說他?”陪陪聽著他們一口一個廢體,心里很不舒服,瞪著幾人。

  “喲呵,你個小姑娘,聽著不入耳,想打我們是吧?”有一位青年冷笑了一聲,手指在陪陪的肩上戳了戳。

  “發生了什么事?”

  就在這時候,身后傳來了一道冷喝聲。

  四位護山弟子轉身看了一眼,連忙躬身行禮,道:“拜見呂師兄。”

  來人正是呂經辰。

  羽圣天宗的山門,每隔七天換一批護山弟子,最近七天正好輪到圣羽峰,這次有呂經辰帶弟子守護山門。

  有一位護山弟子說明了情況,呂經辰皺了皺眉走上前來,看了陪陪一眼,自是見過。

  陪陪看到呂經辰的時候,冷冷的瞥了他一眼。

  呂經辰嘴角噙著冷笑,看著陪陪道:“你來找周昊?”

  “是的,這位公子。”陪陪冷聲說道。

  呂經辰同樣冷聲說道:“宗門不允許親屬前來探親,你和他什么關系?”

  陪陪道:“朋友。”

  呂經辰揚起了臉,看著遠處道:“是朋友的話,更不允許。最近白都不太平,夜九堂蠢蠢欲動,傳來風聲有魔族之人出現于白都,本公子懷疑你是不是魔族的奸細來我羽圣天宗打探虛實,快說,周昊他是不是也是魔族之人?”

  “你,你才是魔族之人呢。”陪陪氣的身體抖了抖,指著呂經辰說道。

  “大膽,你敢污蔑我們呂師兄,找死不成?”站在呂經辰身后一位護山弟子大怒,走上前一步,指著陪陪大聲喝道。

  陪陪很生氣,輕哼道:“原來你們羽圣天宗的弟子就是這副嘴臉,難怪師傅不許我來,看著你們,我真的很惡心。”

  “你敢羞辱我們羽圣天宗?”呂經辰瞪著陪陪,冷冷的說道。他正愁著沒有辦法整治陪陪,幾句話就成功了激怒了這位少女。

  “呂師兄,讓我來,我倒要看看這小丫頭有什么能耐,敢羞辱我們羽圣天宗,罪不可恕!”之前說話那位青年弟子,冷聲說道,就朝著陪陪走去。

  陪陪冷冷地看了走來的青年一眼,冷聲道:“你不過靈魄五境,還敢走出來?修為太低,往后站。”

  那青年愣了一下,他的確是靈魄五境,入門五載,修為進展不大。

  可面前的少女是怎么一眼就看出來的?

  “先是污蔑呂師兄,接著出言羞辱宗門,你是找死!”那青年不管陪陪是如何看出來的,拔出腰間長劍,一劍對著陪陪刺來。

  陪陪冷眼看著,站在原地一動不動。

  直到那青年的長劍快要近身,她身子迅速側轉,然后快速前移,右手猛地向前一點,點擊在那青年握劍的手腕上,一股力量打入那青年手腕中令他手腕經絡痙攣,疼痛無比,手中的長劍頓時飛了出來。

  接著陪陪一腳踢過,直接把那青年給踢飛了。

  “廢人,就憑你也敢對我拔劍!”陪陪冷冷掃了那青年一眼,側身冷眼強勢說道。

澳客彩票电脑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