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萬古朝天 > 第64章 鐘初白來解危

第64章 鐘初白來解危

  嘭。

  劍光斬碎了血衣宗青年的血色元氣,朝著他的頭顱斬去。

  血衣青年臉色大變,手中快速出現了一柄血刀,血刀橫在面前擋住了那道劍光,可卻被劍光擊退了數步。

  “好強!”血衣青年盯著周昊愣了愣神,就在這時,周昊吃著古劍,如一陣風般撲來,速度快到了極點。

  血衣青年眸子驟縮,體內血色元氣再度翻滾而出,凝聚在血刀之上,對著周昊斬去。

  周昊的長劍猛地劈下,與他翻滾的血氣長刀碰撞在一塊,一道無匹的重量瞬間崩斷了他手中的血刀,長劍劈在血衣青年的肩頭之上,血光乍現,血衣青年發出一聲慘叫,整個人被周昊劈飛出去五六米遠,撞擊在一顆樹上才頓住身子,一口鮮血噴出體外,血衣青年臉上滿是恐懼,翻身朝著遠處逃去。

  “日天哥哥……”

  周昊正要去追,突然,身后響起了祝英山的聲音,他回頭看了一眼,發現祝英山和趙景川等人跑了過來。

  “日天,你沒事吧?”趙景川走過來,看著周昊握著劍,皺了皺眉,四下掃了一眼。

  周昊搖了搖頭道:“我沒事,是血衣宗的人偷襲我。”

  “血衣宗?”趙景川臉上閃現怒容,道:“明天遇到血衣宗的人,絕不放過他們。”

  周昊突然想到了日龍,連忙說道:“走,快去尋找日龍。”

  六人朝著日龍離開的方向沖去。

  在他們離開的不遠處,兩位黑衣人從樹杈上緩緩站起,眼中閃爍著怒意,跳躍幾下朝著血衣青年離開的方向追去。

  過了不到三分鐘,雪林深處傳來一道凄厲的慘叫聲。

  周昊等人正奔走,突然聽到雪林深處有慘叫聲,都停了下來,臉色陰晴不定。

  吼!

  接著,一道打斗的怒吼聲傳來,是日龍的方位。

  “快,救日龍。”周昊大喝了一聲,握著古劍,以最快的速度沖向了日龍所在的地方。

  兩位黑衣人手持兩柄似鐮刀般的彎刃,在風雪中旋轉,彎刃極為鋒利,帶著冷冽的氣勁,日龍的身上多處被劃開血口,鮮血在流。

  日龍不斷躲避,時而爆發破殺拳,腳踩十方步,一位黑衣人一腳踢在他胸膛上,把他給踢翻,鮮血灑在了雪地上。

  “撤!”

  聽到周昊等人的叫聲,兩位黑衣人停了手,不甘心的掃了日龍一眼,朝著遠處逃去。

  “別跑!”

  日龍渾身是血,看著兩位黑衣人逃走,發狂了般追去。

  周昊快速而來,攔住了日龍:“別追。”

  這里可是迷霧沼澤,夜晚霧氣更大,若是大家走散,更加危險。

  祝英山等人追了上來,看到日龍渾身是血,都心里過意不去。

  剛才應該大家一起出來尋找些樹枝,而不是單獨一人。

  回到帳篷前,周昊七人極為憤怒,他們的帳篷被人毀了,生起的篝火被人弄滅,天寒地凍,這是想要凍死他們呢。

  “媽的……血衣宗,我趙景川與你們勢不兩立。”趙景川看著被撕爛的帳篷,熄滅的篝火,怒到了極點。

  楊子顏、祝英山、白燕靈她們也很憤怒。

  周昊皺了皺眉,從石戒內又取出一個帳篷來,六人動手把帳篷搭好,再次生起篝火。

  祝英山給了日龍一枚療傷丹藥,日龍盤膝坐在一邊靜靜地調息。

  裴月鴻握著拳頭道:“這血衣宗真是可恨!”

  過了約半個時辰,帳篷之外響起唆唆的腳步聲,人來了很多。

  周昊耳朵動了動,走出帳篷,祝英山等人也跟了出來。

  帳篷之外站著七位血衣人,他們多為少年人,其中有兩位是青年,氣息都極強。

  “是你們殺了我血衣宗弟子?”其中一位血衣青年冷冷的掃著周昊六人。

  周昊搖頭道:“不是。”

  那血衣青年怒道:“還敢嘴硬,方圓一里之內,只有你們一處帳篷,我師弟就是死在這個范圍,不是你們還能是誰?”

  趙景川站了出來,怒道:“迷霧沼澤,妖獸橫行,誰知道你師弟怎么死的,竟然敢怪在我們頭上,我看你們血衣宗是不想混了。”

  “原來是北川小霸王,我倒是誰這么狂妄!”那青年認出了趙景川來,冷冷說道:“這里可是迷霧沼澤,不是你狂妄撒野的地方。”

  趙景川大怒,指著那青年怒道:“既然知道小爺是誰,還敢口出狂言?信不信小爺打死你……”

  “若是你二哥趙景元在此,我倒是懼他,你,哼……”血衣青年猛地爆發了氣息,嗖一下出來,一掌拍在趙景川胸膛上,直接把趙景川給打飛,口吐鮮血,摔了十米多遠,埋進了雪堆里。

  “先天五境?”

  周昊臉色大變,這血衣宗也太不要臉了,竟然來了這么多先天境的弟子!

  此人明顯不是血衣宗新招收的弟子!

  裴月鴻跑了過去,把趙景川給從雪堆里拉了出來,已然昏迷不醒。

  周昊四人看了一眼,臉色陰晴不定。

  這位血衣宗青年比之前那位強很多,而且站在他身后,還有一位氣息很強的青年也在冷冷盯著他們。

  周昊握著背后的劍,卻被祝英山扯了下衣服,很明顯他們誰也不是面前這位血衣宗青年的對手,修為實力差距太遠。

  “血衣宗真是好大的膽子,欺我天宗無人嗎?”

  遠處一道嬌叱聲傳來,身穿飛羽袍的窈窕女子踩著白雪而來,速度很快,出現在周昊等人面前擋住了那血衣宗青年。

  “鐘初白?”

  血衣宗青年冷冷看了鐘初白一眼,并未后退,四下看了一眼,冷笑道:“呂經辰沒有來,就憑你,你覺得是我的對手嗎?”

  “潘斬義,你這是想代表血衣宗挑戰我羽圣天宗嗎?”鐘初白神色冷酷,手中握著玉牌,身上先天元氣翻滾而起,十分寒冷,比這冰天雪地還要冷。

  周昊離她最近,感受到鐘初白身上的氣息,眨了眨眼睛,嘀咕道:“她是至陰之體嗎?怎么先天元氣這么寒冷?”

  潘斬義冷冷的看著鐘初白,隨后瞥了她手中玉牌一眼,怒道:“你們羽圣天宗弟子殺我血衣宗弟子,最好是給我們一個交代。哼……”

  說著,潘斬義冷哼了一聲,帶著血衣宗的人離開了。

  鐘初白深吸了口氣,慢慢地把手中的玉牌收了起來,轉身看著周昊道:“周師弟,你殺了他血衣宗的人?”

澳客彩票电脑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