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劍破九天 > 第3549章 冥府之瞳

第3549章 冥府之瞳

  雖然,紀天行盼望著這個結局。

  但他心里明白,這幾乎是不可能的。

  “看來我得做點什么,讓這件事擴大影響,才有可能調虎離山。”

  思忖了一陣,紀天行有了主意,便拿出兩枚傳訊玉簡。

  他以宇文戟的口吻,在兩枚玉簡中輸入訊息,發了出去。

  其中一枚玉簡,是發給安平神王的。

  而另一枚玉簡傳給風凌域主的副手,星雷神王。

  他在傳訊之中,明確表示自己被冤枉了。

  明明是大祭司監守自盜,他提前進入造化神宮,正好撞見大祭司的惡行。

  大祭司想殺人滅口,他只能狼狽逃離。

  為了擺脫罪名,大祭司便把污水潑到他身上。

  可事實上,他只是個一重境的下位神王,哪有能力破壞祭壇,盜取神珠?

  如今有無數帝衛全城搜捕,還有許多強者要抓他。

  他很慌,很害怕,只能躲起來……

  在傳訊玉簡中,紀天行編了一個逼真的故事,把自己描述的十分委屈。

  做完這些之后,他才拿出神丹和源石,開始運功修煉,恢復神力。

  畢竟,昨晚一直保持極限狀態施法破陣,消耗了太多心力。

  ……

  帝宮深處,一間富麗堂皇的宮殿中。

  雕龍刻鳳的密室大門外,快步走來一名金甲護衛。

  此人面色焦急,腳步匆匆,雙手中捧著一塊傳訊玉簡。

  “啟稟大統領,鎮守造化神宮的大祭司發來傳訊,有非常緊急的事情稟報!”

  金甲護衛捧著玉簡,躬身行禮,語氣恭敬的喊道。

  過了好一陣,密室大門才緩緩打開。

  金甲護衛連忙捧著玉簡進入密室,來到密室中間站定,單膝跪地呈上玉簡。

  密室的神陣中間,端坐著一位身軀魁偉,威嚴霸氣的中年男子。

  此人身穿灰袍,披著漆黑的披風,渾身彌漫著冰冷的死亡氣息,仿佛冥府走出的死神。

  他睜開黑白參半的雙眼,面色慍怒的接過玉簡,怒喝道:“不知道本座此次閉關,正要沖刺神王九重嗎?

  到底有多大的事,竟然要驚擾本座閉關修煉?”

  金甲護衛連忙磕頭告罪,卻不敢說明情況。

  猶如死神的大統領,正是幽冥神帝的左膀右臂,和血獄元帥齊名的冥河統領。

  血獄元帥主殺伐征戰,而他主內務刑罰。

  幽冥神帝不在輪回島時,他們倆便掌握大權。

  當然,如今是沒有征戰的和平時期,血獄元帥比較清閑,冥河統領的權力更大一些。

  他滿臉不悅的皺著眉頭,伸手接過傳訊玉簡。

  剛用神識讀取了兩句話,他就身軀一僵,表情變得無比陰沉。

  片刻之后,待他讀完玉簡里的內容,頓時將玉簡捏成粉碎,咧嘴露出了森然的獰笑。

  “呵呵呵呵……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一個剛突破神王境,滿城皆知的紈绔廢物,竟然破壞造化祭壇,盜走了造化神珠?

  神帝打下的江山,創造的優渥資源,竟養出了大祭司這樣的廢物?”

  冥河統領氣極而笑,起身走出密室,往書房行去。

  他渾身彌漫著森冷的死亡氣息,胸中蘊藏著滔天怒火。

  “讓大祭司來見本座!

  本座倒要看看,他究竟在搞什么花樣。

  一個紈绔廢物,竟然把他耍的團團轉!”

  金甲護衛道了聲遵命,連忙去傳達命令。

  百息時間后。

  冥河統領住處的書房中。

  大祭司戰戰兢兢的跨進書房,對著窗戶邊的偉岸背影躬身行禮。

  “屬下參見大統領!”

  雖然,冥河統領背對著他,正望著窗外的風景。

  但書房內陰冷刺骨,死亡寒氣縈繞,令大祭司遍體生寒。

  冥河統領沒回頭,語氣冰冷、低沉的問道:“大祭司,告訴本座,到底是你太愚蠢,被那個紈绔廢物暗算。

  還是你監守自盜,編造了這個荒謬絕倫的故事?”

  還不等大祭司回答,他又補充了一句。

  “本座只問這一次,你想好了再回答!”

  大祭司沒有絲毫猶豫,語氣鏗鏘的道:“大統領!屬下以神格起誓,屬下在傳訊玉簡中所說的話,句句屬實。

  確實是宇文戟潛入神宮,破壞祭壇、盜走了造化神珠。

  他提前進入神宮,這件事崇徵和成玨都可以作證。

  至于他破壞祭壇,盜取造化神珠,是屬下親眼所見……”

  不等他說完,冥河統領就語氣森然的冷笑道:“若此事屬實,那你就是承認了,你是個連紈绔廢物都不如的垃圾?”

  “……”大祭司瞬間閉嘴不言,臉色變得煞白,羞愧的無地自容。

  冥河統領轉過身來,目光冰冷的直視著他,道:“看著本座的雙眼!”

  大祭司低著頭,顯得頗為恐懼和抗拒。

  因為他知道,冥河統領擁有冥府之瞳,擁有不可思議的能力。

  他不僅能用瞳術瞬殺對手,還能讀取對方的神魂記憶。

  “還要本座再重復一次嗎?”冥河統領皺起眉頭,再次怒喝。

  大祭司迫于無奈,只能懷著悲壯的心情,緩緩抬頭望著他雙眼。

  頓時,冥河統領的雙眼變成冥府之瞳,黑白參半、快速旋轉起來,猶如一道深邃的旋渦。

  大祭司瞬間心神失守,陷入昏迷狀態。

  而冥河統領的心神,強行入侵他的神格,讀取他的神魂記憶。

  很顯然,這是驗證他有沒有說謊的最佳辦法。

  同時也是最簡單粗暴的方法。

  這一刻,大祭司猶如無意識的傀儡,身軀僵硬的定在原地。

  他的神魂記憶,所在的心思和秘密,都暴露在冥河統領的雙瞳下。

  整整百息時間之后,冥河統領才收回目光,雙眼恢復正常。

  大祭司逐漸清醒過來,頭痛欲裂、眩暈惡心,卻也不敢表現半點不滿。

  冥河統領皺眉思忖著,自言自語的道:“風凌域主真是養了個好兒子,竟然騙過了所有人!

  呵呵呵……紈绔廢物?偽裝的很深啊!

  本座倒想看看,你這個域主是當夠了嗎?

  想造反不成?”

  說完,冥河統領一甩黑色的死亡披風,邁步離開了書房。

  大祭司連忙跟上去,詢問道:“大統領,您需要做什么,直接吩咐屬下就好。”

  他犯了大錯,當然要找機會表現忠心,才有可能減輕處罰。

  冥河統領卻不給他機會,沉聲道:“本座親自去一趟風凌域,你不用跟來。”

澳客彩票电脑版客户端