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萬古朝天 > 第69章 難堪的蘭文軒

第69章 難堪的蘭文軒

  “啊……”

  慘叫聲十分凄厲,只叫了一聲,便再也沒有了聲音。

  周昊從大樹上跳下來,朝著慘叫聲的地方跑去,三百米之外,一顆枯葉樹下,一位天云宗少年的胸膛上有一個血淋淋的大洞,心臟被人掏走,體內的鮮血被怪抽干。

  “魔族?”

  周昊臉色大變,呂經辰等人站在山腳下,還有魔族之人悄悄進入懸岐山?

  就在他吃驚的時候,一道黑影沖著他沖來,一股極強的邪氣籠罩了他。

  遠處有兩位少年沖過來,一位是天云宗弟子,另外一位是血衣宗弟子,他們看到一位黑衣人沖向周昊,周昊被邪氣籠罩住,嚇的臉色大變,轉身倉皇而逃。

  周昊自是沒有心情理會他們,陽罡之力沖出體表,古劍出鞘,對著那急沖而來的黑衣人斬去,并怒道:“是你殺了他?”

  “是又如何?”黑衣人的聲音很冷,手掌旋轉,邪氣澎湃而出,化作一股狂風而過,接著他爆發了十六重魄力,散發著黑黃之色,顯然是玄體體魄,只是陰煞的玄體。

  “先天七境?”

  周昊臉色大變,古劍之上劍光縱橫,犀利的劈開了邪風,斬向那黑衣人。

  黑衣人也吃了一驚,驚訝道:“你一個天宗新入門弟子,居然能破了我的邪風?”

  “你是夜九堂的人?”周昊眉頭皺起,長劍再次斬向黑衣人。

  黑衣人手中多出來兩柄似鐮刀般的彎刃,不再與周昊答話,猶如鬼魅般沖向周昊,避開他的長劍,彎刃對著他脖子劃去。

  只要是近戰,周昊的反應速度很快,爆發力很強,黑衣人速度也很快,但在力量方面卻不如周昊,兩人只要碰觸,周昊就能把黑衣人打的向后退。

  黑衣人心中很是吃驚,他殺了這么多人,卻從來沒有遇到過似周昊這般的怪物,肉體之力太過強大,陽罡之力厚重,很難傷他身體。

  周昊自是知道夜九堂血堂的血絕刃殺技,一招招破了他的血絕刃,打的黑衣人連連后退,十六重魄力碎裂到了三重,再打下去,就要吃虧了!

  黑衣人一縱之間跳出去十米遠,落在一棵大樹上,蒙面下的眸子散發著血光,他冷笑了一聲,轉身朝著遠處逃去,眨眼就消失了。

  周昊看了看,自知追不上,并未去追他。

  在黑衣人走了之后,呂經辰等六人從山腳下沖了上來,正巧看到了周昊收起長劍。

  易云佩遠遠看到天云宗死去的弟子,怒吼道:“周昊,你一而再再而三的殺我天云宗弟子,我天云宗絕不放過你,你等著吧!”

  易云佩站在遠處指著周昊怒吼道。

  常青和李藝丹等人卻有些驚訝的看著易云佩,看到弟子被周昊殺死,他的第一反應不是上去與周昊爭斗,反而是站在遠處吼叫。

  “易師兄,殺了他。”另外一位藍袍青年很憤怒的說道。

  易云佩也想殺了周昊,可他與周昊交過手,打不過周昊,故而才沒有沖上去。

  再說呂經辰和鐘初白都在,他要是真沖過去,兩人豈會袖手旁觀?

  周昊瞪著易云佩,這些天他知道了天云宗是有易云佩帶隊,當即沉聲說道:“易云佩,你哪只眼睛看到是我殺了天云宗弟子?”

  “你還敢狡辯?”易云佩大怒,道:“在泥沼邊,你一拳殘殺我天云宗弟子,我看的一清二楚。現在,你又殺了我天云宗弟子,還不敢承認了?”

  周昊亦是大怒,道:“瞪大你的眼睛好好看仔細了,他死相如此怪異,豈會是我殺的?我聽到慘叫聲跑來,他就已經死了,隨后夜九堂的血堂人對我出手,而且你們天云宗和血衣宗有兩人還看到了,可惜他們膽小鬼,竟然嚇跑了。”

  易云佩走過來,看到天云宗那位少年死相凄慘,血都被抽干了,皺了皺眉,當即道:“你說的,我們都沒有看到,我懷疑,你是不是血堂之人。”

  “你……”周昊緊握著拳頭。

  鐘初白皺眉,看著那死去的天云宗少年,冷道:“的確是血堂殺的人,與周師弟無關。”

  易云佩轉身看著鐘初白怒道:“你如何確定周昊與血堂沒有關系?”

  鐘初白瞥了易云佩一眼,冷道:“周昊是我羽圣天宗弟子,怎么會與血堂有關系?易師兄,你是氣急了吧?”

  呂經辰冷笑的看著,沒有插話幫助周昊的意思。

  他巴不得易云佩動手殺了周昊。

  “我氣急了?”易云佩冷笑道:“你們羽圣天宗真是欺人太甚!”

  鐘初白皺眉道:“周師弟是我羽圣天宗經過三重考核拜入宗門,你的意思,我羽圣天宗也與血堂有關了?易師兄,你可要為你說過的話負責……”

  “你。”易云佩臉色頓時難看了,眸子一轉道:“我可沒說羽圣天宗與血堂有關系,只是這周昊殺我天云宗弟子太多,的確是氣急了!”

  “易師兄,和他們廢什么話,直接殺了周昊。”站在易云佩身后的藍袍青年體內元氣呼嘯而出,化作一陣冷風對著周昊沖去。

  鐘初白嬌叱喝道:“蘭文軒,事情還沒有弄清楚,你敢動我天宗弟子,就是與我天宗為敵!”

  蘭文軒沒有理會鐘初白的呵斥,沖到周昊面前,一掌拍了下去。

  雄厚的先天元氣,攜帶著風劍之力,元氣鋒利,撕裂周昊身邊的空間。

  周昊頓了下,因為這蘭文軒比易云佩還要強上一籌,同樣是先天五境。

  周昊一記虎殺,怒虎狂嘯,雙拳轟擊了出去,震裂蘭文軒雄厚的風劍元氣,拳頭與蘭文軒的手掌碰到了一起。

  接著眾人吃驚的發現,蘭文軒竟然被周昊一拳轟的向后翻飛了出去,落地之后連退四五步到了他們身邊才穩住身子。

  再看周昊,僅是退了一步而已。

  呂經辰、常青、李藝丹、鐘初白、易云佩全都被震住了。

  最震驚的莫過于蘭文軒,他癡癡的看著周昊,過了一會兒,轉身看著呂經辰和鐘初白道:“你們羽圣天宗……新招生的弟子就這么猖狂嗎?”

  事實上蘭文軒心中很是尷尬,在五人面前吃了虧,自是覺得很丟人,故而把矛頭指向了呂經辰。

  “難怪易云佩沒有動手,他肯定也在這小子手中吃了虧。”蘭文軒很生氣,這么重要的事情,易云佩竟然從來沒有給他說過。

  周昊如此之強,這次來懸岐山尋找金火靈芝,三宗新生弟子,誰會是周昊對手?

澳客彩票电脑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