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萬古朝天 > 第85章 靈魄七境

第85章 靈魄七境

  不知道過去了多久,周昊動了動,緩慢的睜開了雙眼。

  “我竟然沒死?”

  他有氣無力的坐了起來,先是檢查了下自己的身體,當發現靈魄之門發生變化后,他心中吃驚不小。

  “咦,我的靈魄之門竟然開了,這……”

  周昊精神念力也有所提升,達到了十四級,念力極強,沖進靈魄之門中,發現了怪異的現象,到處都是金光,金色雷電和金色火焰到處彌漫,在雷電和火焰中心有一尊巴掌大小的金色小人,小人身上散發著青銅色的劍氣,最為讓他吃驚的是小人手中托著兩輪太陽,一輪有金色雷電凝聚,一輪有金色火焰凝聚而成,看上去十分霸氣。

  “金色圣體?”

  “應該是金色雷火圣體,不對,這劍氣,是朝天劍上的劍氣……”周昊心中吃驚,千兆劍氣竟然也融在了他的圣魄之影上,這說明是先天形成的,這對他以后修煉劍道有十分好的優勢。

  檢查完畢,周昊發覺自身修為瞬間突破到了靈魄七境,心中甚是興奮。

  “我不是廢體,我是圣體……”周昊仰頭大笑了起來。

  “廢人,覺醒個上品圣體還這么開心……”

  “誰?”

  周昊聽到有聲音傳入腦海中,頓時嚇了一跳,趕緊跳了起來,精神念力一掃,可是周圍并沒有人。

  出現在他腦海中的聲音,自然是九尾銀狼的,不過它并未現身,話沒有說完就沉寂了。

  周昊皺了皺眉,發現他所在的地方離青淵城很遠。

  “對了,那老煙鬼……還有銀火巨狼呢?”周昊眨了眨眼睛,使勁揉了揉腦袋,發現自己的衣服也被人給換了,實在想不明白,便以最快的速度奔向青淵城。

  他發現自己的速度達到了每秒九十七米,這是前所未有的快,猶如一陣瘋狂呼嘯而過,地面上出現了一道奔跑過去的痕跡。

  “體內元力好精純,好充沛啊,這下吸納玄黃之力就不怕了……”周昊心中大喜,加快了速度。

  一路狂奔,不到十分鐘,周昊就來到了青淵城外。

  青淵城門前,戒備森嚴,只有進的人,沒有出的人。

  周昊看了看,轉身沖進樹林內,把自己頭發弄的很亂,用古劍把衣服割破,然后把古劍收入石戒中,找了一根樹枝,一瘸一拐的走向青淵城。

  “哪來的乞丐,走遠點。”城門前,一位守城士兵,看到周昊臟兮兮的走來,很是厭煩的揮了揮手。

  周昊瞥了一眼城墻之上,一臉冷酷的朱戧一眼,連忙對著那士兵哀求,道:“軍爺,行行好吧,我都餓了三天三夜,你讓我進城尋點吃的吧,吃完我就出來……”

  “臭乞丐,真是晦氣,滾滾滾……”那士兵聞到周昊身上的臭氣,用手在鼻子前扇了扇,擺手讓他趕緊進城。

  周昊抬頭再次看了城墻上朱戧一眼,然后低著頭慢慢走進了青淵城。

  進了城之后,周昊就小心翼翼的朝著鐘家族地走去。

  他生怕有人埋伏在周圍,所以一路之上極為小心,精神念力籠罩在周身十米之外。

  鐘家門前的匾額已經被毀去,大門被封住了。

  他找到城中城民問了情況,那城民左顧右盼,覺得安全了才對周昊說道:“小乞丐,不要問太多,這是鐘家,在三天前被城中李家給滅門了,然后城主出面說鐘家逆亂謀反便被查封了。”

  說完,那城民慌張離開了。

  “三天?”

  周昊吃了一驚,怎么可能?明明是昨天晚上,怎么會是三天前呢?難道我昏睡了三天?

  他在青淵城內轉了半天,直到夜晚才溜進鐘家,直奔祠堂。

  卻發現鐘家的祠堂完好無損,他打開鐘氏祠堂密道進入密室,卻發現密室內空無一人,石壁上的畫卷也被人取走。

  周昊走出鐘氏祠堂,在院子走動了一圈,在那些尸體中尋找,沒有找到鐘慶堯的尸身,皺了皺眉,在花園挖了一處大坑,把鐘家那些族人全部給埋了。

  埋完之后,周昊頭也不回,翻出鐘家遠去。

  他必須要快速離開青淵城。

  若是讓呂環山和李人鳳得知鐘家之人被埋掉,肯定封鎖全城擊殺他。

  他現在覺醒了體魄,實力增強了一大截,可絕不是元浩境的對手。

  他能擊殺先天六七境,還是憑著強大的肉體力量。

  想要跨越先天境去擊殺元浩境,那可真是打破了天地規則,降下劫雷劈死他。

  歷史上有出現過逆天之人,跨越兩個大境界殺人,招來劫雷,下場也很凄慘。

  周昊可不想死,而且他也不能死。

  離開了青淵城,周昊轉身看了一眼,捏了捏拳頭冷道:“呂環山、李承,鐘家之人不會白死,你們等著吧,我周昊還會回來的……”

  盡管周昊與鐘家之人并沒有太多感情,可在鐘家的一天時間中,鐘家之人真誠熱情相待,還是令他很感動。

  再說,這件事多少間接因為他而起。

  若非是他把呂經辰打成重傷,呂環山或許還不會退婚,也就沒有滅族的事情發生。

  想起來,周昊內心也很是愧疚!

  他收起了心思,以最快的速度朝著西陵郡而去。

  路上并未休息,第二天的旁晚,他抵達西陵郡。

  西陵郡把守更為森嚴,到了晚上戌時準時關城門,周昊到來剛好趕到這個點上,鎮守城門的統領本想把周昊趕走,周昊取出羽圣天宗玉牌,后者看了一眼,皺了皺眉道:“你這玉牌哪里來的?”

  “……”周昊愣了下,感情是被后者給誤會了,當即精神念力沖入玉牌之中,玉牌亮起了光芒來。

  那統領看了看道:“既是天宗弟子,為何弄的這么狼狽?”

  羽圣天宗玉牌只能使用一次,第一次滴血之后,第二次滴血便沒有用了。

  這也是羽圣天宗為了防止有人擊殺羽圣天宗弟子,然后借用玉牌偷溜進天宗,故而在煉制的時候,陣法上有設置。

  “一言難盡。”周昊看了那統領一眼說道:“不知道燕靈公主他們可來了西陵郡?”

  那統領皺眉看了周昊一眼,一想燕靈公主也在天宗求學,當即沉聲道:“燕靈公主等人上午才到西陵郡,現在正在十三王府。”

  “太好了,快帶我去十三王府。”周昊拉著那統領說道。

  那統領遲疑了半天,最終點了點頭道:“你隨我來吧。”

澳客彩票电脑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