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萬古朝天 > 第67章 恩將仇報

第67章 恩將仇報

  “五師兄,六師兄,快走。”

  周昊可沒有心思管這些死去的人,連忙喊道。

  畢竟他們殺了血衣宗的人,這事不能讓人瞧了見。

  伏少皇和宋白郎知道周昊的意思,也來不及喘息,和他一起走了。

  九人調整了方向,踏著風雪急速奔走。

  在奔走途中,宋白郎吞吃了療傷丹藥,伏少皇也簡單處理了傷口,一直走到天黑,他們才開始尋找歇腳的地方。

  在之前戰斗的地方,常青與另外一位血袍女子,看著斷成六截的血衣宗弟子,臉上說不出來的憤怒。

  “是誰?竟然如此殘忍殺害我血衣宗弟子?”血袍女子緊握著拳頭,咬著牙齒說道。

  “啊……”常青發狂一般怒吼了起來:“不管是誰,讓我查到,把他挫骨揚灰。”

  “李師妹,這些天留意羽圣天宗弟子。”常青冷冷說道。

  李藝丹點頭,然后冷冷的掃了周圍一眼,隨著常青一起離開。

  ……

  “小師弟,你是不是凝聚了體魄?”帳篷之中,伏少皇看著周昊問道。

  周昊搖了搖頭,道:“還沒有。”

  宋白郎驚訝道:“還沒有,你就能殺死先天境高手?”

  周昊笑道:“古人云一力降十會,我只是力氣大而已。”

  裴月鴻道:“你這力氣也太大了吧。”

  楊子顏和祝英山都不可置否,周昊的力氣的確大的可怕。

  三階低級妖獸冰魄熊都被他給殺死,區區一位先天一境的青年,肯定是擋不住他的劍。

  周昊吸收了四絲玄黃之氣來強化體魄,體質遠勝之前,戰力翻倍,在小圣峰的天重殿中,面臨數萬斤的壓力而不倒,還能活動,說明他快要打破了數萬斤力量的束縛。

  生起篝火,祝英山負責烤肉。

  趙景川傷勢還很重,什么事也做不了。

  宋白郎傷的也不輕,在療傷。

  伏少皇、日龍、裴月鴻負責拾些樹枝。

  周昊則是盤膝修煉,借助玄黃之力開神化竅穴。

  一絲玄黃之氣只能神化一個竅穴,此刻在他先天主脈上,有四處竅穴亮起了金光,金光之內是漩渦,漩渦之中是玄黃之氣慢慢的轉動,吸納著天地之間精純的元素力量。

  ……

  翌日清晨。

  九人收了帳篷再次上路。

  在路上遇到了一些二階巔峰妖獸,有周昊、伏少皇、祝英山、楊子顏四人擊殺,倒也安全。

  “哼,竟然還沒死?”泥沼之外一棵樹上,葉公辰一頭銀發飄動,他捏著青色玉簫,發現周昊還活著,心中相當的生氣:“博爾派的是什么人?竟然連一個廢物都殺不死?”

  陰尋人行走在泥沼之中,轉身看了周昊一眼,嘴角彎起一抹神秘的笑意,然后轉身走了。

  呂經辰看到周昊的時候,眼神中帶著殺意。

  可羽圣天宗這么多弟子都在,他自是不會對周昊出手。

  “只能尋找機會再殺他了。”呂經辰心中恨恨的想著。

  周昊目光銳利,掃了一圈,心中冷笑了一聲,繼續朝前走。

  他知道,葉公辰想他死,呂經辰也想他死,白展風、英烈他們都想他死,還有血衣宗的潘斬義也想他死。

  “這么多人想我死,哼,我豈會讓你們如意!”周昊背著劍走向另外的叢林之中。

  迷霧沼澤,到了深處,霧氣越來越大,眾人行走的速度降低了。

  嗡嗡……

  進入叢林之中后,周昊聽到了前方傳來了很密集的嗡嗡聲,皺了皺眉道:“是毒蜂。”

  聞言,伏少皇等人如臨大敵。

  周昊道:“迷霧沼澤中有一種墨焰蜂,奇毒無比,中毒皮膚潰爛,一天之內必亡!”

  裴月鴻道:“我知道這墨焰蜂,我們府上,有一位客卿,曾給我說過這墨焰蜂,二階低級妖獸,級別不高,可群居妖獸,數量極多,毒液毒性很強,具有很強的腐蝕力!“

  “啊……”

  裴月鴻的聲音剛落下,就聽到前方迷霧之中傳來慘叫聲,想來是被墨焰蜂給蟄住了,皮膚開始潰爛。

  周昊喝道:“元力護體前行。”

  眾人點頭,日龍是妖力護體。

  周昊是陽罡之力護體。

  很快,墨焰蜂穿過了迷霧朝著他們沖來,密密麻麻,在沖來的過程中不斷射出尾部毒針。

  眾人拿起武器護住身體要害,把那些毒針給打落。

  墨焰蜂身上似乎燃燒著黑色的火焰,嗡的一聲從他們頭頂飛了過去,一片黑色火焰嘩啦形成在頭頂燃燒著,灌叢樹木瞬間著了火。

  迷霧之中還有凄慘聲傳來,也不知道有多少人遇險,也不知道遇險的人是哪個宗派。

  周昊九人加快速度穿過這片迷霧,避開了墨焰蜂走了出來。

  九人又走了三里路,遇到了泥沼,有人天云宗的弟子陷入泥沼之中走不出來。

  “怎么辦?”

  八人都看向了周昊,泥沼延伸到了迷霧之中,看不到泥沼之地有多大,也看不到迷霧之中有什么兇險的東西。

  “此泥沼只有施展踏雪無痕的身法才能走過去,可是踏雪無痕,目前我們誰都做不到。”周昊說道,隨后掃了周圍一眼,道:“我們只有借助樹樁過去了。”

  “救我……”天云宗那位陷入泥沼中的弟子可憐兮兮的看著周昊他們。

  周昊沒有理會,伏少皇怒道:“你們天云宗的人也不是什么好鳥,你就在里面等著吧。”

  天云宗的少年一聽,自是不高興,可畢竟性命要緊,連忙賠笑道:“各位師兄師姐,數個月前,我們還一起在潛龍深淵下考核的,只是沒考上,這才拜到天云宗門下,若不然咱們就是同門了。”

  周昊瞥了他一眼,沉聲道:“你先等著。”

  接下來,九人開始砍伐樹樁,周昊最先走,三米一個樹樁向前排,伏少皇一直負責砍伐木樁。

  到了那天云宗少年面前,周昊看了看,那少年身子在慢慢向下沉去,想了想,還是把他給拉了上來。

  十米之外,泥沼深度約有兩米。

  二十米之外,泥沼深度有三米。

  三十米之外,還是三米。

  木樁一直排到百米之遠才到對岸。

  那天云宗弟子最先過了岸,他站在岸對面看著周昊他們,突然冷笑了一聲,道:“樹樁不穩,你們小心了。”

  說著,他一腳蹬在周昊站的木樁上,周昊瞬間大怒,他早就防著那少年,所以在他踹來的時候,騰空躍起跳到了岸上,一腳踢向那少年:“救你一命,不知感恩,還敢恩將仇報?你找死!”

  少年掌心元力滾動,對著周昊的小腿拍去,卻不想反被周昊給踢骨折,慘叫一聲朝著遠處翻滾去。

澳客彩票电脑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